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乱欲,利娴庄】第39章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屠龙勇士 本章:【乱欲,利娴庄】第39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作者:小手

    字数:10950

    第三十九章

    乔元几乎毫不犹豫回答:想跟阿姨做,不过,小蝶要跟我做的话,要保证

    不能让龙学礼知道,他知道的话,要杀我的。

    文蝶很不满:哼,你想跟我妈妈做,你就做吧,我不稀罕。

    那燕安梦自然芳心欢喜,她也不想再磨蹭了,优雅地扯去按摩服的下半部,

    露出迷人下体,娇肉雨湿,几分粉嫩几分熟,那双美腿一曲再一张,蛤肉鲜,

    燕安梦娇声喊:阿元,插进来呀。

    乔元本想舔舔那湿漉漉的蛤肉,可欲火难忍,先迫不及待地插入了再说,大

    水管高举着来到燕安梦面前,她有了反应,美腿张得开,燕安梦紧张且兴奋,

    她顾不上羞耻,主动掰开肉穴,大龟头搭上温暖蛤肉,燕安梦如遭电击,乔元没

    有任何挑逗,立马插入,燕安梦张嘴就喊,面部的表情彷彿痛彻心扉,她情不自

    禁抱住乔元,肌肤相贴,体温彼此传染,那大水管直接插到尽头。

    这一幕,深深震撼了文蝶,她瞪大双眼看着母亲和乔元交合,看着乔元的大

    肉棒频繁进出她母亲的下体,白汁冒出,叫声刺耳,文蝶看得几乎无法自持。

    燕安梦迷茫了,阴道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暴胀,小腹被用力撞击,隐隐有一丝

    刺痛,幸好花心深处的阵阵酥麻彷彿是电流遇到了正负极,那蜂拥而至的快感强

    大得几乎淹没了她的思维,她用力抱着乔元,似乎不想他这么快,可燕安梦开始

    品嚐自己种下的孽果,乔元已失去理智,欲火焚身中,他哪管什么怜花惜玉,他

    只知道抽插,大水管快速启动,快速抽插,在燕安梦的急促娇吟中加速,如同上

    了链条的传动机,猛烈地抽插,一遍一遍地抽插,看不出丝毫有停歇的迹象。

    燕安梦只能享受痛且快乐的交合,不仅性欲满意,还对诱奸计划满意,美人

    计永不过时。

    阿元。燕安梦情不自禁的把双腿盘在乔元的腰际,太舒服了,迎起的角

    度能顺畅接纳乔元的大水管,这种刮弄灵魂的抽插无法形容,彷彿在地狱又彷

    彿在天堂,撞击异常激烈,阴毛全湿了,燕安梦觉得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曾经

    的贤淑家庭妇女,懒惰一点而已,并不淫荡,别说出轨,连想都没敢想,可自从

    被利兆麟强暴后,燕安梦一夜之间就变了,她对性爱憧憬,她的性欲和野心都急

    剧膨胀。

    太舒服了,燕安梦抚摸乔元的身体,极力迎合,她想过乔元会勇猛,却没想

    到会这么勇猛,年轻就是好,那种抽起的劲道不会让阴道有丝毫空虚,狂飙的啪

    啪声如同悦耳的音符,很有节奏,很有朝气,是女人都喜欢有朝气的抽插,彷彿

    永不停歇,永远摩擦阴道。

    燕阿姨,我好喜欢跟你做爱。乔元的嘴唇与燕安梦的香唇近在迟尺,他

    想吻燕安梦,却又不好意思,燕安梦成熟细腻,哪能不明白乔元的心思,她不但

    送上香唇,还袒露了双乳,两只美乳也算丰满,燕安梦将乔元的双手放了上去,

    乔元紧握住乳肉,一遍一遍地冲击,一遍一遍地揉捏,把乳头都揉肿了。

    啊,阿元,你好厉害。

    乔元得意之极,他也觉得极度舒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平时交欢,他会变

