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色可餐的他

第015章 【我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所言非言 本章:第015章 【我的人】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r15【我的人】

    陈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等司穹从时未的房间里出来。

    她一直以为,司穹和他的外表看起来这么好相处,只要她这一路表现得积极一点,乖顺一点,或许她和司穹的关系就会有所不一样,但是今天她发现自己错了。

    刚才他质问她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冰冷得让她害怕。当初,在兰溪市的时候,她得了季同的联系方式,打听到了司穹入住的酒店,找上门的时候,司穹也曾经这般质问过她。

    那天,他就站在门内,在她说了一大通请求的话之后,季同依旧劝她离开,而一直沉默不语的他突然开口问她,他说:“陈灯,我需要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

    她哪儿还有什么理由,所有她能编出口的理由都已经说完了,可是他依旧无动于衷,那时候她才看清楚,温柔儒雅外表下的他,心肠有多冷,又有多硬,他的温柔和善意从来都是有条件的。

    就在无计可施,季同再次下达驱逐令的时候,她突然就想到了时未,虽然心中有数千万的不甘心,但是她还是想赌一把,或许时未对于司穹就是不一样的。

    所以,最后她像一只摇尾乞怜的丧家犬般扒着那扇快被季同关上门,朝着司穹的背影喊:“有,还有一个理由,时未。”

    季同的迟疑和司穹的沉默,好像给了她一丝希望,而这个希望又多么的令她难堪,她陈灯什么时候需要一个不起眼的丫头来作为谈判的筹码了啊!

    她压着心中所有的不甘解释道:“我打听过了,节目组出外景的人员全是男人,时未一个人到时候肯定不方便,但是,如果有我就不一样,我们可以相互照应的。”

    他的背影像巍峨的大山,他不曾转头看她,静默了半晌,才冷冷地说了一句:“记住你今天的话。”

    两个身影在陈灯面前重叠,司穹已经从时未房间出来了。

    陈灯立马站了起来,面对司穹她紧张、局促,手不自觉地抓紧,却发现双手缠了纱布动弹不得,她试探性地开口,张了好几次也未果。

    司穹正在倒水,将热水从一个杯子倒入另一个被子,如此反复,热水变成温水,他又折回时未的房间,陈灯不敢靠得太近,就站在门外看,看到司穹细心的将药配好,因为药太多,一口吃不下,又将药分了几次给她,待她吃完药,他又温柔地将被子给她盖好,出来时小声地带上门。

    有羡慕、有嫉妒、有不甘,陈灯不想承认,等到司穹出来,她继续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走到门口,才开口叫他:“司先生,对不起。”

    司穹手下的动作不停,开门,出去,就在陈灯以为司穹下一秒就会关门离开的时候,他扶着门把,说话了。

    “陈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这话说得当真一点没留情面,陈灯觉得委屈,很想冲上去质问司穹,问他一句为什么,可是最后,那心中的一点点冲动还是输给了胆怯,问了又怎么样呢,问了或许她唯一存在的理由都会被他剥夺,这就是司穹,这才是。

    他就好像在山间行走的风,在天上飘着的云,遥不可及,却想触碰,任你怎么不顾一切的追逐,他终究不会为谁而停留。

    司穹出门后去找了江河源,昨晚的事,他还欠他一个交代。

    江河源房间里有不少人,整个节目组的差不多都在,江河源正在召集大家开会,制定下一站的初步目标。

    见司穹进来,江河源抬手示意他先坐,然后朝着众人总结陈述道:“今天要讲的差不多就是这些,因为我们选择不走大道,而是从南山绕过去,所以,负责安全和场控下去准备一下,今天下午六点以前写出两套方案给我,剩下的人也积极点,器材该检查的检查,物资该补给的补给,我们这是说走就走的旅行,途中指不定出什么意外,多一手准备,有备无患啊。”

    最后,江河源一拍手:“散会。”

    屋里的人一哄而散,刚才还挤满人的屋子一下子就空了,江河源起身给司穹倒了杯水递给他,然后自己也接了一大杯喝掉,刚才巴拉巴拉不停地讲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他这会儿口渴得厉害。

    解了渴,浑身都舒服了,江河源坐到司穹对面,说:“季同都已经告诉我了。”

    其实江河源和司穹不算很熟,倒是和季同相识得早。

    五年前,《美食与他》拍了一期国外特辑,节目组最后一站去到了英国,当时他和场地负责人都看上了一座庄园,庄园大气典雅,非常适合节目的拍摄取景,然后他们便联系上了季同,因为同为中国人的缘故,所以江河源见到季同尤为亲切,相谈甚欢,然后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至于那庄园的主人,节目拍摄期间从未露面,只是偶尔他和季同聊起,季同会说上几句,都是点到为止,不会深谈。

