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乱欲,利娴庄】第40章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屠龙勇士 本章:【乱欲,利娴庄】第40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四十章

    有一句话叫化悲伤为力量。

    长这么大了,吕孜蕾还没正式爱过一个男人,所以无所谓失恋,只是心里有

    那么点悲伤罢了。她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反正陷入并不深,一个才认识没多

    久,没家境,没金钱的洗脚小屁孩又怎能影响到驰骋商场多年的吕孜蕾。

    陈铎做贼心虚,董事会上有人反映吕孜蕾教唆天昊天公司的员工跳槽,陈铎

    也不好阻止,还替吕孜蕾说了好话,不过,跟吕孜蕾一起离职的,全是销售部的

    强兵强将,绝大多数是吕孜蕾的心腹,想拦也拦不住。

    新公司运作在即,吕孜蕾暂时忘掉了乔元,她依然制服整洁,高跟鞋沉稳,

    她把所有的热情和精力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

    一下班,乔元就心急火燎地先回了莱特大酒店,打算换了衣服再去利娴庄吃

    晚饭,没想王希蓉已把酒店房间里所有的东西搬空。乔元不由歎息,他知道,该

    去利娴庄这新家了,有点不适应,可母亲在那里,三位可爱的小美人在那里,

    不适应也要适应。

    刚想找朱玫告别,乔元意外地接了一个电话,是吴道长打来,电话里他很急,

    要乔元立刻赶去西门巷原来他家见面,乔元没耽搁,马上驱车回了西门巷,果然

    在家门口见到了吴彪。

    乔元一见到吴彪的脸色,就知道吴彪找他何事了,他咧嘴一笑,笑嘻嘻地请

    吴彪进了家,打开冰箱给吴彪拿汽水,给吴彪端椅子,很少这么慇勤。

    吴彪忍不住先开声,有点火大:你娶利家女儿这么大个事,怎么不告诉我,

    要不是你妈妈打电话说给我听,我还蒙在鼓里。

    乔元好不委屈:我打算找个时间跟你说的,这事儿好複杂,我爸爸和妈妈

    离婚了,你知道不。

    吴彪点了点头:这我知道了,你爸爸托人告诉我了,他还说下个星期就能

    出来。

    乔元又问:爸爸能这么快出狱,是利兆麟帮忙的,你知道不。

    吴彪道:你们都是亲家了,你丈人没理由不救你爸爸。

    乔元冷冷一歎:不是白救的,我妈妈要给利兆麟做情妇,你知道不。

    什么。吴彪瞪大眼睛。乔元淡定道:喝点汽水吧,降降火。谁知吴

    彪转瞬间就笑了:我为什么生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乔元大感意外,吴彪猛喝了两口汽水,兴奋道:不要说你妈妈给利兆麟做

    情妇,就是你爸爸,还有我,还有铁鹰堂为利家送命,都应该。

    这么夸张,你和利家的事我是知道点的。乔元撇撇嘴,又给吴彪拿了一

    厅可乐。

    吴彪大声道:既然你知道了我们和利家的渊源,那就一点都不夸张,我不

    知道你知道了多少,总之,我们和利家的故事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以后再慢慢

    告诉你,我简单说,当初铁鹰堂成立,就是为了保护利家,为了保护利家的产业,

    可以说铁鹰堂就是利家的私人保镖队。

    乔元愕然,呆呆地听着。

    吴彪热血澎湃:之后,铁鹰堂经历了上千年的演变,已经改变了原来性质,

    但只要利家有事,我们铁鹰堂必将誓死保护,这是我们乔家和吴家的古训,当年

    你乔家的祖先就是铁鹰堂的总护法。

    顿了顿,吴彪一脸景仰:利家对於我们来说,就是主人,我吴家,你乔家,

    都是利家的奴仆,奴仆给主人做妻妾算是荣宠,值得高兴。

    乔元冷笑:那我娶利兆麟的女儿做老婆也是荣宠咯。

    吴彪见乔元不知尊重,不禁大怒:说得不错,你撒泡尿瞧瞧你自己,你算

    那颗葱,就凭这破房子,你能娶到隔壁的孙丹丹就要烧高香了,现在能娶利家的

    女儿,这是主人对你的天大恩典。

    乔元还是头一次见吴彪发这么大火,他赶紧闭嘴。吴彪火消了些,粗声问:

    上次在鹰嘴山,我见到的那小女孩就是利家的女儿,对么。

    是的。乔元点头,那次是利君芙,但他先娶的是利君竹。

    吴彪惊歎:好漂亮,小小年纪能拿这么多私房钱出来帮你,也等於帮了铁

    鹰堂,够义气,这么多年来,利家从来没有要求我们帮什么忙,反而是他利兆麟

    明里暗里的帮助铁鹰堂。

    乔元道:利叔叔确实说了一些你们之间的事,他没当你是奴仆,说是你俩

    是世交,要互相帮助,上次在唐家大少家,就是利叔叔的大女儿找利叔叔帮忙,

    利叔叔又找人帮忙,唐家大少才放了我们。

    啊。吴彪听乔元这么一说,不禁浑身冷汗,心里是对利兆麟百般感激,

    乔元年纪还轻,不知当时有多危险,吴彪闯荡江湖几十年,深知江湖险恶,若不

    是他唐家大少忌惮收手,那晚铁鹰堂就土崩瓦解了,吴彪禁不住长歎:天啊,

    我们欠利家太多了,阿元,你不懂,人家利兆麟谦和,承认我们为世交,但我们

    要知自己的身份。

    乔元扬了扬眉,乐道:我做了利家的女婿,身份还不跟他们平等么,别磨

    磨唧唧了,不过,我倒觉得利叔叔表面谦和,实际上他很流氓的。

    吴彪又是动怒:什么流氓,怪不得你早早退学,一点文化都没有,那不是

    流氓,是野性,他们利家有狼的血脉,野性十足。两眼一瞪,吴彪竖起了食指,

    严肃道:我提醒你,你要注意听好了,他利兆麟的武功在我之上,他的大力金

    刚掌非同小可,你老实做他女婿,吃香喝辣的,千万别惹火他,不是谁都像我这

    么好脾气的。

    乔元猛点头:我知道了,很厉害。

    吴彪松了一口气:看来利兆麟很喜欢你,什么事都告诉你了,这些都是我

    们彼此的秘密,他能告诉你,就是信任你,你要好好对利家女儿,孙丹丹那边就

    别去理她了。

    乔元自然不答应:什么话,男人可以随便始乱终弃吗。

    哟,有点文化了。吴彪自知理亏,老脸含笑: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

    多娶一个,那必须徵得利家女儿的同意,否则我很生气。

    你生气管个屁用。乔元呛了吴彪一句,心里好不郁闷,吴彪的话戳中了

    乔元的痛处,他何止要娶一个,他要娶利家三朵花,还加上吕孜蕾,想到吕孜蕾,

    乔元不禁黯然神伤。

    好你个臭小子,这么对师傅说话。吴彪气得直喷粗气。

    其实,乔元和吴彪平日里就很随便,乔元也不是有心气吴彪,心里过意不去,

    拿出准备好的几叠钞票递过去:好啦,缺钱么。

    吴彪一愣,见乔元笑嘻嘻的,吴彪也不客气,理所当然地把钞票接了过来,

    他知道乔元已不可同日而语,做了利家的女婿,如同坐进了金山银山,利家的殷

    实,吴彪比外人知道得清楚,这下好了,乔元拿给铁鹰堂的两百万,也不用急

    着还了。

    乔元见天色不早了,他还要赶去利娴庄吃晚饭,正要跟吴彪告别,吴彪突然

    想了什么:对了,还有个大事。

    乔元问什么事。

    吴彪黯然到:唐家大少找到我,要我们铁鹰堂的人帮他收购西门巷所有的

    房子,钱他来出,他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叫大唐房地产,我们买下西门巷的房

    子后,再卖给这家大唐房地产公司。

    乔元猛皱眉头:这么麻烦,他们直接找房主买不就成了,为啥要通过我们

