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

第37章 烛九阴:巫嗣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粟殿 本章:第37章 烛九阴:巫嗣肖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37烛九阴:巫嗣肖

    伏璟等人看着烛九阴的火焰都吃惊不小,但是先前魏虞警示过,只要没有他的示意,无法发生任何事情,困兽阵中的任何人都不能轻举妄动。所以众人心中虽是震惊,但是伏九爷没有发话,众人也不能随意插手。

    然而,就在火焰要烧向魏虞的同时,所有人都未曾想到巫欣国竟然一个箭步冲出,腾空飞起,直接向烛九阴飞了过去,众人都阻拦不及。

    伏璟眉头一皱,只得赶紧调整阵法。他镇守着困兽阵的阵眼本来就极易耗费法力,此时更是脸色苍白,身上也沁出冷汗。

    巫欣国擅自离位,阵法出现了空缺。在一旁替补的姜少爷一见,想也未想,就赶忙站在了巫欣国原本的位子上。

    伏璟也来不及多想,就对姜绍逸大喝了一声:“定神!”

    姜绍逸立刻会意,马上双手掐诀,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将自身气息融入阵法之中。姜少爷灵力如今已是今非昔比,他暗暗调动神府中的山河戟,源源不断的精醇的灵力顷刻间就被困兽阵吸纳,阵法总算稳定了下来。

    天池上空,巫欣国腰中乌金长刀一出,就要把烛九阴的火焰全部挡下。

    魏虞听见了身后的风声,巫欣国的气息也越来越近,他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魏虞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冲在了巫欣国的前面。他双手一挥,就将烛九阴的火焰从中间分开,避开了它致命的攻击。

    烛九阴似乎被激怒,还未等魏虞与巫欣国二人落地,它蛇头一摆动,火焰就几乎重新烧到魏虞的身上。

    巫欣国长刀一挡,但是火焰温度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乌金长刀顿时被烧的通红,巫欣国双手也被烫伤。但巫欣国并没有躲避,他仍旧全力抵挡烛九阴的火焰。

    就在此时,魏虞终于向众人示意,功过门的众人立刻同时施法,困兽阵启动。

    一时间,阵中光芒大作,光芒化作一张巨大的网,把烛九阴牢牢网在了原地。

    上古猛兽不甘被困,马上开始剧烈的挣扎,它口中的火焰没有减弱,火势反而越来越猛烈,巫欣国没有避闪,继续与烛九阴在空中周旋。

    魏虞喘息未定,就在一旁站定,双手一挥,双手手腕上就多了两道伤口。血水顺着手腕流到了银铃上,两窜银铃仿佛能嗜血一般,顿时把血水吸了干净,银色的铃铛也变得血红。

    魏虞双手合十,食指相对,重新开始吟诵咒文。银铃的声音变的格外低沉,

    终于,烛九阴停止了喷射火焰,它在困兽阵中也不再挣扎。几声长啸之后,烛九阴居然就直立在水中重新居高临下的看着魏虞。

    烛九阴与魏虞静静对视了一会儿,魏虞就示意众人将阵法撤去了。解脱了束缚的烛九阴也没有急于离开,相反,它就像与魏虞达成了协议一般,对魏虞点了点头,这才缓缓潜入天池池底。

    众人正疑惑发生了什么,池水中就绿色的光芒一现,从水中飘出了三个光球。

    伏璟一看,正是先前功过门失踪的三人。看样子三人修为损了不少,但是性命还在,功过门的众人不禁大喜。伏璟手一挥,小心将三个光球收入了袖中。

    巫欣国刚刚着地,就单腿跪了下去。烛九阴口中火焰与叁味真火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巫欣国与烛九阴对峙了半天,实属不易。此时,他的双手已经被严重烫伤,体力消耗也巨大。如果困兽阵再迟片刻启动,只怕他就命丧于此。

    巫欣国跪在地上不停的喘息。突然,他的双手被人托了起来。巫欣国抬头一看,竟然是魏虞。

    巫欣国皱了皱眉,就要把魏虞的手甩掉。但是当他无意瞥到魏虞手腕上的血迹,不由的一愣,连要把手缩回来也忘记了。

    魏虞手腕上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是双腕上的血迹却是触目惊心。巫欣国看着,觉得分外扎眼,不仅扎眼,连胸口也觉得不舒服。

