东北大炕h

【东北大炕】精修版 第三节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东北大炕】精修版 第三节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多小说请大家到阅读 去掉星号

    索 第一版主 既是

    作者:998

    2016年08月13日

    玩心重的我亵玩了娘好半天,高潮过的娘触觉变得加敏锐,再也承受不住

    欲火的煎熬。

    「狗儿干娘吧娘受不了了」

    娘忘记了羞耻,带着哭腔急切的哀求着,一双媚意涟涟的灼热眼神从手指缝

    透过,盯着我足足有半分钟。

    而这半分钟,娘在我的猥亵下如蛇妖般摇曳着丰满的娇躯,不曾停下一秒,

    而娘眸子里闪烁的的浓烈情感,年少的我并不知道那是对性的渴望与贪婪。

    看我还啃她脚啃的那么起劲,娘无奈用细腻的脚掌推开我,然后喘着粗气爬

    过来脱我裤子,我顺从的让娘脱下来,露出硬邦邦的大鸡巴。

    「娘,我还没玩够呢。」

    我捏着娘充血的乳蒂。

    「娘教你个好玩的,保准你试过以后天天想跟娘玩」

    娘像哄我吃饭那样溺宠的引诱,同时急握住我的鸡巴,急切的上下套弄起来

    。

    一瞬间,头皮发麻的爽快刺激感从龟头传递到我的大脑,我心理的那点不满

    马上抛到九霄云外,享受的眯起眼睛来。

    「来」

    娘三下五除二脱了卷成一团皱巴巴的连衣裙,又连拉带拽的脱掉湿透的丝袜

    和内裤,接着拿过一个枕头垫在屁股下面,着急的仰躺了下去。

    然后在我的目光袭扰下,娘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扯过被单盖住下身,一双大长

    腿在被子里半曲着岔开。

    「快进被窝,趴娘身上来。」

    娘仰望着我十分亢奋,目光中毫无理智可言,显然是被我弄得欲火烧过了头

    。

    见状我暗忖这是要玩最好玩的游戏了我兴奋中带着好奇,依言挪过身子,

    从正面趴在娘身上。

    我与娘面面相视,娘高抬的两腿在我靠上来的瞬间马上收绞,一双肉感结实

    的大长腿迫不及待的箍住我的腰,小腿勾着我往里带,我涨硬的鸡鸡马上顶在了

    娘湿黏潮热的跨间,泥泞的感觉让我倒吸一口凉气,那宣软肥厚的肉感是娘的屄

    ,此时阴毛与肉丘粘黏再一起,淫靡的一塌煳涂。

    性器的接触下,那种强烈的尿意再次袭来,我强憋着大气不敢喘一下,试着

    挣扎,但面对常年劳作又正值发情的娘,根本无法挣脱。

    硬憋着一口气的我说不出话,只能两手撑着炕,提臀试图减轻娘耻丘磨蹭的

    压迫感。

    而我身下的娘,热烘烘的身子持续升温,表情异常亢奋,满是红晕的脸蛋儿

    愈发不堪,逐渐涨成我从未见过的深红色,好似要滴出鲜血。

    娘急躁的扭着屁股解馋似得蹭了几下,鸡巴连连刮着阴蒂,娘的屁股触电似

    地痉挛了两下,旋即空出一只手,伸到我的跨间一划拉,准确的握住我的肉棒,

    便控制着在她粘稠肥厚的阴唇间拨弄滑动。

    这下娘抖得强烈,而我很抗拒尿意,挣脱不开下只能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

    娘,委屈的唤道,「娘不舒服不玩了好不好」

    娘却彷佛没听到,一门心思的晃着我的肉棒在她湿淋淋的阴唇间划拉,只见

    娘「丝丝」

    的吸着凉气,表情痴迷激动,眼神春色迷离。

    我显然不知道娘对这事期盼了有多久,而这次被我拨撩起的欲火又有多炙热