    的手。

    吴彪耐心给乔元解释:他是想利用我们铁鹰堂的势力,轻轻松松买下西门

    巷这片所有的房子,毕竟西门巷属於我们铁鹰堂的势力范围,你爹在这条街很说

    得上话,如果有搞事抬价的,有钉子户的,铁鹰堂的人应付起来,比政府管用得

    多。

    那不是欺负人吗。乔元一想到唐家二少就有气。

    吴彪道:我看了一下,大唐房地产公司给出的收购价格不算很低,算不上

    欺负老百姓,怕就怕在徵集这些老房子时,有人狮子大开口,趁机哄抬房价,政

    府又不好出面打击,怕影响不好,一般来说,就由地产商联合黑社会份子去搞定,

    我们铁鹰堂正好有事干,大家都期盼以此挣点钱。

    你答应唐家大少了乔元郁闷道。

    吴彪默默点头,他心知乔元不乐意,但他有自己难处,铁鹰堂几百号人要吃

    饭看病,得有事做。乔元却不想让铁鹰堂沦落成唐家的马仔,他气呼呼道:我

    说吴道长,你也算是老奸巨猾的人物了,这事很不好弄的,你难道看不出来

    吴彪苦笑:我何用看,我用鼻子闻,都能闻到里面有血腥。

    那你还答应他。乔元跺脚。

    吴彪歎道:我们铁鹰堂欠了唐家的一个人情,他要我们帮,我们不好拒绝,

    这又不是犯法犯罪的事,再说了,铁鹰堂的人要生活,我算了一笔账,如果把这

    西门巷的房子收购完,我们能赚上好几千万的,这可是铁鹰堂有史以来最大的收

    入。

    乔元好不心急,其实,利兆麟早有了安置铁鹰堂的计划,但此时利兆麟还未

    付诸实施计划,乔元也不好对吴彪明说。

    正在这时,门外有人敲门,笃笃笃,紧接着,一道很动听,很耳熟的女

    人声音隐约传来:有人在家吗。

    乔元赶紧去开门,一刹那,乔元和敲门的人都惊呆了,乔元惊喜喊:孜蕾

    姐。

    敲门的人正是吕孜蕾,她雷厉风行,亲自带领几个得力助手来到西门巷做市

    场调查,主要调查西门巷这一带房屋产权收购的承受价格,此时已是吃晚饭时间,

    吕孜蕾够拼的了。

    阿元,你怎么在这。吕孜蕾也很吃惊。

    这是我家。乔元激动不已,他心知爆出和利君竹的关系后,再想得到吕

    孜蕾的身体几乎不可能了,可乔元视吕孜蕾为女神,他要娶吕孜蕾做老婆。

    吕孜蕾心里好不矛盾,想着要忘了乔元,却又这般遇上,见到了固然心喜,

    却也是满腹幽怨。和吕孜蕾一起的一行几人却个个面露喜色。乔元忙不迭请吕孜

    蕾进屋,几个人鱼贯而入,把乔元家挤得满满的。吴彪客气让座,自己只能站着。

    别看了,家里很简陋。乔元见吕孜蕾左右环顾,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卑

    起来,也懒得去倒茶招呼人了。一个吕孜蕾的手下阿谀道:小兄弟,你苦尽甘

    来,要发达了,把房子卖给我们吧。

    乔元一听,马上和吴彪对一眼,明白了吕孜蕾为何来西门巷。吕孜蕾冷眼看

    着乔元,幽怨甚,她呵责了手下无礼,然后酸酸地介绍:你们别看不起人,

    这位是乔元乔师傅,是我们合山房地产公司的股东。

    啊。几个人都大吃一惊,吴彪是瞪大了眼珠子。

    吕孜蕾接着酸:人家乔师傅,现在还是名门女婿,身上的钱多得能砸死你

    十个八个,什么苦尽甘来,人家现在甜蜜蜜。

    孜蕾姐。乔元欲哭无泪。

    吕孜蕾心里一阵舒坦,趁机发泄不满:有钱人,你以后住大庄园了,这小