    “你总是这么冲动,让人怎么放心。”魏虞轻声说道。

    巫欣国心脏猛地一抽,恍惚间,他突然想起了千年前,自己在战场上身负重伤濒临死亡时,魏虞似乎在他的耳边,也说过同样的话……

    ——你总是冲动,黄泉路上鬼魅那么多,让人怎么放心……

    巫欣国觉得自己的眼眶中似乎氤氲出水汽……

    转眼间,巫欣国手上的烫伤就痊愈了。火辣辣的疼痛感消失,巫欣国顿时一阵轻松。但他一想到医治自己的是魏虞,不由的脸色一沉,立刻就把他的手甩开了,站起身就走到了一边。

    魏虞愣了愣,他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未说出口。

    姜绍逸在一旁扶着伏璟,刚刚困兽阵消耗了伏九爷的太多法力,姜绍逸非常担心他身体会吃不消。但是事实证明伏九爷就是伏九爷,他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气息还算稳,并无大碍。

    就在姜少爷刚刚松了口气的试试,系统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注意,巫族君主身体状况有异,请主角多加留意,以便把握好与巫族君主增进感情的机会。根据读者呼声,本系统将开启主角与巫族君主的共情按钮,请选择……】

    姜少爷,“……”什么按钮?

    姜绍逸一抬头,神识中果然飘过两个按钮,一个写着“共情”,一个写着“放弃”。姜少爷面无表情的按下了第一个按钮。多点信息,总比什么都被蒙在鼓里强。但是就在姜少爷按下共情按钮的一瞬间,一股如洪流般的悲伤与孤寂的情绪就涌入了他的脑海中,姜少爷完全始料不及。

    此时的魏虞已是强弩之末。他腹中的疼痛越来越明显,全身几乎湿透,耳边也几乎无法分辨出声音。

    魏虞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本以为心如止水,可是一个声音,就摧毁了千年筑起的心墙;一声轻笑,就打破了许久不起涟漪的心智。早就是一人看日出,一人观日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本就是无人问询,自己又是在期待什么……

    堂堂一代君王,竟也沦落至此……

    魏虞闭上了双眸,双手紧紧的捂着腹部。

    其实睁开双眼与闭上双眼早就没有区别,因为自从他决定用自身的精血,来养育妹妹魏姜与巫欣国未出世的孩子的魂魄时,他的灵力就开始衰退。渐渐的,他的双目也不能视物。如果不是靠周围众生的魂光辨认,魏虞早已寸步难行,与盲人无异。

    姜少爷震惊了,这么漂亮的人是瞎子?!

    魏虞嘴角带着淡淡笑意,如深潭般幽深的双眸中却带着万年融化不开的寂寥。姜绍逸眼睁睁看着他一身白色的魂光顷刻间几乎全部消失,然后清瘦的身体晃了晃,就在巫欣国的面前,整个人软在了地上……

    “子虞!子虞……你发什么愣!!”伏璟身形一闪,就把倒在了地上的魏虞扶了起来。他见一旁的巫欣国还在原地发呆,恨不得一脚踹上去。

    “他怎么……”巫欣国声音有些发颤,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伏璟并不理会他,而是直接对其他人厉声命令道,“楚历、楚征,救人!姜绍逸,注意四周变动!也看好他!”伏璟指了指巫欣国,姜绍逸便会意的赶紧把神智失常的人拉开,其他人也马上各就各位。

    伏璟为魏虞把了把脉,只觉得他的气息似有若无,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怪。虽然魏虞受过业火之刑伤过元神,虽然他刚刚与烛九阴的一番搏斗也分外激烈,但这些应该都不至于让他虚弱至此。如果这样发展下去,稍微不慎,说不定魏虞真的会魂归混沌。伏璟眉头锁得更紧。

    待楚历、楚征二人盘腿坐定,伏璟便将魏虞轻轻托到了空中。三人同时施法,三道蓝紫色的光便传到了魏虞的体内。

    姜绍逸看到伏璟等人已经开始为魏虞,不由的松了口气。他看了看身旁心神不宁的人,从包里拿出一瓶水,“喝点水?”

    巫欣国望着远处漂浮在空中的白衣人,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

    姜绍逸见状,又在包里摸出了一小瓶葡萄酒,“这个,要不要?”

    巫欣国本来还想摇头,但他一见是酒,便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打开瓶盖,一口气就把三百毫升的红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姜绍逸顿时一脸黑线,他赶紧把酒瓶抢下,“这是我备着御寒的,你好歹也给我留点啊!你醉死了不要紧,我可不想被伏璟骂死!”