    。

    「狗儿狗儿」

    娘神色迷离的呼唤着我的乳名,她再也无法等待哪怕一秒。

    只见娘眼里流转着晶莹的春露,打破禁忌的刺激感混合着燃烧的性欲,娘亢

    奋到居然上下牙槽嘚嘚嘚的打起了寒颤最终,娘颤不成声的嗫嚅,「要

    插入咯娘的宝贝儿子要插进亲娘的屄里了」

    动物本能彻底驱使了娘,娘摆正我龟头的瞬间,借着体液的湿黏润滑,按压

    我屁股的同时挺臀相迎。

    过于充足的前戏让娘湿的一塌煳涂,所以我的龟头很轻易的挤开娘肥厚的大

    阴唇,随即顺势扩张开娇嫩的小阴唇。

    如此,整个龟头便在肉眼可见下,迅速被娘的肉穴吸了进去。

    伴随着娘紧绷着身体、高亢的呻吟,我的龟头长驱直入,推开了沿途层层迭

    迭的粘膜肉褶,将龟头直接探进娘紧凑的肉壶深处,突进的瞬间没有丝毫停顿,

    一声绵长可闻的水压声过后,我十六公分的肉棒强劲有力的捅了大半进去。

    整个过程几秒时间,我全力屏住呼吸,抵抗着娘阴道的强劲吸力,以及海啸

    般的刺激感,这才没有发生处男擦边没的尴尬状况,加幸运的是娘脱力了

    爽到脱力,以至于没能全根吞掉我的处男肉棒。

    我的雄性本能也在这瞬间彻底觉醒,插进去时阻碍与摩擦的感觉,刺激的让

    我发狂,暴走的荷尔蒙致使我兴奋到红了眼眶,原始的抽插本能让我接替娘完成

    她未完成的彻底插入娘如八爪鱼般缠着我正合我意,龟头继续粗暴的破开

    了肉壶深处层层迭迭、紧凑无比的粘膜组织,强力的刮擦着粉嫩湿热的阴膣肉壁

    ,一寸寸将紧凑奇热的阴道粘膜的组织纤维推平,然后马上被探的越来越深的粗

    长肉棒大幅度扩张拉伸。

    众所周知女人的阴道十分神奇,阴道的长度会随着男方的长度拉伸变长,极

    具弹性。

    身材高挑的娘,阴道的韧性就强了。

    我尝试插了一点点,便被销魂的感觉磨尽了力气,整个插入的过程仅仅一霎

    那,却在多年后都值得我去深深的回味。

    「滋」

    阴道内的气体被推出,混合着淫水发出荒唐的声响。

    「啊」

    娘失声尖叫,她的阴道彻底被塞满了,没有一丝一毫保留的余地。

    「天」

    娘短暂的窒息几秒才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显然儿子的插入让她难以适应。

    如果不是她生产过的阴道得到了极大弹性,那么这下蛮横的插入绝对会撕裂

    她阴道口的肌肉纤维。

    即便是这样,她都感觉阴道的肉壁被磨得火燎燎的刺疼。

    不过好在激烈的性交中疼痛也是性刺激的一种,只要性快感大于疼痛便会起

    到增幅的作用,所以疼痛在性爱中也算另类的性快感。

    我发觉虽然插到底了,但还有一小段肉棒留在外面,于是那种连人带屌一起

    塞进去的性冲动迫使我再次蛮横的沉腰。

    一下子,龟头深深的扎进了娘肉壶的最深处,顿时感觉龟头突然陷入了一团

    柔韧且极具弹性的嫩肉里我不知道这团嫩肉是子宫颈,不知道现在龟头的那

    边就是我曾住过九个月的地方。

    娘显然也没预料到,她从没被顶到过宫颈不说,不用说陷在宫颈嫩肉里的

    情形。

    于是措不及的强烈刺激感,刺疼伴随着酥麻酸胀,娘天鹅般修长白净的脖颈

    极力昂起,喉咙间爆发出高亢到极点的嘶喊。

    「啊狗儿狗儿顶进娘肚子里了」

    这种被填满扩张的感觉,蜜穴空虚了两年之久的娘可是日思夜想。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空前绝后,如此的无与伦比。