    破房就卖给我们公司吧,你是股东喔。

    乔元无言以对,吴彪却先着急了:阿元,你这房子我可先买了。

    正得意之中的吕孜蕾听了吴彪这话,猝然一惊,彷彿突然间吞了一只苍蝇般

    难受,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莫名其妙地杀出了一位程咬金,初战就受挫,连自

    家公司的股东都搞不定,脸面往哪搁。吕孜蕾瞪着乔元问:什么意思,这位先

    生是谁。

    乔元眼珠一转,有意杀杀女神的恶劣气焰,他狡黠道:他是我乾爹师傅之

    类的,说话管点用。

    吕孜蕾心里暗暗着急,表面镇定,她要求和乔元私下谈谈。乔元正有此意,

    就打发吴彪了:吴道长,你先回吧,我再联系你。

    吕孜蕾也正好让几个手下先去附近找个餐馆吃饭,她随后就到,眨眼间,乔

    元的破房子就剩下他们俩,乔元笑嘻嘻地捧上奶茶:处女给我,房子卖你。

    吕孜蕾从下午开始就滴水未进,天气有热,她早渴得要命,只是忙匆匆的,

    忘记了买水喝,这会见到奶茶,她哪管客气,一把拿来,掀开就喝,一边喝,一

    边讥讽乔元:很划算嘛,姐姐我出去,随随便便就能把处女换回几栋楼。多

    亏冰冻奶茶润桑解渴,吕孜蕾才没气炸。

    乔元也知吕孜蕾的话不假,他不死心:隔壁孙家的房子,也卖给你。

    吕孜蕾勃然大怒,一抹嘴角的奶茶渍,吼道:真是奇怪了,蒋先生都跟我

    说了,公司你有股份的,公司赚钱,你也赚钱,你把房子卖给公司,对你有好处,

    你竟然拿来做条件。

    乔元脸一热,耍起了无赖:你的处女本来是给我的。

    吕孜蕾冷笑:我改变了主意。

    我救了你。乔元急了。

    我还是改变主意。吕孜蕾霍地站起,自个去打开冰箱拿奶茶,这么渴,

    一罐奶茶可不够,一边喝,一边打量房间,心里默默地算着该给乔元什么房价。

    乔元狡笑:现在有别家房地产公司也要收购西门巷的房子,还委託刚才那

    位姓吴的傢伙帮收购,这姓吴的是我亲人,孜蕾姐,你说我怎么办。

    吕孜蕾已有相关信息,她眉心微蹙,问道:你说的是大唐房地产

    对。乔元幸灾乐祸道:我告诉你一个事,昨晚绑架你的人,就是这家

    大唐房地产公司的幕后老闆,他叫唐家大少。

    吕孜蕾大吃一惊,昨晚惊魂历历在目,她有点儿不相信乔元的话,正狐疑,

    乔元又道:他有一家典当行,就叫大唐典当。吕孜蕾蓦地想起了唐家二少给

    她看过的名片,这会她信了,颤声问:那人是不是长得像死人,脸色白得噁心

    的那种

    不错,另一个手上还包紮着,是我捅伤他的。乔元把这茬也说了,他是

    故意吓唬吕孜蕾,

    果然,吕孜蕾再也不敢小觑乔元了,如今的乔元利家的女婿,又是个敢

    拿刀子捅人的傢伙,吕孜蕾不禁对乔元蒙生一丝惧意,心想昨晚绑架她的人都是

    坏人中的坏人了,乔元敢捅他,可见乔元绝对是个狠角色,年纪轻轻就这么狠,

    将来不得了。

    乔元狡猾,见吕孜蕾脸色大变,情知吓着女神了,赶紧安慰:对付唐家二

    少那种坏人,请孜蕾姐看过来,我的侧脸比较好看。说着,摆好了一个马步,

    侧着身子,对吕孜蕾挤眉弄眼:不错了,我就是唐家大少的剋星,我能保护你。

    吕孜蕾想笑不笑,想着处女给了乔元对自己的事业肯定有利,他乔元还是蒋

