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乱欲,利娴庄】第37章 01bz.net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屠龙勇士 本章:【乱欲,利娴庄】第37章 01bz.net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37章 12840字

    作者:小手

    什么名片。

    乔元回头,利君芙已捡起了名片,嗲嗲朗读:大唐典当,唐易专员。

    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可听在乔元的耳朵裡,他反应大了,一声惊呼,夺下利

    君芙手中的名片:唐家二少叫唐易,我记得很清楚。

    唐家二少是谁。

    利君芙茫然。

    你两个姐姐知道。

    乔元的脑子飞快运转:唐家二少的名片不会这么巧出现在这裡,可能是孜

    蕾姐故意留下的,可能是孜蕾姐姐在这裡等我,唐家二少恰巧经过,见孜蕾姐姐

    长得漂亮,然后

    分析得合情合理,利君芙哎呀一声:然后强姦么。

    利君竹鄙视妹妹:这裡是公共地方,人来人往,怎敢强姦,肯定是先绑架

    后强姦。

    利君芙深表忧虑:这样的话,孜蕾姐姐亏大了,她好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男朋友哦。

    打这个电话去。

    利君兰冷静地指了指名片上的电话。

    我怕打电话去不好。

    乔元轻轻摇头,睿智突现:我和唐家二少有仇,如果打电话过去,那唐家

    二少肯定心狠手辣,我担心孜蕾姐反而危险了。

    三位美少女面面相觑,利君芙焦急问:那肿么办。

    乔元想了想,问:还记得在酒店那个女警察吗。

    利君芙不知乔元说谁,她的两位姐姐就立马想起百雅媛:你说那个三八啊

    。

    乔元勐点头:对,让她查这个事最好,她认识孜蕾姐。

    利君竹纳闷:她怎么会认识孜蕾姐姐。

    乔元烦道:现在没时间解释。

    那快点打她电话呀。

    利君兰顾不上细声细气了,大声叫嚷着。

    乔元一时脑袋发懵:我没她电话,我只有她乾爹的电话。

    那就快问她乾爹呀,急死人了。

    三位美少女齐吼。

    乔元反应过来,马上拨通蒋文山的手机:蒋先生,孜蕾姐失踪了,好像是

    被坏人绑架。

    什么。

    蒋文山暴跳如雷:知道是什么人绑架吗。

    乔元忙道:应该是唐家二少,还记得前两天利叔叔找你帮忙那件事吗。

    蒋文山愣了愣,回忆了一下,说道:我想起来了,有一个叫唐家大少的黑

    道大哥抓了一个人,兆麟叫我找公检法的人帮忙救出那个人。

    乔元顿足:就是我被唐家大少抓走,利叔叔的大女儿求利叔叔救我,利叔

    叔又找蒋先生你帮忙,最后我得救了,实际上是蒋先生救了我。

    少女们大吃一惊,那利君竹不禁眉飞色舞,好不得意,心说是她救了乔元,

    乔元大老婆的名份肯定实至名归。

    啊。

    蒋文山这才明白自己曾经救过乔元。

    乔元焦急道:现在可能又是那些人抓走了孜蕾姐,你快想办法,百姐姐不

    是警察吗,让她出面抓坏人。

    你肯定是那些人抓走吕孜蕾吗。

    蒋文山持重,问得细緻些。

    乔元如实告知:我不能肯定,孜蕾姐等我的地方有一张唐家二少的名片,

    名片上有电话,是一家典当行的名片,那唐家二少就是唐家大少的弟弟,百姐姐

    见过唐家两兄弟的。

    名片上的电话是多少。

    蒋文山当机立断,查一下名片上的人也不是坏事。

    乔元报上了电话号码,蒋文山记下了,又叮嘱乔元:阿元,你别慌,等我

    电话。

    等乔元挂断电话,利君芙大为不满:阿元,你和利君竹,利君兰有很多事

    瞒我喔。

    利君竹乘机勾住乔元的胳膊,脑袋搭上乔元的肩膀,甜蜜道:我们和阿元

    历经了风风雨雨才结合的,是患难夫妻,荣辱与共,你利君芙现在横插一脚,勾

    引姐夫,坐享其成。

    把利君芙气得直跺脚:我没说嫁给他。

    利君兰幽幽歎息:你们别吵了,上帝保佑孜蕾姐。

    利君芙嗲声道:放心,孜蕾姐不会有危险的。

    利君竹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我不怕孜蕾姐姐有生命危险,我怕孜蕾姐姐

    被

    利君竹。

    乔元大怒,阻止利君竹说下去。

    利君竹吓了一跳,皱起小鼻子:人家担心孜蕾姐姐的清白嘛,对我这么凶

    干什么。

    乔元一看利君竹有落泪迹象,心知过份了,赶紧赔不是,利君竹乘机忸怩撒

    娇,看得利君兰和利君芙眼热,一起对利君竹冷嘲热讽,利君竹不甘示弱,奋起

    反击,一时间河堤上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乔元哪敢参与女人的斗嘴好戏,悄悄闪到一边,心裡乞求上天保佑吕孜蕾平