    换速度,姿势来寻求不同的愉悦,如今,他只需简单的抽插就足够,他体内的欲

    火随时爆炸。

    燕安梦不能爆炸,她需要乔元,之前需要乔元留下或许只为了乔元的按摩手

    艺,如今是双重需要,如此男人天骄,女人都梦寐以求,燕安梦娇喘着问:阿

    元,利兆麟是你什么人。

    是我老婆的爸爸。乔元没心机,老实说了,那支大水管依然摩擦燕安梦

    的阴道,手中依然玩捏两只丰满美乳。燕安梦莫名紧张:啊,这么说,他是你

    的岳父了,他好像很有钱,这么有钱,你还会在会所工作吗。

    乔元不傻,他明白燕安梦期望他留下,因为文蝶之前也曾经恳求他乔元留下,

    眼见旁边小文蝶直勾勾的目光,乔元眼珠一转,讨巧道:阿姨想让我留下,我

    就留下。

    想的。燕安梦不由芳心大喜,激动送上香吻,腰儿扭动,密集地吞吐大

    肉棒。乔元浑身舒爽,加力抽送,嘴上乱语:阿姨想什么我都答应,阿姨想让

    我操你,我就操你。

    阿姨想让你操,啊,好舒服。燕安梦娇淫浪笑,浪得不行。把文蝶刺激

    得崩溃,这本是计划好的剧本,只是剧情如此香艳是小文蝶始料不及的,她无法

    独善其身,小嫩穴痒得要命,欲火焚身,她幻想乔元的大肉棒插入她的小嫩穴。

    可是,仅仅幻想怎么能熬过这熊熊的欲火,她不依了,跪在燕安梦的身侧撒

    娇:妈,我也要。

    激烈交合中的两人略为停顿,一脸春色的燕安梦有意与女儿分享快乐:啊

    啊啊,阿元,小蝶也喜欢你哦。

    乔元吃了燕安梦的一口唾液,舔舔嘴唇,色色道:那我就操她。说着就

    想从燕安梦的身上起来,燕安梦没想乔元这么不解风情,说起来就起来,芳心一

    急,又紧紧搂住乔元的瘦腰,嗔道:阿姨不想你拔出来。

    妈。文蝶见状大发脾气。

    燕安梦无奈,不甘地挺腰吞吐了几下,还是放开了乔元。文蝶芳心暗喜,只

    是刚才嘴硬,说了不稀罕,如今很不好意思正面看乔元,於是调皮娇笑,一

    个飞快的背转身,双膝跪着,小屁股撅起,这姿势很明瞭,就是希望乔元用后插

    式。

    乔元挺着湿漉漉的大水管,扒下文蝶的按摩服,一手扶着文蝶的嫩嫩小屁股,

    一手握着大水管,对准了粉红小嫩穴:不许让龙学礼知道。

    文蝶心急娇嗔:啰啰嗦嗦,我给他戴绿帽,又怎会让他知道。

    乔元被呛了一句也不想还嘴,嘟哝着:要插了,肯定比龙学礼大,注意咯。

    文蝶又紧张又期待,赶紧跪好,双手按着沙发背,只觉得阴道口忽然被火热物体

    撑开,极度撑开,她立马惊呼:啊,阿元,你好粗。

    乔元坏笑,大水管徐徐进入小嫩穴:你妈妈喜欢,你喜欢不。文蝶咬住

    香唇,与母亲的目光对接一下。燕安梦娇喘着,不停叮嘱乔元慢一些温柔

    点。

    乔元欲火狂烧中,哪有温柔的心思,之前文蝶主动勾引他,他都拒绝了,而

    此时已顾不上什么忌讳,烫热的大水管插到一半后,他索性一股脑儿全插了进去,

    好紧窄啊,大水管直接插到了小嫩穴的尽头,文蝶颤身喊叫,几乎跪不稳,所幸

    乔元停了下来,他也暗叫侥倖,差点儿就射了。

    乔元很想射的,不过他好胜心强,心机嘛,也是有点的,琢磨着将来还是要

    文蝶和燕安梦管理这家会所,这会就好好征服她们,好为己所用,略一停顿,他

    深呼了两口气,大水管开始启动,文蝶呻吟,彷彿动一下就撕心裂肺,乔元再问

    她喜不喜欢,她也不羞涩了,娇浪地回答:喔,好喜欢,这么用力,会插烂吗。

    很难说。乔元加速,眼瞧着文蝶的小嫩穴流出了蜜汁,她撕心裂肺喊:

    插烂就插烂,怪不得妈妈喊得这么大声。乔元好不兴奋,看向一旁的燕安梦:

    阿姨,等会我再跟你做的时候,你能像小蝶这么骚吗。

    燕安梦妩媚地拢了拢秀发,笑吟吟道:阿姨比小蝶骚。言语中,美乳

    微颤,双腿微分,乔元又见到了湿湿的肉穴口,文蝶有所察觉,撒娇着后靠,靠

    在乔元身上,乔元急忙双手抱住她的双乳,文蝶反应神速,只见她玉臂后勾,勾

    住了乔元的肘子,两人再猛烈交合时,浑然一体不费力。看得燕安梦好不新鲜,

    心想现今的小孩真会玩,这姿势好看又淫荡,得好好记下,等会也跟乔元这么弄。

    文蝶属於心灵巧思的女孩,平时没少和龙学礼弄各种姿势,这会信手拈来,

    曼妙娇娆,乔元竟然配合得上,小芳心是欢喜,娇吟着密集地吞吐着大水管,

    浑身是说不出的快感,极度愉悦,禁不住浪叫:阿元,你这支大炮炮要我命喔。

    你快点高潮啦,我还要跟你妈妈做。乔元瞄着燕安梦,两人竟然眉目传

    情了,文蝶有点不悦:和我妈妈做舒服,还是和我做舒服。

    都舒服。乔元猛呼吸,手中的酥乳揉得过瘾,文蝶娇柔道:那你以后

    不许拒绝我,除了学礼,很多男人想上我的,我都不答应,就给你上,你还拒绝

    我,气我。

    乔元笑道:我不是气你,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可你是龙学礼的女朋友,

    我只能偷偷喜欢你,那时候,我晚上打飞机经常想着你。

    燕安梦一听,笑得像朵花似的。文蝶也嗔了一句:噁心。

    乔元狂抽大水管:我以后不用想着小蝶打飞机了。文蝶娇喘道:嗯嗯

    嗯,好舒服,你以后想我了就找我,这几天学礼和他爸爸有事,都不会来会所,

    我们可以

    小蝶。燕安梦笑骂女儿太不矜持了。文蝶突觉花心被一阵舂米似的乱碾,

    顿时电流乱窜,禁不住失禁,尿液溢出,扬声浪叫:妈妈,阿元好粗,阿元好

    坏,他顶我。

    这一喊,把燕安梦的春情撩拨得不可收拾,她焦急催促:快点啦,妈妈也

    要他顶。其实,这也是燕安梦在催促乔元,希望他尽快搞定文蝶,相对於燕安

    梦来说,文蝶很容易征服,成熟女人的性瘾大一些。

    果然,乔元犀利的抽插有了效果,文蝶在这么强烈地交合下迅速来了快感,

    刹那间江河决堤般涌来,两眼一闭,浑身哆嗦,不停地浪叫:啊啊啊,不行了,

    啊啊啊,不行了

    燕安梦惊喜交加,喜的是轮到自己了,惊的是那巨大阳物如此犀利,心想不

    能由着乔元主动,否则也会像女儿一样一下子就高潮了,眼见乔元兴沖沖地就要

    插入,燕安梦伸手握住了大水管,娇柔说:让阿姨在上面,你坐下来。

    乔元没觉得累,不过操久了,换一个姿势也好,他顺从地坐下沙发,燕安梦

    立马跪坐上乔元的双腿,婀娜的身子轻摇,一起一落,大水管缓缓插入了肉穴,

    两人一起呻吟,享受大水管缓慢摩擦阴道的乐趣,那里都是愉悦神经,插到底

    愉悦。

    阿姨,文老师有我厉害吗。乔元面红耳赤,双爪抓住了两只大美乳,一

    通乱揉,也不管前后左右,顺时针还是逆时针,就是乱揉,比揉麵团还不规整。

    燕安梦娇呼:差远了呀,啊,阿元,你好会摸。

    乔元转移了目标,他摸燕安梦的阴毛,很漂亮的阴毛,拉扯着,揉玩着:

    我做梦都想不到能跟文老师的老婆做爱,我记得我在学校的时候,很多同学都

    说燕阿姨漂亮,都说想跟燕阿姨做爱。

    你们好坏喔。燕安梦大羞,肉臀提起,马上落下,娇呼响彻了房间,乔

    元扶住了她的腰儿,大水管沖顶:燕阿姨是很同学心目中的女神。

    你的女神是谁。身边的文蝶缓过气了,春情满面,目光温柔着,她故意

    这么问,就是希望乔元说女神是她文蝶,哪知乔元不解伊人意,仓促回答:就

    是现在的老婆,叫利君竹,所以文老师调戏我老婆,我很生气。

    提到这一茬了,燕安梦不免心惊,生怕激怒乔元,赶紧耸动,为乔元降火:

    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乔元还不知文士良奸淫过利君竹,还夺了利君竹的处女,以为只是奸淫未遂

    而已,虽然心有不满,但把文士良打成了重伤,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此时正舒

    爽得要命,他哪会计较,嘴上讨了个便宜:我干了文老师的老婆,又干了文老

    师的女儿,我等於报复他了,不生气了。

    话是这么说,实际行动也迅猛,那大水管凶狠地沖顶肉穴,与密集吞吐的燕

    安梦大打对攻,摩擦强烈发热发烫,电流充斥着阴道,燕安梦目光迷离,蹙眉浪

    叫:阿元,你以后还可以继续报覆文老师的,啊啊啊,阿姨很恨他,阿姨支持

    你报复他,你想什么时候报复都行,呜唔,阿元,你好像顶到阿姨的子宫了。

    乔元好奇问:那里就是生小蝶的地方吗。

    燕安梦猛烈耸动:是的,你戳它。大水管猛戳,燕安梦摇动腰儿,放声

    呻吟:喔喔喔,好舒服,戳得好舒服。

    文蝶又想要了,咬着手指头责怪:妈妈,我出生的地方怎么能给阿元戳。

    燕安梦双手搭上乔元的双肩,低头看着交合中的生殖器,秀发飘荡,不停乱说话:

    阿元喜欢戳就给他戳。

    乔元心中一动,觉得在文蝶的出生地射入一坨精水,那是何等刺激的事,想

    到这,他坏坏问:阿姨,我能不能在你子宫射精。

    不行,不行。文蝶脸色大变,燕安梦假装为难:小蝶说不行。

    乔元不禁气恼:小蝶越说不行,我就偏要射进去。说完,双手抱住燕安

    梦的肉臀,加紧抽插,两乳在他眼前晃动,他张嘴一含,正好含住了其一,顿时

    满嘴肉香,肥腻滑溜,落齿咬住蓓蕾乳尖,燕安梦双眉紧蹙,张了张嘴,痛苦低

    吟:阿元,阿姨来了。

    继而是密集的啪啪声。

    文蝶瞧出了端倪,焦急喊:阿元,拔出来射啦。乔元懒得理会文蝶,他

    在做最后的冲刺,天地即将崩塌,谁也无法阻挡,燕安梦忘情耸动,忘情呻吟:

    啊啊啊。

    阴道收缩了,强烈地摩擦着大水管。乔元脑子一片空白,精液喷神,动作僵

    硬,嘶吼道:小蝶,我操了你妈妈,我要操烂你妈妈的浪穴。

    说这种话。文蝶大怒。

    喔喔。燕安梦最后一喊,双臂闪电般抱住乔元的脖子,激烈地吻住他的

    嘴唇,渡入了香舌和唾液。

    阿元就是在这家会所吧。皇莆媛抬头看了看足以放心的金子招牌,

    莫名地有点兴奋,有点迫不及待,飞了好几天的国际线,皇莆媛浑身酸痛,和她

    一起来的师烟舫是累不堪言,这不,一下航班,两位大美人空姐顾不上休息,

    来不及换掉制服,就相约来找乔元按摩,一消疲劳。

    就是这家。师烟舫雀跃的同时心如鹿撞,她很怀念那天的缠绵,怀念乔

    元的粗黑大水管,自从知晓自己的腰椎有严重毛病后,师烟舫就不得不有所节制,

    这些天她一直禁欲,按时吃药,按时敷药,腰椎似乎大有好转,师烟舫打心底的

    感激乔元,可是,禁欲很难受,医生嘱咐是节欲,可以少量的性爱,师烟舫就是

    打算把这少量的性爱留给乔元。

    两个美丽空姐走进了会所的前台,服务小妹热情招呼,听两位空姐要找乔元,

    服务小妹甜笑道:我们乔师傅很忙的,我们还有其他很好的师傅,包你们满意。

    师烟舫很窝火,不过,空姐的高素质是多年培养的,她忍着怒火,笑吟吟道:

    我们是专程来找乔师傅的。

    服务小妹好为难:找乔师傅的客人都要预约,现在预约乔师傅的人已经排

    到下个月了。

    下月皇莆媛大吃一惊,兴沖沖赶来,真不愿扫兴离去,换别的师傅等

    於换了心情,和师烟舫交换了一下眼色,皇莆媛娇滴滴道:我们没预约,我们

    是铭海航空的空姐,难得来一趟,小妹妹能不能通融一下,给我们插个队,拜託

    了。

    服务小妹直摇头:不行喔,我们会所的制度很严格,而且你们又不是我们

    会所的尊贵会员。

    皇莆媛一听,似乎有希望,她马上从随身手袋里掏出钱夹子和一支口红,恳

    求道:我们马上办理会员就是,求求你了。口红一递,笑嘻嘻说:这是美

    国的正品唇膏,送一支给你,没用过的。身旁的师烟舫反应不慢,也从手袋里

    摸出一个物事来:我送你一支睫毛膏,没用过的。

    服务小妹顿时大喜,这两支化妆品不但是牌子,还价格不低,她见猎心喜,

    却犹豫不决,这事她也不能做主,想了想,小声道:我问问乔师傅,你们稍等。

    敲开三号贵宾室的时候,乔元刚好出来,差点跟服务小妹撞个满怀,服务小

    妹有点姿色,但在乔元眼中,充其量也只是三流,不过,乔元不是见色忘义的那

    种人,他对谁都客客气气。

    乔师傅,燕经理说你以后只为女客服务,我替你推掉了很多男的,现在有

    两位很漂亮的空姐找你,她们指定要你服务。服务小妹面对会所的大红人,自

    然客气,甚至有点撒娇。

    乔元不受这一套,跟他撒娇的女人多了,整了整衣领,严肃道:要有个先

    来后到嘛,成天插队像什么话,大家会认为我乔元不讲信用的,按顺序来,不要

    一漂亮就可以插队,我妈妈够漂亮了,她来也要排队。

    服务小妹不禁暗歎,以为运气不好,两支化妆品恐怕擦肩而过了,嘟哝道:

    好可惜,铭海空姐来这里办会员的话,能带来很多空姐的。

    乔元一愣:什么空姐

    铭海空姐。

    乔元心头一跳,对铭海空姐异常敏感,也不知道是哪两位空姐来了,兴奋之

    下不动声色,眼珠转得飞快,已然好说话:我知道,你这当班的,办理会员多

    了,有奖金提成,对不对。

    服务小妹尴尬娇羞,乔元正好顺势做好人:好吧,你小红的面子还是要给

    的,你安排好房间,我就过去,下不为例喔。服务小妹大喜,刚想要走,乔元

    又叮嘱道:呃,对了,小蝶和燕经理睡了,没什么大事,不要吵她们。

    好,谢谢乔师傅,亲你一个。服务小妹见周围没人,大胆亲了乔元一口,

    因为乔元的通融,她不仅得到奖金,还得到名牌口红和睫毛膏,她当然要感谢乔

    元。

    不能这么随随便便亲我的。乔元急忙擦掉脸上的口红,想要怪罪服务小

    妹,她已跑得不见了踪影。

    推开vip306按摩房,师烟舫和皇莆媛好奇地打量四周,她们刚办理完

    足以放心会所的贵宾服务卡,马上就享受到慇勤服务,服务生端来了温水木

    桶,服务小姐捧来了上等花茶,还有可口的小点心。

    就在服务小姐亲切耐心地给两位空姐讲解会所的服务项目时,对门的vip

    308房豁然打开,里面的一位先生大步走出,不耐烦喊:哎哎哎,小姐,你

    们另一位紫金徽章师傅来了没有,我都等半小时了。

    对不起,我不清楚。正给两位空姐服务的小姐面对男士很为难,这男士

    正是利灿,他也指明要乔元服务,但乔元已不给男士服务,会所只好联系另一位

    紫金徽章的技师尽快赶来,那紫金技师傲慢多了,要利灿耐心等候,哪知利灿等

    了半个小时也不见人来。

    两位空姐一看是利灿,乐了,师烟舫道:咦,利先生,是你呀,这么巧,

    你也来这里洗脚。利灿见是跟他同一航班的空姐,很是高兴,他目光下移,发

    现两位绝美空姐都穿着黑色丝袜,他双眼异光骤闪,兴奋地走了进来:呵呵,

    好巧,好巧。

    就在这时,乔元来了。

    啊,乔元。阿元。两位空姐齐声欢呼。

    乔元一看是皇莆媛和师烟舫,顿时心花怒放,嘴都笑不拢了。两位美丽空姐

    马上拉乔元坐到沙发,一左一右,又聊又蹭的,看得利灿目瞪口呆,心里很是好

    奇:这小子乳臭未乾,竟然就是这间会所荣誉栏上排名第一的紫金徽章技师,他

    跟这两位空姐这么熟悉,一定技艺不凡。

    乔元也发现了陌生的利灿,忙问利灿是谁,利灿冷笑:我是顾客,你为什

    么不服务男士。

    你们认识乔元左看看右看看两位空姐,以为利灿是其中某位空姐的男

    朋友。

    皇莆媛微笑道:利先生是我们这趟航班的旅客,我们在飞机上认识,不算

    很熟悉,但利先生是个好人,他在飞机上救治了一个身体突然不适的旅客。

    哦。乔元忽然对利灿有好感,一来他是好人,二来他姓利,乔元对这个

    并不多见的姓很有感情,他不卑不亢:我以前也洗男客的脚,现在忙不过来了,

    就不洗男客的脚了,只洗女客的脚,既然两位姐姐说你是好人,我就给你洗。

    扭头看向两位空姐,笑嘻嘻道:媛媛姐,师师姐,要不你们先等等我,我给利

    先生洗完了,再给你们洗。

    好呀。两位大美女爽快答应,反正她们要休息好几天再飞,有的是时间。

    利灿浓眉一挑,脸色好看多了:算啦,这两位美女在飞机上对我服务很周

    到,我得感谢她们,她们比我累,我在头等舱好歹睡了觉,她们绝对睡不好,

    我就不跟两位美女争了,显得我小家子气。

    不过,我有个小要求。

    利灿淡笑,清瘦的脸庞上稜角分明,浓眉下的双眼清澈有神,他不但对乔元

    愈发好奇,而且对两位绝美空姐也愈发有好感,他的视线一直在两位绝美空姐的

    美腿上游离,他喜欢空姐的黑色丝袜。不知从何年何月起,利灿就开始喜欢女人

    的丝袜,各种各样的丝袜都喜欢,他是一名超级丝袜控,对女人的丝袜有一种近

    似於病态的迷恋,他有个密室,里面收藏着几万双不同款式的丝袜。

    啥要求。乔元对利灿的大度很意外,对他好感陡增。

    利灿突然有个龌蹉的想法,他想等待时机拿到两位空姐的丝袜,开口索要肯

    定不行,这么体面的男人不可能干这种事,只有偷拿,要偷拿就必须待在一旁,

    利灿找了一个借口:我利某也算是走南闯北的人,我倒要看看什么洗脚师傅需

    要排队一个月,又只洗女的,不洗男的,好大的架子。

    咯咯。两位绝美空大声娇笑,皇莆媛给了乔元一个媚眼:他前段时间

    还在我们机场的医疗室给我们空姐按摩,很受欢迎的,技术很棒的,可惜他突然

    不去医疗室了,我们只好追来这里。幽幽一歎,皇莆媛居然用上了师烟舫惯用

    的嗲人语气:阿元,是不是打两份工太辛苦了。

    一句话说不清楚。乔元苦笑,骨头有点酥,赶紧转移话题:利先生,

    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利灿很失望,又偷偷地瞄了一眼两位空姐的美腿,不料被乔元

    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他视力有2。4,他高度注意某个物体时,物体的任何细

    微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是练鹰爪功的本能,也是乔元的天然本领,这种本

    领就来自鹰身上的血脉。

    想知道我洗得好不好,自己亲身体验,我答应给你洗一次脚。不答应你看

    的原因,是因为你在旁边看很不礼貌,女人洗脚的时候,姿势很多,你盯着看,

    女人会很不舒服,除非是你老婆,那又不一样。

    乔元并不介意利灿注意两位空姐的美腿,他以为利灿喜欢美腿,这么美的修

    长美腿,是男人都喜欢,乔元就很喜欢,他不知道利灿实际上是想得到空姐的丝

    袜。

    好吧,下次我带我老婆来洗脚。

    利灿收起了急迫的目光,爽朗一笑站了起来,与两位空姐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306按摩房,回到对面的房间,心里有一丝懊恼,好奇怪,利灿对乔元似乎有