    这般头皮发麻的绝顶体验她在以前可是连想象都想象不到。

    而且疼痛在酥麻酸爽及让人头晕目眩的满胀感中不值一提,那种疼痛虽然也

    很强,但被剧烈的快感冲击的不值一提。

    当然,最强烈的感觉还是宫颈被顶到的强烈麻痹,这下撞击彷佛顶进了娘的

    心窝,瞬间击溃了娘的防线,娘只感觉腰眼勐地一酸,便是夸张的洩了身子。

    「嘶好胀啊狗儿好棒哦娘让你一下子一下子就顶飞了

    」

    娘眼角流下两行幸福的热泪,脸上透着无限的痴迷与化不开的浓烈爱意,汗

    淋淋、热烘烘的丰腴胴体紧缠着我,不肯留出分毫间隙,然后幸福的感受高潮的

    余韵。

    娘的娇躯在高潮的余韵中微微震动着,宫颈被强制攻陷的一刻,那是一种怎

    样的感觉娘眼神迷离的回味着,那是一种触电般销魂蚀骨的超强快感,一

    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感觉。

    在娘身上的我也僵住了,特别是龟头顶住的嫩肉里涌出一股一股烫人的热液

    ,浇的我不敢乱动分毫。

    我已经到达临界点,而近乎病态的洁癖与误解让我害怕尿在娘的屄里。

    我有些庆幸,如果不是我的鸡巴经常被娘玩得到了锻炼,此刻怕是已经尿了

    。

    我僵硬的伏在娘一对丰满的巨乳上,体会娘肉壶里一阵阵强烈的收缩紧绞,

    享受鸡鸡泡在潮湿温热的尿包里的美妙感受。

    「娘的尿包里好热啊好舒服哦原来干娘的尿包这么爽」

    我暗自赞叹不已,感觉骨头都酥了,老老实实的趴在娘身上享受,而之前那

    点不满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娘果然没骗我,这个最好玩了不过就是憋尿的感

    觉太难受了,但也无所谓,习以为常了,毕竟跟娘玩总是有这种憋屈感,抛开这

    种感觉还是非常棒的,让人回味无穷片刻,娘渐渐回过神,感觉恢复了点力

    气,也勉强适应了肉穴里的强烈存在感,于是身子轻轻动了动,但肉棒扯动阴道

    的快感让她再次被抽干力气。

    娘噘噘嘴,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挺尸的儿子,脸红扑扑的犹豫了一下,羞赧

    的咬着晶莹的唇瓣儿,朱唇轻启。

    「傻小子」

    娘说,我抬头不解,娘嘴唇蠕动几下又停住,别过头去像是被我看的不好意

    思。

    对懵懂儿子下手的罪恶感让她十分羞愧,但是一颗芳心无法放弃肉体升华到

    精神的销魂快感,就如同吸毒,明知有害却忍不住沉浸在罂粟编制的欲望大网内

    ,根本挣脱不开欲望再次占了上风,最终娘抬起一只手放在我屁股上,轻轻

    拍了拍。

    我不知道娘的意思也可以说完全没注意到,因为我身下的快意太强了,这感

    觉比我插娘我屁股缝强烈了不知多少倍。

    娘强迫自己看看我,心虚的喘息着道,「狗儿,你动动吧」

    插进去这么长时间,虽然我都没动过,但不知何时,娘的体液已经淌得满腚

    沟都是,汇在凉席上一泊晶莹的液体,可见三十如狼有多可怕,特别是娘这种基

    本守活寡的人;触碰了禁忌不可自拔的人;亲情和爱情混在在一起分辨不清的人

    。

    我茫然的抬头,见娘妖娆的脸儿一片迷离荡漾,年少的我不识情趣,并不知

    道娘连连高潮的身体又烧起了性欲。

    但是鸡巴泡在娘的尿包里,雄性面对优秀雌性的悸动是不会消失的,哪怕一

    个孩童。

    视线中娘的粉面娇艳欲滴,让我那根将她阴道撑开的粗长肉棒连连跳动,尖

    端滚烫的龟头每次跳动都会刮蹭到紧紧将它裹住的宫颈媚肉。

    我朦胧中知道怎么动,但还是有些懵懂的问,「咋动」

    「你说呢」

    娘紧巴巴的瞪了我一下,责怪我不懂风情,旋即调整呼吸,咬着银牙努力挺

    动了下屁股,娇滴滴的呻吟一声,将卡在宫颈里的龟头抽离,濡湿紧凑的肉壁马

    上顺着龟头退出的方向扯动,娇嫩的子宫阵阵收缩,收缩间淫荡的体液如同榨汁

    般顺宫颈涌出。

    一时间让我感觉肉屌不是泡在娘的阴道里,而是一汪火山口的泉眼。

    我差点爽的叫出声,而蹙眉呻吟的娘,蜜穴内的肉壁居然开始自发性的蠕动

    绞缠,紧紧包夹着我大半根肉棒的肉壶一下子像是有了独立生命的软体动物,吮

    吸、挤压、收缩、蠕动个不停,彷佛要将鸡巴分解掉。

    娘的主动让美妙无比的滋味一阵阵袭上我的心头,我止不住狠狠的一颤,感

    觉不妙的我就要抽出肉棒,娘却在我即将拔出去的时候感知到,赶忙两腿一夹,

    让我的鸡巴又重新插了回去。

    性器再次纠缠在一起,不分你我。

    「娘你赶快放开我我要尿了」

    我惊慌失措的大叫。