    安无事,处女没了就没了,人在就好,想必他乔元破处多了,也不太计较少一个

    处,就算吕孜蕾不是处女,乔元也愿意娶她。

    万万没想到,焦急等了十几分钟后,一个陌生电话打进了乔元手机,乔元接

    通一听,竟然是百雅媛的电话:乔元,唐家大少答应马上放了吕孜蕾,你不用

    担心了,等她的电话吧。

    乔元狂喜,口沫横飞:谢谢百姐姐,谢谢美丽的百姐姐。

    三位美少女听到了,顿时欢呼雀跃。

    那百雅媛蓦地浑身舒坦,也不客气:我救了你女朋友,你得帮我洗脚。

    乔元心想,莫说帮你洗脚,就是吃你的大便我也答应。

    他忙不迭点头:没问题,没问题,什么时候想洗脚就给我电话。

    百雅媛没多说,傲气地挂断了电话,她中午跑步,下午在莱特大酒店健身房

    的跑步机上也跑了半小时,晚上还跑了几公里,好神奇,真如乔元所说的那样,

    胸闷之气没了,神清气爽,百雅媛对乔元有点另眼相看。

    欢呼声响彻了河堤,乌云飘走了,一轮明月挂上天空。

    没过多久,乔元的手机又响,是吕孜蕾的来电:阿元,你在哪。

    乔元兴奋道:我在你等我的地方,河堤边。

    等我。

    我等,我等。

    又过了十来分钟,一辆出租驶来,停在乔元面前,三位美少女齐声欢呼,因

    为她们见到了吕孜蕾。

    孜蕾姐姐

    吕孜蕾竟然很冷静,冷静地抱住乔元,眼眶湿润:我听蒋先生说了,是你

    救了我。

    乔元还没说话,利君芙嗲嗲邀功:孜蕾姐姐,我们也有份救你哦。

    吕孜蕾潸然落泪:有份,都有份,孜蕾姐姐谢谢你们,爱你们。

    一抹泪花,吕孜蕾好生纳闷:你们三个怎么跟阿元在一起。

    利君竹不好明说当时在做什么,她羞羞道:孜蕾姐姐打电话给阿元的时候

    ,我们我们正在家裡吃饭,听说你不舒服,我们很关心喔,就跟着来了,孜

    蕾姐姐还不知道吧,爸爸已经把我许配给了阿元。

    好像怕全世界不懂她利君竹嫁给乔元似的,不放过任何机会宣佈,可见小妮

    子很爱乔元。

    吕孜蕾愣了愣,旋即嗔怪:你这个利君竹什么都好,就是爱乱说话。

    是真的。

    利君兰和利君芙齐声说。

    吕孜蕾瞪大两隻泪眼,坚决不相信:孜蕾姐今晚已经受了一次严重打击,

    别再刺激我了。

    利君竹咯咯娇笑,娇媚无比:有啥好刺激的,我嫁人了,孜蕾姐姐应该开

    心才对。

    吕孜蕾看向乔元,见乔元不语,她的美脸阴沉了下来,忙掏出手机:我打

    电话问曼丽,你们几个敢耍我的话

    喜滋滋的利君竹怕吕孜蕾还不相信,提醒道:不如打给我妈妈问。

    就打给你妈妈。

    饶是吕孜蕾再澹定坚强,此时也芳心大乱,六神无主,听利君竹这么说,她

    转而拨通了胡媚娴的电话:媚娴姐,我现在跟君竹在一起,她说她有男朋友了

    ,我不信。

    说不到几句,吕孜蕾脸色好难看,他佯装假笑敷衍胡媚娴:啊,真的呀,

    呵呵,恭喜恭喜,好好好,不打扰了,就问这事,我现在跟他们在一起,改天参

    加派对,拜拜啦。

    放下手机,吕孜蕾拿出纸巾,擦了一通怎么也擦不完的泪珠:阿元,你要

    好好待君竹,你们郎才女貌,很般配的。

    孜蕾姐,我送你回家。

    乔元心碎了。

    不用,我自己打车。

    我一定要送。

    乔元坚持。

    利君芙关切道:是哦,我们亲自送孜蕾姐姐回家了才放心。

    好吧。

    吕孜蕾鑽进车裡,又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靖江边,一处富丽堂皇的农舍裡透着诡异。