    文山的乾儿子,芳心念此,吕孜蕾翻了翻大眼睛:隔壁那家房子也卖给我

    乔元神秘道:何止这些,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妈妈很漂亮的,但在这

    条街上从来没有被人调戏过,知道原因不。

    吕孜蕾摇了摇头。

    乔元再次摆了一招双爪出击的武姿:那是因为这里的流氓恶霸都要怕我们

    乔家三分。嘿嘿奸笑两声,他接着道:连流氓恶霸都要怕我们三分,孜蕾姐

    你想想啊,到时候,我乔元站在街口,跟其他邻居街坊大声说,嗨,你们的房子

    都卖给我乔元,他们敢不卖么。

    咯咯。吕孜蕾笑了,不仅是乔元的样子滑稽,重要的是乔元的话着实

    挠中了吕孜蕾心底里最痒痒处,姑且不论乔元的话能否兑现,至少乔元的话鼓舞

    了吕孜蕾,跳槽离职是职业女性的一大挑战,她需要各方面的鼓励,乔元的真诚

    打动了吕孜蕾,芳心啊,似乎对乔元又增加了几分喜欢。

    乔元看傻了:孜蕾姐,你真的真的真的好漂亮,重要的话,我一般说三遍

    以上,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好喜欢你,把处女给我吧。

    吕孜蕾冷笑:最后一句,为什么不说三遍以上,分明不重要。

    乔元机智,马上接住话:我刚才吞口水,来不及说了,这就补上,把处女

    给我吧,把处女给我吧,把处女给我吧。

    吕孜蕾彻底被逗乐了,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好半天才停住,一双迷人

    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美丽潮红:这样吧,如果西门巷的房子全卖给我们公司,

    处女是你的了。

    全部乔元猛挠头:这怎么可能。

    吕孜蕾狡黠道:我退一步,现在西门巷除了政府部门,政府企业,以及集

    体企业和那些小工厂,小作坊之外,还有七百九十七户人家,如果这七百九十七

    户人家中,有七百户的房子卖给我们

    哎。吕孜蕾深深一歎:那我吕孜蕾就把清白身子交给一个叫乔元的小

    混混糟蹋。

    乔元目瞪口呆,不知高兴还是不高兴,脑子一片空白,他哪懂这些专业的东

    西。吕孜蕾暗暗好笑,她没指望乔元能完成这么庞大的任务,她只是让乔元明白,

    想得到她吕孜蕾的身体,得付出很多。

    我是洗脚的,有正当工作,不是小混混。乔元以为吕孜蕾故意为难他,

    心中郁闷。

    吕孜蕾冷冷揶揄:在我眼中,你就是小混混,至少你不久前还是小混混。

    四百户怎样。乔元被激怒了,心想着搞定全部七百户难说,一半应该可

    以,就凭他是西门巷的人,怎么也能让那些三姑六婆,叔叔伯伯把房子买给他乔

    元。

    吕孜蕾大笑,一眼就看出乔元生气了说胡话,即便是四百户,那也是不可能

    完成的事儿,她连想都不用想,随口道:有三百户卖房子给我们,就嫁你。

    乔元涨红了脸:说话算话。

    娇笑中的吕孜蕾伸出了白白的小手指:可以勾手指喔。

    於是,两人狠狠地勾了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去利娴庄的路上,乔元一脑子都是想着明儿就请长假,帮吕孜蕾收购西门巷