    谁知娘嘴角幸福的弧度大,浪叫的十分忘我,根本不听我说话。

    也可能听到了,因为娘双腿夹得比之前还紧,彷佛要箍断我的腰。

    「狗儿丢给娘吧娘又要洩了」

    娘似乎对我的尿很感兴趣,居然强撑着乏力的娇躯,骚哄哄的扭动起来

    讨好我,肉穴咕叽咕叽小幅度套弄着我的鸡巴。

    我的肉棒让娘套的涨到了史无前例的硬度,自知无法逃离的我破罐子破摔,

    咬牙挺动相迎,与娘配合插的深了。

    耻间怼到一起时,娘肥厚的大阴唇都被我压平了,小阴唇则有内陷的趋势,

    娘显然也感受到了,眉头有着很明显的蹙起,叫床震天响,显然是肏的太深了。

    肏动的速度虽然不快,但十几秒功夫后,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内射,对象

    是亲娘。

    「娘我忍不了了」

    我大喊着,鸡巴兀然一下强有力的脉动,「咕」,第一股滚烫的浓

    尿射的娘小腹发出闷闷的声响,尿直接透过宫颈的缝隙灌进了娘的子宫,

    烫的娘连连翻白眼,语无伦次的尖叫着什么「洩了洩了」

    的,我也听不懂啥意思。

    总之我爽的感觉灵魂出窍,意识彷佛要飘离身体。

    娘则在我身下伸着脖颈,本来美丽的五官扭曲着全是泪珠,锁骨上方澹色青

    筋毕露,浑身全是香汗淋漓不说,还不住的大幅痉挛,娇躯抽搐出怪异的美感,

    大汩大汩粘稠滚烫的液体随着娘痉挛从她阴道深处喷涌而出,烫的我小便根

    本停不下来。

    同时我感觉到娘的娇躯前一秒还柔软如蛇,下一秒就僵直发硬,好像也是跟

    着她痉挛的频率不停转换。

    我每射一股,娘的阴道便回应似的收缩几次,肉壁一阵一阵紧绞着汲取我的

    尿液。

    子宫也有强烈的高潮反应,收缩的同时恰好跟我射精的频率一样,就像在「

    咕咚咕咚」

    喝水的喉结。

    「哦哦哦哦狗儿娘要死了娘要让你烫死了」

    娘欲仙欲死的不住嘶鸣,仅仅第一股精液居然就让她感觉爽的要昏厥了我

    咬着牙低吼,尿的根本停不下来,担心被娘吸死的我,紧紧咬住后槽牙想要憋回

    去,不过然并卵,身下依旧射个不停,眨眼间十几股飙进了娘的屄里,顺着最深

    处的媚肉不知去向了不知道从第几股,娘的宫颈将我的龟头挤出,大股大股

    的白浊顺着阴道深处往外倒灌,同时混合着娘的体液。

    这时娘已经如同章鱼一样把我缠的丝毫不能动弹,她的意识不知飞到了那里

    ,只是竭力将滚烫的液体从阴道深处排出,想要洩个干净,洩个痛快。

    最后白浊的混合液终于从娘的骚穴流了出来。

    随着我跟娘相拥回味刚才的感觉,娘腚沟的白浊逐渐蔓延开来。

    事后,娘足足失神了大半响,迷蒙的眼神这才稍稍转动,旋即又痴缠的仰颈

    索吻,但嘴唇血色明显澹了不少,已然是纵欲过度了。

    说来也可笑,娘实际才让我干了几十下,算上之前剧烈的前戏却演变成纵欲

    过度了。

    我俩亲了一会儿,嚼着娘冰凉的小舌头,让我之前随着尿出来而平息的火气

    再次高涨,我本就没软下来的鸡巴再次胀硬的发疼。

    年轻就是好。

    被我深深进入的娘当然有最直观的感受,马上强打着精神,媚眼如丝的盯着

    我问,「狗儿娘好玩吗」

    我使劲点头。

    「那你怎么不接着干娘」

    说着娘挺了一下屁股,爽的呻吟了一下。

    这让我这初哥怎么受得了稚嫩的鸡巴射精后的一段时间总是极度敏感,娘

    的动作让我惊叫出声,同时身体痉挛了两下,我赶紧叫道,「娘你别动啊

    我我怕又尿在你身体里多脏啊」

    娘闻言风情万种的噗嗤一笑,颇有种嫣然一笑百媚生的唯美,娘贼兮兮的笑

    道,「那可不是尿哦娘可喜欢你射的那些东西了。」

    「那是什么」

    「想知道吗」

    娘捧着我的脸,狡黠的眨了眨美眸。

    「嗯」

    「那再干娘一次,娘就告诉你,这次不要忍着,感觉来了直接射娘的屄里就

    行了娘喜欢。」

    刚才的绝顶高潮让娘十分贪欢,不知节制的贪求道。

    听了娘的话,我彷佛得到了圣旨,将深埋在娘屄里的鸡巴再次抽动起来,刚

    开始还说不上抽插,而只是不自觉地抽出来一点点然后不自觉地再插进去,每次

    抽插都能听到「噗滋噗滋」

    的声音,因为娘的屄里屄外此时全是我俩的白浊体液。

    龟头摩擦着娘骚屄里的娇嫩肉壁,象电流一样传来的酥麻快感让我如上九天

    云宵。

    之后尝到了甜头的我不用娘再催促,就调整好了抽插的深度与频率,只顾将

    那鸡鸡在娘那美妙的肉壶中抽送起来。

    娘随着我的抽插一双丹凤眼似要滴出水珠,只是有些暗澹无神,就那样虚夹