    一种敬畏感,说不出为什么。无聊的等待中,利灿始终惦记着两位空姐,他不担

    心得不到空姐的丝袜,他有两位空姐的联系电话,凭他的魅力,凭他富邦投资有

    限公司董事兼投资总监的实力,他要拿到任何女人的丝袜都不算困难。

    一辆火红色法拉利在足以放心停车处停好,从车上走下两位熟的流蜜的

    美妇,她们嬉笑着走入了会所,迳直来到服务台,其中一位超级大美妇轻声询问:

    小妹妹,请问乔元在不在。

    服务小妹不由得感歎乔元如日中天,一大早就这么多人找他洗脚,她很亲切

    道:乔师傅他很忙,找他洗脚请排队预约,预约一个月后。

    另一位美妇惊讶娇笑:咯咯,厉害了,要一个月后才能洗,我还是第一次

    听说这么夸张的洗脚预约。

    这两位美妇正是朱玫和王希蓉。

    王希蓉心疼儿子,生怕儿子被如狼似虎的朱玫搾乾,所以一大早就离开利家

    赶去莱特大酒店,找到了朱玫,逼着朱玫说出昨晚的状况,朱玫闪烁其词,不敢

    道出昨晚到底跟乔元做过几次,王希蓉加心焦,就拉着朱玫一起来会所看乔元。

    朱玫刚好买了一辆新车,很扎眼的火红法拉利,就有意炫耀,同意跟王希蓉

    一起来看乔元。内心中,朱玫充满了甜蜜,早上乔元上班前,和朱玫又交合了一

    次,那绝对是畅快淋漓。朱玫对乔元已爱意满怀,才分别没几个小时,她也想见

    见乔元了。

    我是他妈妈,我不找他洗脚,我找他说一些事。犹豫了一会,王希蓉还

    是对服务小妹说出了身份。把服务小妹惊得手足无措:哎呀,原来您是阿元的

    妈妈,好漂亮哟,那您等等,我广播通知他来见阿姨您。

    王希蓉急忙摇手:不用,不用,我想看看他怎么工作的,他在哪间房子,

    我自己去看一看就行。这才是王希蓉的真实念头,她如今身份不同,境遇改变

    了,对乔元极度关心,不像以前放任乔元,爱读书,爱打架都不管他。

    服务小妹举手一指方向:他在306号房间,这边直直走过去就是。

    王希蓉连声说谢,正要进去找乔元,见朱玫跟着,王希蓉可不愿朱玫看见乔

    元干什么,委婉道:玫姐,你在这等等,我看两眼就出来,不打扰他工作。

    朱玫哪敢不同意,马上驻足,现在她对王希蓉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以前她是

    施恩人,如今反转了,王希蓉变成了朱玫的施恩人。

    扭着大屁股,王希蓉走了过去,不难找,门牌上有号,在306房前,王希

    蓉停下了脚步,她想敲门,似乎觉得不妥,於是在前竖起耳朵,贴着门偷听了一

    会,可惜隔音效果极佳,王希蓉没听到什么动静,她环顾左右,没见什么人,便

    调皮一笑,伸手拧动门把,居然把门拧开了一道缝,有女人笑声随即飘出。王希

    蓉心一紧,微微弯腰,偷偷地往门里瞄,这一瞄,瞄出旖旎,只见乔元左右开弓,

    分别用两只手给两位美女捏脚,这两位美女又是笑,又是叫,她们身上只穿着短

    得不能再短的按摩服,性感诱人,四只可爱的大白兔时不时暴露,暴露了又急急

    忙忙塞回按摩服,看得乔元欲火焚身,体内的催情药还没过药效,他轻易地勃起,

    关键是,从王希蓉的偷窥角度,正好窥见乔元高高隆起的裤裆,王希蓉脑子猛地

    嗡嗡响,她回忆起了被乔元插入的那一幕,那一幕刻骨铭心。

    意外的场面出现了,乔元竟然用嘴去按摩两个女人的玉足,弄得两位美女花

    枝乱颤,雨打蕉枝,美极的大白兔再次暴露,这次两位美女顾不上遮掩,让乔元

    大解眼馋,这场面何止旖旎,简直就是香艳。

    王希蓉湿了,她情不自禁夹紧双腿,今天她穿了丝袜,肉色的丝袜,丰腴修

    长的美腿看起来格外诱惑,如今王希蓉很在意打扮,她要每时每刻都吸引利兆麟,

    她很性感,微撅的肥臀浑圆饱满,性感无比。

    而这只迷人的肥臀被一个人看见了,这人就是利灿,他不想再等技师,他放