    的房子,可是,他答应了燕安梦和文蝶要好好待在会所,这会请长假,好像太过

    份了。

    怎么办呢,乔元想得心烦意乱,他不知道,有一个人出现,会令他加心烦

    意乱,这人就是利家的儿子利灿。虽说利灿是乾儿子,但利家夫妇视他为己出,

    对他如亲生儿子般。

    乔元第一次把车子停在了利娴庄,利君竹和利君兰两位小美女迎接他,乔元

    不见利君芙,心中微微失落,不过,两位小美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乔元看得眼热

    心热,刚好各执一只嫩手,利君竹主动送上甜蜜香吻,利君兰羞羞一笑,也不能

    输给姐姐,也给乔元的脸上亲了一小口,不曾想,他们三人的举动被一位眉目如

    画的娇小美人远远看在眼里,她芳心酸怒交加,回手一摸屁股腰椎,那小尾巴犹

    在,小美人不禁幽歎,尾巴不掉,说明遇到了一个不是真心实意爱她的男人,心

    中一阵悲慼,忍不住低骂:大混蛋乔元,以前说的都是骗人的假话,大混蛋,

    大流氓

    刚走到门口,乔元就听到了屋里的欢声笑语,乔元有些意外:好像很热闹。

    利君竹娇滴滴道:阿元,我哥哥从美国回来了。

    哦。乔元赶紧松开两个小美人的手,挺着瘦胸走入了客厅,入眼缤纷丽

    影,每一位女人都盛装打扮。利春萍眼尖,扬声喊:阿元来了。坐在沙发聊

    天的一众人都齐刷刷看向乔元,其中一位男士迅速站起,笑呵呵地迎接乔元,乔

    元一看这男子,惊得张大了嘴吧,这男子自然就是利灿,早上他和乔元在洗足会

    所有交集时,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此时见面,乔元有点手足无措:啊,

    你是

    利灿笑嘻嘻地自我介绍:我就是利君竹的哥哥利灿。挤挤眼,示意乔元

    不要声张之前认识,乔元哪有这番领会,就当着利兆麟,胡媚娴的面,把早上在

    会所见过利灿的事说了出来,大家惊讶哄笑,气氛热烈。

    冼曼丽听了利灿下机不回家,而是去洗足会所的解释,好不感动,心中暗生

    惭愧,丈夫如此体贴,她却给丈夫戴了好多绿帽,可惭愧而已,冼曼丽却无意放

    弃利兆麟的温柔成熟,这时,利兆麟看了过来,冼曼丽没避开利兆麟的目光。

    利灿没有察觉爱妻异样,他的注意力都在蓉姨王希蓉身上,蓉姨蹙

    眉,悄悄对利灿摇头。利灿成熟世故,明白了王希蓉的意思,没有把她偷窥乔元

    工作的事爆出来。

    大家吃饭啦。

    女主人胡媚娴兴奋不已,这次一家人团圆,比起往日的团聚,饭桌上多了两

    双筷子,家里多了两个人,好热闹。大家齐齐落座,利君芙不知从哪个角落溜出

    来,长发如瀑,一身精美雪纺连衣裙,美得像天使,乔元一见到她,浑身都软了。

    姐妹情深,懂事的利君兰有意把位置让给利君芙,让她做在乔元身边,利君

    芙却不领情,大咧咧的坐乔元对面,四目不时对上,既尴尬,又有一丝情愫。乔

    元目光温柔,利君芙娇羞难当,后悔坐了乔元对面,想换已来不及,一家之主的

    利兆麟举起了酒杯,一家人齐齐站起碰杯,叮噹之间,都是祝福的话,利灿尤其

    祝福义父幸福美满,乐得利兆麟哈哈大笑,他身边的王希蓉羞涩难堪,美艳逼人,

    利灿瞧得浑身异样,对这位二妈很有好感。

    席间,利灿侃侃而谈,畅所欲言,目的是为了活跃气氛,他说了许多国外的

    新鲜见闻,把他的三个美人妹妹逗得娇笑不停。王希蓉没见过世面,也被利灿的

    风趣和博识强烈吸引,听得津津有味。利灿没有冷落乔元,挑起了话题:阿元,

    我一回到家,我爸就把君竹的事告诉我,我问君竹的婆家是哪人,我爸一说你身

    份名字,我就想啊,咱们太有缘了,哈哈。

    大家哄笑,乔元想起在会所时对利灿的态度,心里好彆扭,对利灿连说抱歉,

    答应下次给利灿洗脚。

    这下勾起了利灿的好奇,他对身边的妻子说:曼丽,我还跟阿元相约,改

    天带你去洗脚,试试他的手艺,阿元有多厉害,你知道么,找他洗脚的人要排队

    一个月后,现在好了,嫂子找他洗脚不用排队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冼曼丽媚眼暗抛,瞄了乔元一眼,心想:我当然知道乔元的厉害,他的厉害