    巫欣国喝完了酒,继续出神的望着远处的人。

    姜绍逸看着巫欣国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也是万千感慨。他想了想,便小心翼翼的说道,“知道么,我能看见每个人身上的魂光……”

    巫欣国扭过头看着姜绍逸,眼神中有些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姜绍逸此时会提起这个。

    “你应该知道,一个人魂光的强度,与他的生命力息息相关。如果一个人的魂光消失了,那个人的魂魄……也就是要散了……”

    巫欣国听着,脸色难看了起来。

    “君上身上的魂光就不定,特别是……当你故意针对他的时候,他的魂光就闪烁的特别厉害,有时,甚至完全消失……”

    惊讶是神色从巫欣国的眼中一闪而过,但他马上就恢复了冰山般的脸色,“他的事,与我无关……”

    “你……”姜绍逸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块过期了几千年的榆木疙瘩,用正常的逻辑和他交流,不被气死就被郁闷死。

    “绍逸,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情?”巫欣国见姜绍逸面带愠色,知道自己刚刚的态度有些过了。

    巫欣国也知道自己一接触到关于魏虞的事情就会失控,但是他也很无奈。

    “你千万别这么谦虚……”姜绍逸真是有点懒得理他。姜绍逸心想,你换男女朋友比人家换衣服还快,如果巫大帅哥这都叫‘无情’,这世上就没有‘多情’的人了。

    姜绍逸揉了揉冻得通红的鼻子,接着回答道,“我只是觉得你太固执,固执的让人有些无法理解。你说,你们前世的事情都那么多年过去了,干嘛还揪着不放?再说,你刚刚对人家都舍命相救了,干嘛不承认……”

    “不用说了!”巫欣国猛地从地上站立起来。刚刚发生的事完全是在他无意识下发生的,此时就像是扎进了他心口的刺,他不愿想起,更不愿任何人提起来。

    “我的事,你们根本就不明白!!”巫欣国一甩衣摆,干脆走到一旁,不再言语。

    “我当然不明白!”姜绍逸拿出了一袋饼干,往嘴里塞了一大把,边嚼边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有空就夜不归宿,也不明白你为什么到处犯桃花,更不明白你干嘛一边对人家冷嘲热讽还一边舍命抵挡烛九阴的攻击……巫大帅哥,你说你都精分成这样了,还怎么让我等凡夫俗子怎么明白?说实话,本少爷实在无能无力……”

    姜绍逸折腾了大半夜,此时饿的要死,一袋饼干很快就见了底,他继续边吃边小声嘀咕,“魏虞那么漂亮,人又那么好,如果我不是已经有了媳妇,如果他不是古代君王,我就追他……”

    “追……追他……”巫大帅哥僵住了。

    “怎么?不行?”姜绍逸把空了的饼干袋一揉,放回包中,又看了看远处的几个人,“不对,如果我没有媳妇,就算他是古代君王,只要他愿意,我就追他!”

    “你,你……”巫欣国头一次被人噎的说不出话来,他结巴了半天,才挤出了一句话,“你明明……九爷他……”

    姜绍逸冲他摆摆手,“我就是打个比方,人家堂堂上古君王,人长得美,脾气又好,估计想追他的人能排出十条街……有什么好惊讶的,大家都是男人嘛……”

    姜绍逸心里想笑。都说当局者迷,巫大帅哥的确是迷的厉害。姜绍逸也暗暗庆幸自己媳妇此时忙着为魏虞疗伤,无暇顾及自己胡扯,不然被他听见……姜绍逸不敢想了,心里又有点没着没落的心疼……

    不过姜绍逸这么一通胡说,巫欣国果真就冷静下来了。

    “绍逸,你不明白被至亲的人背叛的感觉……”巫欣国重新在姜绍逸身边坐了下来,目光却一直盯着那个一身白衣裹在蓝紫光中的人,“你是不是觉得,过了三千多年,过去的事,我都应该淡然了?我也希望能这样……只可惜,有些事,时间非但不会将其冲淡,反而像诅咒,越来越清晰……”

    巫欣国顿了顿,他收回了目光,望着夜幕中的星空,接着说道,“绍逸,你知道我的麾下亲兵被毒蛇生吞活剥,我是何种愤怒?你知道父母兄弟全部被人害死时,我又多憎恨?你又知道妻儿被活活烧死时,我有多绝望?我知道这些都不能迁怒与魏虞一人,但他姓魏!他是那些让我家破国亡的罪魁祸首之一!我也想忘,可是这些,让我怎么忘……”

    巫欣国闭上了双眼,姜绍逸听着,也沉默了。

    “你知道我原来的名字是什么吗?巫嗣肖,嗣肖在巫国是希望子孙人丁兴旺、父慈子孝的意思……可是现在,巫氏一族全部覆灭,早就断了香火……逢年过节,世间除了我,早就无人再为先祖烧上供奉……多讽刺……”


如果您喜欢,请把《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方便以后阅读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第37章 烛九阴:巫嗣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第37章 烛九阴:巫嗣肖并对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