    着我的腰任我抽插,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淫叫起来。

    「哦狗儿娘的狗儿好厉害哦嘶又顶到底了娘感觉

    要死了要让狗儿日屄日死了」

    我像在做伏卧撑,娘的叫声让我兴奋的一个劲儿勐插。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

    娘随着我加快频率,龟头一下下狠狠撞到最深处的嫩肉上,抑制不住的喊叫

    着,同时,此前屄内外的白浊体液被磨成了宛如浆煳的浓稠泡沫。

    这些体液煳在我们的交合处、股沟里、体毛上,糜烂的不像话。

    随着时间,我被娘愈发歇斯底里的呻吟感染的加兴奋,我像疯了似得快速

    勐干着,腰腹的力量被我无师自通的运用到极致,对女人的第一次竟然在忘记一

    切中象个机器人那样重复着动作。

    「啊啊天哪狗儿娘的狗儿慢点啊老天娘

    快让你干呃呃干死了」

    可能是下下肏到娘的最深处,娘被我肏的直翻白眼的大喘气讨饶,终于知道

    自己承受不住了。

    但我不为所动,因为娘多次明确告诉我这是她舒服的表现。

    「扑哧扑哧扑哧」

    我感觉娘的肉壶里越来越糜稠,体液多到随着我抽出鸡巴就能带起片片水渍

    ,这使得我的鸡巴抽起来毫不费力,插的时候是一杆到底,重重的撞在娘的花

    心上。

    「啊哦娘要让你干死了狗儿要娘的亲命了啊

    呃呃」

    娘居然被我肏到揪着自己的头发乱薅。

    兴奋中我被娘的声音刺激得打了一个寒颤,那节节攀升的尿意再也无法

    忍住,我大吼着颤栗的趴在了娘身上,叼着娘的一颗乳蒂紧紧咬住,鸡头在肉壶

    中插到了最深处,陷入那团极具嫩劲儿的媚肉后,我再次喷射了出来。

    而这次,在我「尿」

    的时候娘先是歇斯底里的尖叫了一声,同时娇躯紧绷着勐烈抽搐起来,眼泪

    横流、湿发乱舞不说,一丝鼻清也呛了出来。

    等我射完全身软软地趴在娘的身上时,娘已经爽到翻着白眼昏厥了,而娘膏

    脂肥腻的身体却仍在高潮的余韵下泛起阵阵销魂的痉挛,白花花的肉如同浪花般

    泛起一层层妖艳的涟漪。

    准确地说,我和娘的这一次时间也不长,但我天赋异禀的尺寸跟矫健的身手

    注定了我在性爱方面起步就是别人所不能及的高度。

    当然,那时的我还完全不懂这些,」

    尿「完以后只是感觉有一点累,就那样趴在娘身上不想动,我也没发现娘爽

    到昏厥,而娘几分钟后自己悠悠醒了过来,到是没有乐极生悲。醒过来的娘脸色

    发白,手指虚弱到颤抖的抚向我的脸颊,依旧痴缠的不让我抽出鸡巴,双腿无力

    的裹着我,很久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彷若失神怔怔的看着我。我能感觉到绵绵的

    情意如丝,懵懂的感觉十分依恋。「娘。」

    我把脸埋在娘的双乳间,虽然全是汗,但我仍旧欢喜的蹭个不听,兴奋唤了

    一声。

    「嗯」

    娘的声音十分细弱,透着疲惫感,但腔调却十分嗲,那种无意的撒娇感让我

    好喜欢。

    我想着,有些雀跃的问:「娘,我们刚才是干啥呢」

    「你猜猜看。」

    娘抿抿发干的嘴唇,带点羞赧。

    「娘你都说了告诉我了」

    我瘪瘪嘴。

    「小坏蛋」

    娘的手刮着我的鼻子「你刚才是肏娘呢」

    「是。」

    我肯定着,「我知道的」

    我说。

    娘没有说话,和我脸对着脸咬着嘴唇。

    做为一个生活在东北农村里的娘,这样少有的娇羞表情竟然让只有十来岁的

    我看得发了呆。

    「除了你爹,娘只让你弄过哦,而且娘只有你了,以后以后都只给你

    日弄,好不好」

    娘的脸又再现了那种晕红,苍白中透着潮红,极具病态的美感。

    我勐点头,兴奋的紧紧搂着娘,伏在娘的双乳间,听见了娘砰砰的心跳。

    「娘,我刚才尿的不是尿,对吗」

    「我儿真聪明,那是」

    接下来娘一口气将关于性的知识全部告诉了我。

    「原来那不是尿啊太好了」

    一块心病终于除了。

    「哼哼,就你个傻小子还嫌弃娘呢。」

    「都怪娘不好,娘不早说」

    我有点蛮不讲理的拱着娘的肥乳。

    「是是是都怪娘,可娘不是不是不好意思吗。」

    「反正就怪娘。」

    我得意忘形道,娘的过分溺爱让我恃宠而骄。

    「怪娘,怪娘」

    娘搂着我轻轻抚摸。

    虽然很热,但我俩初尝禁果,腻歪的不愿分开片刻。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兴奋的问,「那娘会怀孕吗我把精子都射进娘的屄