    弃洗脚决定回家,可开门的一瞬间,他发现一只大肥臀在眼前晃着,他还发现一

    个性感的女人正偷窥306按摩房。

    利灿突然有强烈的性反应,眼前这个女人太性感,那只大肥臀也是他的至爱,

    他喜欢屁股大的女人,何况这女人穿着肉色丝袜,利灿血脉贲张,出差这么多

    天,利灿都不没有偷腥找女人,他本来就很需要释放性欲,这会他被强烈刺激到

    了,他慢慢走向背对他的女人,他幻想着用肿胀的阳具插入她的肥臀,至少也要

    摸摸这美腿丝袜。

    这时,有脚步声,有人走来,王希蓉吓了一跳,赶紧掩门站直,不料她身后

    传来了温柔的男中音:偷看很不礼貌的。

    王希蓉大吃一惊,倏然转身,猛眨大眼睛:关你什么事。

    利灿坏笑,很不羁地坏笑:里面的人我认识,能说不关我事吗,再说了,

    女人偷看女人洗脚有什么劲,难道你有同姓癖好

    王希蓉脸一红,狠狠道:你下流。

    利灿好不冤屈:是你偷看,还说我下流

    王希蓉心虚着,不敢再纠缠讨论下去,一扭大屁股转身就走,利灿看着王希

    蓉的曼妙背影,用力地揉了揉裤裆,他必须要回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娇妻

    冼曼丽做爱,太难受了。

    怎么啦。朱玫一眼看出王希蓉脸色不佳,她不由得紧张,以为乔元出了

    什么事。王希蓉气鼓鼓道:遇到一个,一个也不知道该如何说,碍於面

    子,王希蓉欲言又止。

    一个什么朱玫好纳闷。

    王希蓉只好说出实情:遇到了一个混蛋,我刚才偷看阿元工作,不想打扰

    他,谁知被那混蛋看见了,他不清楚状况,说我是同性恋,偷看女人洗脚。

    朱玫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王希蓉大糗,刚想责怪朱玫,忽然紧张道:他来了。

    朱玫抬目看去,不禁抿嘴娇笑,压低了声音:蛮帅的,好有气质哦。

    玫姐。王希蓉顿足。

    这时,利灿很潇洒地从她们身边经过,那瞬间,利灿对王希蓉挤了挤眼,露

    出了很迷人,很暧昧的微笑。如果说王希蓉对利灿的微笑没有一丝动心,那绝对

    是假的,就连见多俊男才子的朱玫也心仪利灿这种男人。

    哎呀,他见我们这么亲热,加以为我是同性恋了。王希蓉瞄了一眼利

    灿的背影,芳心意外地鹿撞了一下。

    同性恋就同性恋。朱玫揽住了王希蓉的腴腰,逗得王希蓉满脸羞红:

    玫姐,你越来越坏了。

    朱玫也不否认,调皮栽赃:是阿元把我带坏的。

    王希蓉瞪大了美目,朱玫赶紧娇笑哄讨,风骚得不行,惹得王希蓉开怀大笑,

    真是一对臭味相投的美艳活宝,引得会所的员工纷纷侧目,听说最美的那位是乔

    元的妈妈,大家都惊歎不已。

    两位美妇知道举止放肆了,赶紧开溜,离开了会所,在车上,王希蓉再次追

    问:玫姐,你老实说,你昨晚跟阿元做了几次。

    朱玫打了一个七字的手势。

    王希蓉脸色好难看:这么多次,会影响阿元发育的。

    朱玫张大了嘴:他还要发育啊。

    王希蓉急道:我是说他的身体,不是说那地方

    说完,两位美妇哈哈大笑,朱玫发动引擎,妩媚道:我带你去买最sex

    的内衣,包你把利兆麟迷死。这是朱玫的有心之言,她希望王希蓉有了利兆麟,

    就不用太操心儿子了。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欲,利娴庄》,方便以后阅读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9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9章并对乱欲,利娴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