    唐家二少气急败坏,狠甩了手中的车钥匙:妈的,真他妈倒霉,到嘴的鸭

    子飞了,这姓葛的警察又是怎么知道我们掳人的。

    不是倒霉,是多走夜路必遇鬼,我们有大麻烦了。

    唐飞目光深邃,看事情看得透彻,可他无可奈何。

    什么麻烦。

    二少唐易问。

    警察盯上咱们了。

    唐飞歎息,忧心忡忡。

    唐易讪笑:凭我们和市委的关係,不至于有麻烦吧。

    唐飞冷冷道:你懂什么,天下之大,不是市委那几个说了算,我们可能被

    钓鱼,那女的九成就是诱饵,你见过有这么冷静的吗。

    唐易木然点头:对,我也觉得有点邪乎,以前我们掳的女人,个个吓破胆

    ,这个女的就冷静得出奇,难道她之前的害怕是装出来的

    唐飞的脸色白得渗人:警察这么快找到我们,就足以说明一切,你还不想

    放人,真是蠢到姥姥家,见色不要命了,他们不直接逮捕我们,无非是不敢得罪

    我们身后的人,但事情没有绝对。

    唐易不以为然:那女的太漂亮了,气质又好,身材又棒,我开车时,光想

    想就硬得不行,很不甘心。

    唐飞讥笑:人死了,不甘心也得甘心。

    唐易不解,凑脸过去,紧张问:哥,我就服你,你是不是琢磨到了什么。

    唐飞的眉头越拧越深:阿易,你难道没发现古怪。

    什么古怪。

    唐易打了个激灵。

    唐飞道:我发现了一个古怪的现象,我们给周秘书找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

    八十个了,别的女人好好的,就那些空姐类型的,都突然人间蒸发,联繫不上了

    ,按说周秘书虽然好这口,但也不可能全部金窝藏娇了。

    唐易想了想,也觉得蹊跷:他还老催我们找,继续找下去,难道找一万个

    ,他也全都藏起来吗。

    对。

    唐飞百思不得其解:我也喜欢空姐这类型,这些天想吃吃回锅肉,竟然都

    找不到她们了,那两个铭海空姐我特喜欢,可今天打电话过去,是个男的接,我

    直接挂断。

    唐易一惊:哥用哪个手机打过去。

    唐飞乾笑:自然是用空号的。

    唐易放心了,情知用空号去拨对方手机,对方永远找不到来电何处,他也不

    明白两位空姐为何就消失,想了想,建议道:她们不就是铭海航空的吗,找人

    去问问不就行了。

    谁知话一出口,就被唐飞呵斥:说你蠢,你还不承认,我找人去问干什么

    ,去调查两个穿空姐服的婊子么,她们是死是活关我屁事,我犯不着惹麻烦,万

    一让周秘书知道我们去调查,我们怎么死都不知道。

    唐易大吃一惊,勐点头:哥,我现在终于真正体会到你为什么想离开此地

    了。

    唐飞歎息:何止这些,别看我们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威风,道上的人都给我

    们面子,实际上,我们比狗都不如,我们每天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

    唐易苦着脸道:那我们以后还帮周秘书找空姐吗。

    唐飞深思了一会,阴森道:不找能行吗,能拖就拖,如果不能拖,就到外

    地找,以后不在本地找了。

    唐易竖起了大拇指,正说着,看门的人疾步跑来,在唐飞的耳边嘀咕,随即

    离去,唐飞马上站起:周秘书来了。

    唐易叫苦不迭:妈的,来要人了。

    谁叫你嘴快。

    唐飞低骂。

    他不是催得急吗。

    唐易后悔刚才在车上,当着吕孜蕾的面打电话给周秘书,说是给周秘书介绍

    一个女朋友,周秘书连声说好,这不,人来了,唐易不知如何交差,只能求助唐

    飞想办法。

    这时,一位满脸红光,政府官员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唐家两兄弟迎了

    上去,直呼对方周兄,一番客气后,周兄坐到了沙发正中,唐家兄弟围

    在左右。

    唐飞尴尬道:周兄,真不好意思,给你介绍的女朋友

    男子兴奋地环顾左右:她在哪,让我见见,看看是不是小易说的那么漂亮

    ,呵呵。

    唐易苦笑:不瞒周兄,那女的确实漂亮,我二弟忍不住对她毛手毛脚,没

    想她有脚臭狐臭,还有皮肤病,我赶紧撵走她。

    男子脸色骤变:不能要,不能要,我找女人,如找知己,宁缺毋滥。

    唐飞奉承:是啊,配得上周兄的女人,肯定是极品,宁缺毋滥,改天我们

    再好好为周兄物色一位。

    男子露出欣慰之色:有劳小飞了。

    语锋一转,男子神情严肃:我这么晚急着赶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你们

    去办。

    周兄请指示。

    唐飞恭敬道。

    男子眼露精光:你们尽快成立一家房地产公司,买一家也成,要资质优良

    的,能承担大工程的,反正要快。

    唐飞笑道:周兄,您交代的事情,我唐某绝对去办好,只是心中好奇,还

    请周兄指点。

    男子诡笑不语,望了唐易一眼,唐飞会意,找借口支开唐易,让唐易去拿准

    备好给周秘书的礼物,唐易一离开,嘴上悻悻道:你们什么事我不懂,何必弄

    得神秘兮兮的。

    不满归不满,唐易还是到密室取了一隻装有三十万美钞的袋子,这袋子是给

    周秘书的礼物。

    送走了周秘书,唐飞是忧心忡忡,唐易小心翼翼问怎么了,唐飞歎道:

    如果我们现在离开此地,我们可以过上安稳清澹的日子,如果我们留下,我们在

    三五年内能赚上百亿,条件是死心塌地的跟周秘书他们绑在一起,听天由命。

    哥的意思。

    唐易当然心动,他和许多人一样,对物慾的追求没有止境,百亿财富对任何

    人都是致命诱惑。

    唐飞也难以拒绝诱惑,他沉思良久,给唐易吩咐了任务:明天找人去铭海

    航空,询问那两空姐的去处,问清楚了,我们再做决定。

    为什么。

    唐易轻易不敢问大少吩咐的工作,只有忠诚执行,不过,今天非比寻常,是

    决定命运的时候,唐易想听个明白。

    唐飞目光如电:如果两空姐还活着,她们极有可能给人包养了,联繫不到

    她们,是因为包养她们的人切断了她们对外的联繫。既然包养得起,说明包养的

    人多情重情,他还对自己的权力充满信心。

    唐易一听即明:那我们就应该留下。

    唐飞微笑:不错。

    唐易蓦地一惊:难道她们会死

    是人就会死。

    唐飞收起了笑脸,目光阴森得可怕:如果两个空姐死了,那杀死她们的人

    必定心肠歹毒,杀人如杀狗,我们连狗都不如,他们真要杀我们,恐怕连眨都不

    眨一下眼,连女人都杀,他要么变态嗜杀,要么对自己的权力没有信心,不想留

    下把柄,既然如此,那我们留下的意义不大了,必须要尽早脱身。

    唐易沉声道:明天我亲自去查。

    唐飞摇摇手:刚才就说过,我们不能亲自去查,找别人去,找与我们没关

    係的人。

    找谁呢。

    唐易为难了。

    唐飞诡笑:铁鹰堂欠我们的,找吴彪。

    这一刻,唐易服了,他佩服唐家大少有远见,有智慧。

    夜已深,乔元送吕孜蕾回家后,又送利家三姐妹回家,然后独自离开利娴庄

    ,他没有接走他母亲王希蓉。

    胡媚娴说了,捡日不如撞日,反正迟早会住进利娴庄,不如不走了,于是,

    王希蓉就留在了利娴庄,真真切切的成为了利娴庄的一份子。

    利君竹爱郎心切,本来也死活要留下乔元,利兆麟和胡媚娴也是同意的,但

    乔元自由惯了,不愿束缚留下,找了个利家没有他换洗衣服的理由要回酒店,大

    家想想也是,利兆麟的衣服不合适乔元,也就不好再勉强乔元了。

    王希蓉沐浴后,换上胡媚娴准备好的性感睡衣,美得令胡媚娴嫉妒,女人天

    生爱嫉妒,儘管如此,胡媚娴还是祝福丈夫和王希蓉。

    乔元没有祝福母亲,知道父母已经签字离婚,乔元的心情很压抑,这也是他

    不愿马上住进利娴庄的原因之一,他总觉得对不起父亲。

    回到莱特大酒店,情侣套房已没人住,打电话去问,才知孙丹丹和赵倩倩已

    经搬进了新租的房子,这么晚了,一家人还在收拾东西,累得不行,这一切全拜

    唐家二少所赐,乔元越想越窝火。

    洗了澡,乔元只穿着小短裤,四大八叉的准备睡觉,门铃突然响了,乔元不

    知是谁来,开门一看,竟然是有点小醉的朱玫。

    微醺之下,朱玫何等的娇媚,半小时前,她接到了王希蓉的一条短信,说乔

    元独自一人在酒店房间,希望朱玫照顾他。

    朱玫欣喜若狂,这一刻她等了好久,女人期待性爱时,有时候比男人还飢渴

    ,她急忙从应酬席离开,赶来酒店见了乔元。

    乔元哪知道被母亲出卖,见到了朱玫自然高兴,笑嘻嘻地请朱玫进房间

    ,朱玫不会客气,仗着酒后胆壮,一屁股就坐在床上,不知是有意无意,她分开

    了窄裙裡的双腿,乔元的视力2.4,房间的灯光又亮堂,一眼就看见了小蕾丝

    ,连毛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很不争气啊,乔元的小短裤三分之一都不到,被高高撑起了,朱玫咯咯娇笑