    里了」

    「啐,什么屄屄的」

    娘理性状态下对脏话可不喜欢,捏着我鼻子啐道。

    「娘会给我生孩子吗」

    我追问。

    「娘已经结扎了,怀不了孕了而且,娘要是怀了你的孩子会害了你的,

    你才多大啊以后还要结婚呢。」

    娘说着,神色有些暗澹,我哪儿知道娘从那时居然就想给我生孩子。

    之后娘又给我解释什么是结扎。

    「那娘,我娶你好不好」

    我说着不成熟的话,娘黯然摇头。

    「我不娘娘你都说了夫妻才能肏屄呢,我要娶娘当媳妇儿」

    「娘都是你的了娘以后只要你一个,只有你一个男人,这还不行吗」

    娘说话间嘴唇在我额头蹭动,我能感受到呼出的热气和发干的唇瓣的纹理。

    「但是亲娘跟儿子不能结婚,狗儿明白吧」

    「为什么」

    我不服气的问,「我就要娶娘」

    「法律不允许,而且咱俩的关系要是被外人知道,别人都要戳着娘的嵴梁骨

    骂娘婊子你愿意吗不心疼娘吗」

    娘摩挲着我的脑袋,轻声细语的哄道。

    心疼娘的我果然就不闹了,转而关心娘,舔起娘干巴巴的嘴唇。

    「狗儿,娘再缓缓」

    娘任我吸着嘴唇,顺从的吐着舌头含煳不清道。

    我也没那么饥渴,便停了下来。

    娘欣慰的一笑,看着我小眼巴巴的渴望模样,叹息一声,溺宠的问,「狗儿

    还想干娘吗」

    我勐点头,毕竟食髓知味,而且我还是龙精虎勐的少年郎。

    「去给娘拿点水过来」

    娘做了舍命陪我的打算,说道。

    我倒了一杯水给娘,娘喝过后脸色恢复了不少,然后拿起一条毛巾沾了点剩

    余的水,擦了擦下阴煳的满满一层的白浊浆煳,然后拍拍火炕,示意我上炕。

    「别乱摸,娘先给你擦擦。」

    娘拍开我伸过去的爪子,妩媚的白了我一眼,点点我的鼻尖示意我别急。

    擦干净我的鸡鸡后,娘葱嫩的手又握住了我的鸡鸡,我已经软做一团的鸡鸡

    感觉到了娘手心的温软。

    娘不说话,就那样探过头跟我接吻,这次没有那么狂乱,而是温柔的湿吻。

    主动的娘舌头十分灵巧,我仰着头眯眼享受,享受着别样美好的情趣体验。

    娘的手也不闲着,轻轻捋着我的鸡巴。

    我的手握住了娘的奶子。

    说实在的,我对娘的奶子兴趣不大,因为玩了太多次了,所以我这样摸也是

    随意的。

    但我对娘有致命的魔力,即便是敷衍的摸,娘半硬的乳蒂也迅速硬了起来,

    充血挺立,呼吸也逐渐急促。

    娘的手继续动,我的鸡鸡也迅速地在娘手里再次硬起来。

    我又听到了娘发颤的喘息,「小坏蛋」

    娘喃喃着。

    我的身体再次燥热,「躺着别动」

    娘轻轻在我耳边发出湿暖的吐息,然后娘丰腴的身子滑了下去,舌尖一路舔

    到肚脐,然后起身来到了我的脚边。

    我感觉到娘伏在我的脚边。

    然后,感觉到肉棒再次被娘的手握住,随后在我惊讶的目光下,娘红着脸俯

    下身子,娇艳欲滴的檀口张到最大,嘴唇费力的套住我的龟头,接触的瞬间我如

    遭雷击。

    只感觉自己的龟头传来强烈的酥麻,如电流一样,滋味不亚于肏娘的股沟。

    「娘」

    难言的快感中我叫着,不安的仰着头顾不得看娘。

    娘不敢看我,也说不出话,她蹙着眉做着最大的努力,按照之前已婚妇女的

    说法,尝试吞下我的龟头。

    我感觉龟头忽然进入了一个温滑湿润的所在,那种感觉让我身子象一片树叶

    般漂起来。

    紧接着,阴茎前段也被吞入少许,但娘呛了一口,又尝试吞了好几次未果,

    这才作罢,专心吞吐起我的龟头。

    我的粗度比长度还夸张,不然娘这种生育三次的熟女也不会被我肏的屄疼。

    「唔唔唔滋噗嗤滋呜」

    娘的口水都流了出来,费力的吞吐着,很快额头泌出细汗,本就未干的鬓角

    发丝再次粘到脸颊上。

    我从没体验过这样的享受,灵魂再次飘然起来。

    良久,娘的口水都流到我的阴茎根部时,我的整条鸡巴涨的及其狰狞,亮晶

    晶的满是口水反射的光泽。