    “江导,昨晚的拍摄我很抱歉。”季同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他要离开,肯定会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但是昨晚的事情,他总归是欠江河源一个道歉的。

    江河源闻言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把昨晚摄影组交过来的视频打开给他看,一边播放,江河源一边指着屏幕说:“你看啊,这个火锅店选得非常有特色,老板娘很上镜,季同和老板娘互动这里也很有趣,还有最后你拍摄的那个背影,后期整体剪一下,还是很有看头的。”

    江河源又说:“不过,中间有些地方还需要补拍一下,食物的环节也还欠缺一点,这样吧,待会儿吃过午饭,你和我,再带上一个摄影,我们再出去看看。”

    司穹突然想到那个卖面的老大爷,建议道:“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不错,下午可以过去看看。”

    江河源自然是相信司穹的眼光的,点头说好,然后准备关电脑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笑了起来,点开了另外一个文档,拉着司穹一起看:“司穹,你选的这个助理有点厉害啊。”

    司穹淡淡的笑,他选的人自然有过人之处的。

    江河源点开一个视频文件,将电脑屏幕推到司穹面前,说:“这个时未以前混少林寺的吧,这个后空翻有干净利落,比现在好多武术替身还翻得漂亮。”

    后空翻?

    司穹有些疑惑地看向电脑屏幕,只见屏幕里,肥硕的男人高高地举起长凳朝时未砸下去的时候,时未灵活地躲开,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踩着长凳一个三百六十五度的后空翻落到了男人身后,然后掂着手里的漏勺眼看就要砸下去了……

    后面的内容,司穹自然知道的,那时候他及时赶到,制止了时未下面的行为。

    江河源饶有兴趣地看着司穹,说:“看不出来这小姑娘有一手啊,那架势一看就是练过的,这帮地痞流氓也够倒霉的,遇到谁不好,偏偏撞上一个练家子的。”

    江河源灵感在大脑里使劲儿蹦跶,想法一个接着一个往外冒,他又说:“司穹,你说要不要把这段也剪进去,然后给时未弄一个个人特辑,这姑娘长得标致,又会武功,到时候播出来肯定有看头。”

    “看头有我一个还不够吗?”司穹语气淡淡,却让人不可忽视。

    江河源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就:“啊?”

    司穹将电脑关上,推回江河源面前,认真地说:“江导,这一段就不要剪进去了,时未是我选择的助理,而不是节目的卖点。”

    江河源是个明白人,司穹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理应他该就此打住,但是他还是舍不得就这样放弃了,便想再争取一下,于是以一种劝慰的口气说道:“司穹,我听说那姑娘不是缺钱吗?如果这样给办了,后期播出了,她肯定出名,有了名气钱的问题就解决了啊。”

    闻言,司穹慢慢站了起来,眼神明灭不定,脸上的表情更淡了。

    他个子高,如今这么站着,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气质,说话不带温度:“江导,时未是我的人,而我的人从不缺钱。”

    说完,不再停留,径直往门外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身对江河源说:“江导,你的想法很好,但是不要用在她身上。我先走了,下午再来找你。”

    江河源本也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他能和季同成为朋友,自然是值得结交的,既然司穹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再强求下去倒是显得他自己不对了。

    放弃这个想法虽然可惜了,但是他也看得开,强扭的瓜不甜,一切顺其自然吧。

    下午司穹准时来找他,上午不愉快的交谈两人都没有再提。

    江河源没瞧见司穹护着的小助理,打趣地问他:“你的人呢?”

    司穹的表情云淡风轻:“病了。”

    “病了啊。”江河源还是非常识趣的,又说,“那要不你就别去了,我重新找个人?”

    “江导,你要不要考虑换一档节目?”司穹突然问。

    “啊?”江河源不明所以,问,“为什么啊?”

    这个节目他做的好好的,不管是口碑还是收视率都是业内领先,为什么要突然换节目?

    只听见司穹又说了:“现在看来,《非诚勿扰》十分适合你。”

    江河源笑,摆了摆手,佯装谦虚地说:“仔细一想,我的节目也不怎么适合你了。”

    司穹挑挑眉,等待下文。

    江河源又说:“瞅瞅你这护犊子的劲儿,你应该带着时未参加《爸爸去哪儿》啊。”

    《非诚勿扰》和《爸爸去哪儿》节目组表示,这是有史以来他们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如果您喜欢,请把《秀色可餐的他》,方便以后阅读秀色可餐的他第015章 【我的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秀色可餐的他第015章 【我的人】并对秀色可餐的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