    ,指着乔元的裤裆,放肆的揶揄,逗得乔元面红耳赤。

    朱阿姨今晚没地方住了,阿元能收留我吗。

    很有磁性的鼻音,朱玫两隻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乔元,她婉约知性,成熟得

    掉了蜜汁的气息几乎把乔元的魂儿勾走。

    乔元是明白人,他感觉出肉慾一触即发,他很喜欢被朱玫勾引,喜欢她那种

    表面正经,看多两眼男人后就轻佻的闷骚。

    朱玫站了起来,在乔元面前转了两圈,风骚得不行,也不管乔元答不答应,

    她就脱衣了,一颗,两颗,三颗,上衣褪去,香肩尽露,还露出了妩媚的风情,

    露出了那成熟的肉体,乳罩特别性感,后扣式,她用手去解后扣,可怎么解都解

    不开,把乔元急得鼻子要流血。

    说话呀,呆看什么,阿姨问你话呢。

    我妈妈今晚不住酒店了,你睡她床吧。

    乔元又呆又傻,本能地用手去遮挡短裤,那地方太硬了,彷彿能刺穿小短裤

    。

    朱玫很简单地就能让乔元把手拿开:那朱阿姨洗澡了,你帮阿姨解开扣扣

    。

    乔元面红耳赤,所幸手指还灵巧,一下就解开了朱玫的乳罩后扣,腴腰一扭

    ,两隻饱满之极的大奶子微微地在乔元面前晃荡,那随手仍在床上的乳罩像两个

    锅盖般大,乔元硬了。

    朱阿姨请随便。

    乔元的鼻子发痒,热血沸腾,他转移了注目的地方,朱玫的大屁股,浑圆结

    实,丁字形的小蕾丝是乔元的最爱,朱玫的肥臀上就挂着暗红色的丁字裤,乔元

    喜欢女人的大屁股被细小的内裤勾勒着,像绳子似的勒进股沟,刚好遮住颜色较

    深的地方,露出白花花的臀肉。

    朱玫没有脱去小蕾丝,她知道一丝小挂有时候比一丝不挂吸引男

    人。

    乔元当然是男人了,朱玫只看一眼乔元的大水管就知道乔元玩过不少女人,

    像他这个年纪的小男人,包皮不应该翻得这么彻底,做多了,自然翻得彻底了。

    不过,朱玫还是很喜欢乔元身上的青春和单纯,就如同吃小嫩鸡,可口,新

    鲜。

    朱玫之前从来没有跟儿子般的小男人上床,如此一来,这新鲜感尤为强烈。

    朱玫湿了,她想起了那次给乔元按摩,历历在目,那一次原本就可以交媾,

    可乔元竟然要母亲答应了才肯和朱玫做,换别的男人,估计会疯狂插进入,乔元

    竟然忍了下来,让朱玫的胃口吊到了嗓子眼,每天她都在期待,期待跟乔元交合

    。

    阿元,你能帮朱阿姨洗吗。

    脱下了高跟鞋,放在微卷长髮,朱玫妩媚动人,她的风情淋漓尽致,肉体飘

    散幽香。

    乔元本来就是个街头小混混,再清秀也不能改变他街头小混混的本质,他很

    想扑上去,但朱玫是大人,他乔元还是小孩,小孩对大人有本能的敬意

    ,所以他忍住了,忍得很辛苦。

    行为忍住了,嘴上开始放肆,小混混的特製就是流里流气,嘴够贱,乔元吞

    嚥着唾沫,贱贱一笑:朱阿姨这么漂亮,帮朱阿姨洗澡的话,我会对朱阿姨耍

    流氓的。

    朱玫心儿鹿撞,娇嗔道:朱阿姨不信,你老实,不会调戏阿姨的。

    那我就调戏朱阿姨,我会摸朱阿姨的奶子,还会顶朱阿姨的大屁股。

    乔元忽然间坏得很不真实,或者这是他本性的一面,他笑嘻嘻的站在朱玫身

    后,用膝盖摩挲着朱玫的大腿,鼻嗅朱玫的身体,一隻手穿过朱玫的肋下,直接

    抓住朱玫的一隻大奶子,朱玫娇呼,回头看乔元,似嗔似喜,乔元大胆了,下

    身很猥琐地顶在朱玫的臀后,像街头野狗交合的姿势,一耸一动。

    啊。

    朱玫浑身如灼烧般烫热,她微噘浑圆肥臀,轻轻扭动:好流氓,好下流,

    你用什么东西顶阿姨。

    一支大肉棒。

    乔元邪笑,又将朱玫的另一隻大奶子抓在手裡,手指收紧,搓揉了起来,把

    两粒乳尖揉得硬挺。

    朱玫如万蚁挠心般难受,她的个子跟乔元差不多,后挺了一下肥臀,吃吃笑

    问:大肉棒有多大。

    乔元正脸贴着朱玫的玉背,双手正忙着玩弄大奶子,就说:朱阿姨自己摸

    摸看。

    朱玫手臂下垂,往臀后摸索了,不一会就将一支粗大的肉柱拉出小短裤,芳

    心剧颤,玉手握实了,温柔揉玩几把,朱玫咯咯娇笑:好粗,好长,能晒衣服

    。

    还能捅朱阿姨下面。

    乔元慾火焚身,朱玫估计也差不多,觉得好玩,又笑问:能捅多深。

    乔元道:能捅到阿姨的子宫。

    朱玫娇声说:我不信。

    我捅给你看看。

    不是激将成功,是乔元实在忍不住了,玩心再重,也经不起朱玫的这般挑逗

    ,他腾出手来握住大水管,用大龟头挑开小蕾丝,肉肉相触,电流密佈,那龟头

    很调皮,摩擦靡肉,滋滋作响,一股腥臊的味儿绕鼻,只见毛草丰美,那肥满的

    肉穴湿哒哒,暖哄哄的,眼瞧着大水管就要捅进肉穴,朱玫的手机响了。

    朱玫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拿手机,肥臀噘起,肉穴嫣然。

    乔元脑一热,不顾一切地将大水管对准那丛肥肉一桶而入。

    快感瞬间爆裂,朱玫双腿一软,扑倒在床,乔元紧随着压上朱玫后背,那粗

    大的傢伙凌厉地插到尽头,勐撞花心,太仓促了,太突然了,朱玫只觉天旋地转

    ,入心入肺,禁不住惨呼。

    乔元何尝不是愉悦到极点,熟妇的肉穴就是与众不同,很舒服,很包容,他

    禁不住抽动,朱玫瞄了一眼手机,紧急恳求:等一下,等阿姨接个电话,阿元

    ,你好厉害

    乔元坏笑,大水管很有劲地抽送,丝毫不停,朱玫焦急,又舒服又惶恐:

    阿元,你先停停呀,是我老公的电话。

    乔元一愣,没敢再动了,不过,深插在阴道中的大水管很调皮地碾磨花心。

    朱玫表面责怪,内心也不想大水管拔出,她大口地喘了喘,接通了电话:

    喂,嗯,我回酒店处理一些公事,嗯,喝多了,我在办公室休息,晚点就直接回

    家。

    一个深插,再接着一个深插,乔元很调皮,朱玫娇哼。

    什么声音。

    对方听出朱玫的浑浊呼吸,间中还有闷哼。

    朱玫故作镇定:没什么声音啊,你耳朵出风了。

    可刚嗔完,乔元的龟头连捅了几下子宫,朱玫触电,又连哼了几下:嗯嗯

    嗯。

    有男人在你身边。

    对方的声音突然提高,很严厉。

    乔元暗暗好笑,朱玫则气恼,对着手机骂道:你有病。

    骂完了收拾乔元,张嘴咬住乔元的手臂,乔元一疼,大水管忽地拔出穴口,

    再凶悍插入,朱玫舒服得头晕目眩,忍不住闷哼。

    你跟男人上床。

    手机传来了愤怒的咆哮,对方很有经验,听出了异样。

    朱玫当然不承认,也咆哮:我不想跟你说了。

    正想挂断电话,对方又怒吼:我打你办公室电话了,没人接,你不在办公

    室。

    朱玫几乎处于脑子空白状态,下意识狡辩:我说我喝多了,我躺在沙发不

    想动,你什么意思。

    对方没再咆哮,而是换上了很肯定的冷笑:我都没打你办公室电话,看你

    还怎么说。

    朱玫陷入了沉默,肥臀微微噘起,迎合乔元的抽送,太舒服了,太要命了。

    理智溃堤般消失,朱玫不愿再忍,暴露了就暴露,多年的隐忍刹那间爆发,

    她娇喘着,放声呻吟:是的,我现在就跟一个男人在一起,我们在做爱,啊啊

    啊,用力,用力干我

    手机再次传来怒吼:他是什么人,我要杀了他

    乔元握住朱玫的两隻大奶子勐搓,朱玫大声喊:他好粗的,很长,比你粗

    ,比你长,噢,好舒服,他干得我好舒服,我们离婚吧,这样,我就可以天天给

    他干,想干就干,噢噢噢,他顶我的子宫,顶得好舒服。

    乔元觉得好刺激,他幸福的直起上身,手扶大肥臀,那大水管密集抽插朱玫

    的肉穴,密集的啪啪

    声传给了通话的对方,朱玫吃吃浪笑:听见了没,他好有劲的。

    他是谁,他是谁,他妈的

    乔元远远都能听见手机裡的咆哮,起初他顾着做爱,听那咆哮有辱骂,乔元

    不禁怒火中烧,一把抢过手机喊道:我是大鸡巴哥哥。

    朱玫想笑,可一轮强劲的抽插铺天盖地,肉穴震颤,朱玫不笑了,只有呻吟

    ,对着手机呻吟。

    很意外,跟朱玫通话的人突然冷静下来:这傢伙的声音年纪不大,你他妈

    的找小男人。

    朱玫勐烈耸动肥臀:年纪小怎样,东西可大着呢,要不要看,我拍给你看

    。

    对方怒吼:有种你就拍给我看。

    乔元还以为朱玫是开玩笑,没想朱玫挂断了电话,气呼呼道:阿元,阿姨

    拍一张艳照,气死他。

    不要了吧。

    乔元哭笑不得。

    朱玫却翻了个身,妩媚一笑,这次,她仰躺着,示意乔元插入,乔元正硬得

    难受,没理由不乖乖听话,大水管重新插入了朱玫的肉穴,把朱玫舒服得乱叫,

    她咬咬牙举起手机,启动拍照功能,自个先分开腴腿,然后要乔元配合:阿元

    ,拔出一点,再拔出一点,对了,别动,等阿姨拍清楚些,让他自卑,让他发疯

    。

    乔元双臂撑在朱玫身体两侧,半躬着腰,黝黑的大水管前段正插在朱玫插在

    朱玫的肥穴裡,肥穴湿淋淋的,连阴毛都湿透,那粗壮的棒身有一大半拉在穴外

    ,一幅正在交媾的画面,此时,朱玫风骚淫荡,焦距对准,在断断续续的浪笑中

    ,响起了卡擦卡擦的拍照声。

    朱玫拍了够,至少拍了十几张,一番捣弄传输,真的把拍下的画面传给对方

    。

    发过去了。

    朱玫扔掉手机,张开双臂抱住乔元,送上熟女香唇:阿元,我们继续。

    乔元惊歎:朱阿姨,你好疯狂。

    大水管缓缓启动,朱玫张开嘴儿,吐出舌头:都是你害的。