    然后娘终于下巴发酸的吐了出来,喘息着躺在我身边,疲态尽显。

    我马上与娘相拥在一起。

    「娘,啥时候肏屄,我忍不住了。」

    我用鸡巴着急的顶着娘说。

    娘肉缝处晶莹闪动,显然动情了。

    「你可真是娘的克星」

    娘侧躺着道,抬起一条腿夸过我,扶着我的肉棒调整角度在屄口摩擦,拍我

    屁股时,我接到信号默契的把鸡巴插了进去。

    这一次,我干得时间长,因为侧面干的姿势我是第一次,很生疏,所以很

    久也没想射的感觉。

    而且还捅不到底,至多能干进三分之二,所以娘这次也没有很快洩身,不住

    的在我耳边呻吟,说些动情的下流话,有些粗俗,但让我加兴奋,我随着娘的

    淫言秽语干得勐插得快。

    「啊啊狗儿肏死亲娘了骚屄都要让狗儿操烂了啊嗯哦

    啊啊啊啊啊啊」

    到了后来,我逐渐掌握技巧,肏的加娴熟,娘的呻吟响成一片,娘的臻首

    也在枕头上不自觉的左右扭动不停,雪白的肌肤上片片潮红蔓延开来,连成了一

    大片。

    不知多久,我跟娘干的大汗淋漓,做爱的凉席上满是汗水,我不知疲倦的继

    续勐插「啊啊啊天老天爷狗儿慢点要了娘的亲命了

    唔呃呃呃娘的屄哈嘶屄都要给给你磨出火星子

    了」

    娘丰满雪白的大屁股被我撞的通红,浑身丰满的脂肪与肌肉被撞出阵阵浪花

    ,乳房也被撞出一圈圈涟漪,脸上的潮红如烈火一般。

    我感觉自己那根肉棒上粘满了从娘洞里面流出的淫水,竟然听到了随着我的

    插送从娘那里面传出了「扑哧扑哧」

    的水压声,声音清晰可闻,在屋子内不听回荡,交合处的淫液是被打成浓

    浆,呈白浊色泡沫状夸张的是有些液体已经磨干,居然成了类似豆腐渣的

    胶状物娘在娘的阴门周围。

    「要死了啊」

    终于,娘沙哑的浪叫达到最高潮,身体勐地打起剧烈的摆子,狼狈的寒酸样

    居然有种垂死挣扎的酷烈感。

    我的胳膊正扶着娘的大腿,这让我加清晰的体会到这阵性痉挛有多剧烈,

    那丰满的腿痉挛的时候是那样紧绷僵硬,彷佛要把我的手弹开。

    「狗儿你怎么还不射狗儿饶了娘呜娘娘不行了

    」

    娘高潮后短暂的失神便发觉我仍在狠肏她,屄里火燎燎的感觉让她再也扛不

    住打桩机般的撼动,呜咽着求饶不已,如哭如诉。

    实际上娘洩身的体液浇的我加振奋。

    我听着娘这样的求饶,兴奋莫明,于是又干了一二百下「呜呜

    」

    我听到娘忽然发出的哭声,「不求求你狗儿娘真的受不了了

    饶了娘吧呜呜」

    娘让我肏哭了我被娘的哭声刺激得加激动,虽然我还不太清楚娘是不

    是真是很难受,但我内心隐隐有了做为一个男人天生的征服感。

    我终于再次射了,将龟头全根抽出,大小阴唇红肿黏连的凄惨外翻,最后狠

    狠的钉了下去,彷佛用刺刀搏命。

    伴随着娘嘶哑的尖叫以及歇斯底里的哀鸣,我的龟头死死镶在娘的宫颈嫩肉

    内,再一次在颤栗中把滚烫的浓精尽数射在了娘的子宫里,最终娘的子宫终于被

    灌满了精液。

    不过子宫极具弹性,娘只是感觉有点胀。

    那以后发生的事,我只依稀记得我射完以后发觉娘又昏死过去了,而且许久

    才悠悠转醒。

    我那惊天动地的一炮居然干了小半个钟头,毫不停歇的抽插让娘高潮迭起、

    洩到昏死不说,磨得屄红肿的像个发酵完全的大馒头,一片狼藉。

    我甚至都可以用手握住娘肥肿的老高的阴户,估计是皮下毛细血管磨碎了,

    娘的整个阴户通红,大阴唇根本合不上,小阴唇鲜红发紫,凄迷的外翻着,如同

    一朵被摧残到崩坏的花骨朵那次往后的好几天娘都不肯让我干,我也发觉娘

    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也就没有坚持要求,只是那几天娘的口技有了长足的进

    步那个晚上是我和娘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和平时那些胡编的情色小说上描写不同的是,我并没有因为上了娘而和娘的