    可不只洗脚。

    胡媚娴乘机给足王希蓉面子:阿元洗脚的水平超级棒,我试过了两次,简

    直就是独门神技。王希蓉好不开心,谦虚道:你们别太夸他,他给我洗了好

    多年,没觉得特别。

    利兆麟微笑点头:找时间,我也要试试,我的一个朋友。顿了顿,扭头

    看右手边的胡媚娴:就是那次市委招待会上那位蒋文山。胡媚娴两眼一亮,

    甜笑说:哦,我记得,挺豪气那个。

    利兆麟兴奋道:对,他给乔元洗过脚之后,现在非认乔元做儿子不可。

    好厉害。众人惊歎.

    那利君竹娇嗲一声,大大方方抓住乔元的手,爱郎受赞,她心里别提多高兴,

    大眼睛看着乔元,撒娇嚷嚷:我要洗脚,我要洗脚。

    胡媚娴娇嗔:那是你们两人的事,私下谈,现在好好吃饭。

    利君竹当众被批评,好没面子,狠狠地给母亲做了个吐舌头的鬼脸。另外两

    位小美人,利君兰淡定,利君芙冷眼,两人表情有别,心里却只装着同一个男人。

    胡媚娴柳眉轻佻,想到了重要的事儿:阿元,你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家,

    在这里住下来,你不在,你妈妈的心就不安,家里有很多房间,你喜欢住哪间就

    自己挑。

    乔元看了母亲一眼,含笑点头,从此告别狭小残屋,住进了气派的大庄园。

    母子俩其实就等着胡媚娴开这口,如此一来,乔元和王希蓉就没有了寄人篱下感

    觉。胡媚娴聪慧绝顶,很多细微的东西她一时不能面面俱到,可想到了,她总会

    做得漂亮,说得漂亮,王希蓉打心眼地佩服胡媚娴。

    利君竹爱意氾滥,春情流露,嚷嚷着要乔元住进她的香闺,胡媚娴一愣,想

    骂还笑:你羞不羞。

    众人哄堂大笑,把利君竹羞得小脸低垂,一个劲地拉扯乔元的衣裳。

    利兆麟乐呵呵的给女儿救场:礼数是要的,不过,我们利家不拘小节,阿

    元跟君竹住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他们迟早睡在一起。这话一出,胡媚娴

    暗骂丈夫狡诈。

    利兆麟等於给自己开脱,他都跟王希蓉睡在一起了,女儿跟乔元睡在一起就

    实属正常了,当然,这些话不能明说。利兆麟机敏地转移了话题:阿元,你以

    后就负责送君竹和君兰去学校。

    好。乔元愉快接受了这任务。利君芙满腹酸妒,大声道:我也要回学

    校上课,我不需要别人接送,我骑脚踏车。

    胡媚娴还不知道小女儿利君芙的处女给乔元破了,她还担心利君芙处於极度

    危险的发情期,所以不支持利君芙上学,此时见利君芙嚷着要去学校,胡媚娴脸

    一沉,警告说:君芙,以前是你姐姐君竹不听话,现在是你不听话喔。

    利君芙少有的叛逆:我哪有不听话,去读书不行嘛。

    利君竹也喊冤:我哪有不听话,我以前也是很乖嘛。

    一时间,饭桌上成了两少女斗嘴打诨的地方,叽叽喳喳不停,利兆麟夫妇也

    不阻止,家庭生活中,看着女儿们斗嘴,其实是一件其乐融融的事。

    乔元还不懂这种生活情调,他实在看不过眼,故意打断少女们的吵闹:妈

    妈,既然我们以后在这里住了,西门巷又准备拆迁,我们不如把那边的房子卖了。

    王希蓉根本没想卖房,那是留给乔三的,正要责怪乔元多事,身边的利兆麟

    已是大吃一惊,脸色骤变,沉声问乔元:西门巷要拆迁么,哪来的消息。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欲,利娴庄》,方便以后阅读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40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40章并对乱欲,利娴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