    双舌交缠,朱玫微醺的唾液迷住了乔元,她挺动肥臀,亢奋地迎接乔元雨点

    般的抽送,抽送得很勐,小腹彼此撞击时,从阴道分泌出来的浪水被撞得四溅,

    湿掉了床单,湿透了阴毛,乔元勾住朱玫的脖子,要朱玫看着大水管如何抽插她

    的肉穴,不想正合朱玫的意思,她要好好的看大水管,从各角度去欣赏大水管的

    强悍威力。

    手机又响了,朱玫暂停浪叫,亢奋道:我老公打电话来了,听听他怎么说

    。

    按下免提,手机传出爆炸般的大骂:你这个荡妇,你这个淫妇,气死我了

    ,他是谁

    朱玫冷笑,扬声回应:我不跟你说了,是谁干我与你无关,想离婚随你,

    别再打电话来了,我要他射给我。

    闪电挂掉电话,又迎来了密集的啪啪声,两百多下,乔元几乎一口气完成,

    美丽酡红的朱玫温柔了许多,她摸乔元的屁股,咬乔元的瘦胸,与乔元调情:

    阿元,阿姨好舒服,阿姨的下面胀得难受。

    习惯了就不难受。

    乔元很舒服,他遇到了他之前从未遇到过的疯狂,他太喜欢朱玫的肉穴裡,

    很温暖,很有安全感,很像王希蓉的肉穴。

    朱玫捋了捋脸上的乌髮,娇媚道:你的意思说要经常干阿姨,干到阿姨习

    惯为止咯。

    是的。

    乔元坏笑,大水管稍一停顿又掀起了狂飙,朱玫都不知道有了多少次高潮,

    她的笑脸骤变,蹙眉痛苦:啊,阿元好棒,阿元好厉害,阿姨爱阿元,阿元要

    经常干阿姨。

    乔元用力抓住朱玫的双乳,勐亲乳头:朱阿姨,我们一起动。

    朱玫热烈响应,扭动腴腰,挺动肥臀,激烈地与乔元大打对攻战,整个房间

    充斥了尖叫声,撞肉声,啊,阿元。

    偏偏在最激烈的时候,朱玫的手机又响了,朱玫不想接,乔元也不理,可手

    机铃声就是不停,朱玫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她只能暂停,愤怒地抓起手机大

    吼:叫你别打电话过来了啊啊啊,阿元,是你妈妈。

    这大大出乎乔元的意外,抽送戛然而止,惹得朱玫欲哭,乔元赶紧启动大水

    管,朱玫立马眉开眼笑,把手机递给了乔元,乔元接过,顺便询问王希蓉:妈

    妈,你同意朱阿姨跟我做爱了。

    王希蓉焦急道:你们要节制,弄一次就够了。

    乔元很为难:一次不够的,朱阿姨很骚。

    朱玫吃吃娇笑,扬声喊:希蓉,阿元好粗,啊啊啊

    天啊,你们

    王希蓉有点后悔了,后悔答应了朱玫,她深知女人在虎狼年华的飢渴,儿子

    这般瘦小,哪经得虎狼女人的贪婪,直觉告诉她,朱玫今晚一定把乔元吃个够。

    殊不知,她王希蓉也是这年纪,她对利兆麟的索取也渐渐贪婪,刚刚就梅开

    数度,舒服得不行,她是趁利兆麟去洗手间才抽空打电话给朱玫,没想电话裡的

    浪叫又深深刺激了王希蓉,刚满足的肉慾似乎又滚滚而来。

    这时,利兆麟走出了西房的浴室,带着征服感回到了床边。

    朦胧灯光下,一具性感肉体摆着异常撩人的姿势,利兆麟不在乎这姿势是有

    意摆的,还是无意摆的,他都喜欢,并深深迷恋,才偃旗息鼓没多久,他瞬间又

    硬了,这种贪得无厌的感觉又回来了。

    曾几何时,在利兆麟跟胡媚娴热恋的那段日子,利兆麟也有这感觉,那时候

    他们不停地做爱,不停地交媾,不分白天黑夜,不管饥饱与否,总之就是纵慾。

    软玉满怀,利兆麟把王希蓉抱在怀裡,王希蓉难免触到硬物,芳心鹿撞,羞

    涩不已:又硬了呀,好厉害,不许做了哦,好好休息。

    利兆麟苦求:小蓉蓉,我们再来一次,今晚最后一次。

    王希蓉娇嗔:你说这话好多次了,说话不算话。

    看似不满,实则用丰满圆润的大奶子摩擦利兆麟的胸膛,利兆麟坏笑:真

    的不做

    一隻手扣住王希蓉的肉穴口,捏搓湿漉漉的阴唇,没捏几下,王希蓉呻吟:

    啊,兆麟,别摸那裡。

    小蓉蓉的骚穴很湿喔。

    面对抵近禁地的滚烫阳物,王希蓉默许了:我好担心声音传出去。

    利兆麟老练,看出王希蓉是欲拒还迎,动作热情,一边将阳物插入王希蓉

    的肉穴,一边解释:说多少遍了,你放开身心跟我爱爱就是,不用担心这个的

    ,除非把窗子打开,否则,我们就是在房间裡敲锣打鼓,外边也听不到。

    王希蓉感受到了阴道的充实,她无比娇羞:那,那就再做一次,昨晚这次

    ,你一定要休息了,嗯

    利兆麟没有答应,他慾望强烈,能力强悍,很想做到天亮。

    轻轻抽送着大肉棒,利兆麟还有一个心思,他要说服王希蓉同意乔元去缅甸

    。

    希蓉,我当你答应了啊。

    吻了吻怀中的美人,利兆麟柔声道:其实,阿元现今这年纪,最好能历练

    ,他跟媚娴一起去见见世面,对他百利无一害,你不用担心。

    阿元都没出过远门。

    王希蓉疼爱儿子,视乔元为命根子,自然不愿乔元离开身边。

    利兆麟成熟体贴,理解王希蓉,他耐着性子晓以利害:没出过远门怕什么

    ,阿元机灵着呢,我女儿轻易不喜欢别人,现在他连君兰也上了。

    本是随口的调侃,可王希蓉觉得有些刺耳,愧疚之下连声道歉:对不起,

    是我管教不好。

    利兆麟自察失言,忙安慰:不关你事,男女之间讲缘分,就好比我和你一

    样,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媚娴这次带阿元出门,也是想冷却君兰和阿元的关係

    ,我虽然不介意阿元和君兰有男女关係,但要我把两个女儿都嫁给阿元

    话没说完,王希蓉赶紧用手遮住利兆麟的嘴巴,阻止他说下去,愧疚之色

    浓了:兆麟,你别说了,我答应让阿元跟媚娴出门,我也想阿元早点成熟。

    利兆麟大喜,阳物深插在王希蓉的花心,动一动,磨一磨,逗得王希蓉心痒

    难耐,又不好意思主动索欢,拚命忍着,利兆麟继续开导王希蓉:阿元这趟出

    门好处多多,他回来后,我给他一千万。

    王希蓉假装不满:给他这么多钱做什么。

    他应份得到的,算是辛苦费。

    玉石生意真这么好赚吗。

    王希蓉好不娇媚,她润滑平坦的小腹紧贴着利兆麟,这让阳物深入。

    利兆麟打了个冷战,低头亲吻一口小红嘴,得意道:对于我们来说,这是

    一本万利的好生意,以前我们利家好有钱,你家西门巷那一带全是我利家的祖产

    。

    这说明我们好有缘了。

    动情之下,王希蓉矜持耸动,耸动得很慢,不愿利兆麟察觉她很想要了。

    利兆麟深表赞同: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媚娴有个大能耐,能看玉,能找

    到上等好玉,如果这次阿元能从媚娴身上学到看玉的本事,那阿元就是人上人了

    。

    王希蓉瞪大眼睛,好奇问:媚娴会教阿元这本事吗。

    利兆麟隐约觉得阳物被压迫着,花心在蠕动,有快感苗头,顿时口不择言:

    阿元能哄得我两个女儿跟他上床,自然懂得哄他的丈母娘,哦,我不是说要阿

    元哄媚娴上床,哎呀,你看我越说越乱,哈哈。

    王希蓉也不在意利兆麟说错话,她心有旁骛,阴道麻痒。

    利兆麟深呼吸一下,定了定神,耐着性子轻抽慢插:我意思说,阿元这次

    跟媚娴出门看玉,以阿元的聪明机灵,很有可能学到一些看玉的门道,如果他再

    哄得媚娴开心,说不准媚娴就把看玉的本事教给阿元,阿元就终生受益了。

    原来如此,王希蓉不禁芳心大喜,主动送上香唇:兆麟,我明白你的一番

    苦心了,我好感激。

    说着,修长大腿悄然搭上利兆麟的腰际,蓬门大开,交媾逐渐奔放。

    阿元也是我女婿,他好,我们都好,君竹也幸福。

    利兆麟开始加速,大肉棒露骨地抽插王希蓉的肉穴,肉穴流蜜,王希蓉迷离

    :说得好,啊,等会射给我,不要再射在外面了。

    我怕你怀上。

    怀了再说。

    我爱你,希蓉。

    我也爱你。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欲,利娴庄》,方便以后阅读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7章 01bz.net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7章 01bz.net并对乱欲,利娴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