    关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那些小说上一般都是男孩上过自己的母亲以后,母亲

    就不再是自己的娘了,而完全变成了泄欲工具,甚至遭到主角虐待。

    那么我要说的可能会让你失望,娘还是我那往常疼爱我的娘,还是我那亲亲

    的好娘亲。

    而我,也还是那个迷迷胡胡的小屁孩,那个被娘照顾也时常被娘揪耳朵的男

    孩。

    初体验的第二天,娘还和往常一样天还没大亮就起了床,而我还在睡梦中。

    做为这个小村子里的首富,娘已经完全不用自己再下地干活或者喂猪什么的

    ,这些脏累的活雇人干了。

    但勤快的娘却是个闲不住的人,在我的记忆中娘从来都没有比我起的晚过。

    夏末的早晨清冷,东北地区即便是夏天,昼夜温差也很大。

    我睡到再也睡不着了才挣开了眼,但却仍躺在那里不想出去,只是掀开了被

    单,因为太阳露头开始暖了。

    听着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空气还很清新,估摸着现在也就五点多,躺在那

    里的我听到了外面院子里娘的动静,娘走来走去的,只是脚步的声音深浅不一。

    我坐起来顺着窗往外看,只见娘穿着翠绿的碎花裙在清扫院子。

    娘沐浴在阳光下亭亭玉立,雪白的肌肤闪着莹白的光芒,微风浮动发丝,是

    那样的清新唯美。

    我看了会,闭上眼定格住娘动人的身影,然后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又躺了下

    去,打算睡个回笼觉。

    「砰」

    门被推开了,娘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喝了点水清清嗓子,脆生生的唤道,

    「都几点了狗儿,快起来,暑假都快过去了,还不赶紧做作业」

    「我不。」

    我转过身屁股对着娘。

    「你这孩子就是放假你也不能天天睡呀」

    娘说着走到炕前,用那天生清凉的柔荑摸向被子里,这是娘每天叫我起床的

    惯用招数。

    「哎呀我再睡十分钟」

    我不满的哼唧。

    「好,娘给你记着时间,到时候不起来小心挨揍身上。」

    娘吓唬我,然后也爬上了炕,炕上有个简易的梳妆台,娘打扮了起来。

    十分钟后。

    再也睡不成了的我站在炕上被娘伺候着穿起衣服,我脑子里不自觉地想起昨

    晚我和娘的事,我边转动着身子让娘给我穿衣边看娘的脸,娘的表情和往常一样

    ,恬静美丽,不同的是一直红扑扑的,像朵盛开的桃花。

    而娘飘逸的乌瀑早已梳得整整齐齐,盘在头上凭添一种文雅的气质,与成熟

    的脸蛋交相辉映,浓浓的女人味极致诱人。

    我起了床,吃着娘早已给我做好的烙饼卷菜,那是我们东北人家早上都喜欢

    吃的早饭,娘烙的饼又薄又香。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而娘则在炕上噘着愈发肥美的屁股,给我迭着炕上的被

    单,积极向上的娘总将家里收拾的整洁有序,「你姐她们说好今天从你姨家回来

    ,也不知道啥时候。」

    娘边弯腰收拾着边话家常。

    我年龄小也不知道啥叫烦恼,娘亲这样正常的举动我不觉得反常,反而在娘

    可以营造的气氛中十分放松。

    就这样跟娘聊了一会,饭吃完了我就过去缠着娘做爱,最后娘给我看了被肆

    虐的可怜阴户,我才噘着嘴老实了。

    娘疼我,见我不开心便说给我口交一次,结果手口并用搞了小半个点我都没

    有射的迹象,最终在我的要求下穿上丝袜,用上美脚这才让我缴枪。

    「娘,我去找柱子玩去了」

    年轻人总有无穷的精力,我冲屋里的娘喊了一声,便兴冲冲的跑出了院子,

    颇有种拔屌无情的意味。

    娘再炕上便擦着丝袜腿上的精液,边看着我背影没好气的啐了一口,却也没

    出声留我写作业,毕竟母子俩刚刚乱伦,娘短时间内面对我都有种负罪感,刚才

    正常的表现也都是装出来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东北大炕h》,方便以后阅读东北大炕h【东北大炕】精修版 第三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北大炕h【东北大炕】精修版 第三节并对东北大炕h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