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春

第12章 你敢打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第12章 你敢打我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关欣怡没想到会遇到他,毕竟这个时间地点遇上很诡异。

    两人此时离安家院墙不近,轻声说话到是不会引起人注意。

    “吓了我一跳,幸亏遇到的是大人你。”关欣怡轻舒口气,望向安家方向疑惑地问,“安家居然还有高手护院?”

    这还真是件奇怪的事,青山县又非京城,一般的有钱人家顶多请些人高马大的人作护院,能被江沐尘这等高手还称为高手的人那定是功夫相当了得,这般身手了得的人怎么会屈尊给安家作护院?

    “确实有一位,前日我过来还差点被他发现。”江沐尘没有蒙面,月色下朦胧中的俊脸更挑战看他之人的自制力。

    关欣怡直接侧过身,被揽过的腰侧还在隐隐发热,庆幸自己蒙着面,不会被看出不自在来,问:“大人可有发现什么?”

    “还不曾,上次过来惊动了院内高手,不利于继续查探便回了衙门,今晚本官刚过来便看到你准备爬墙。”江沐尘对关欣怡的所作所为感到惊奇,有多少女人敢深更半夜一个人爬人家院墙?

    院内有高手,关欣怡眉头拧紧,这样太不利于查探,不过有件事令她很惊奇,看向江沐尘问:“大人是如何认出民女的?”

    身穿夜行衣又蒙着面,衣服内又多套了两层衣服,显得身形比平时臃肿,何况她当时还是背对着他的,那么紧急情况他都能一眼认出她来,还真是难得,要知道此时她的穿着打扮,连她祖母伯母等人都未必认得出来。

    江沐尘看了眼她比平时要“宽厚”几分的身材,眸中迅速闪过一丝笑意:“其实本官并不确定是你,大半靠猜的。”

    猜?这猜得够准的啊!

    看出了关欣怡的疑惑,江沐尘轻咳了下后道:“你即便穿的衣服再多依然是女子身形,身高较一般女子高半头左右,身手利落胆子又大,这种种特质基本都与你吻合,且近来与安家有恩怨且最可能夜探的女子除你之外不作他人想。”

    关欣怡有些不服:“万一是别人请来的江湖女子呢?江湖女子自幼习武很可能身姿高挑!”

    江沐尘听出了关欣怡语气中的气急败坏,感觉很好笑:“如果当时还有些不确定的话,当我试探着接近看清了你的眼睛时便确定了,一个人妆容再变眼睛也难变。”

    “若是有人会易容呢!”

    “若遇上了易容行家,一般人可能会受骗,却骗不了经历过特殊训练之人,目前的易容术也只能改变眼睛形状却变不了眼间距,我依然会认得出来!关姑娘还有问题要问吗?”最后一句问时江沐尘简直是笑着问的,看多了关欣怡在众人面前刺猬一般凶悍的表现,此时气急败坏的模样像个小孩子一样,有些无理取闹,但无理取闹得不讨人厌。

    原本以为自己这般打扮即便被人发现也很难认出是她来,结果被县太爷一说,感觉自己所有的准备都是多此一举,这怎么能不让自诩聪明的关欣怡感到挫败?

    “那个……关姑娘你不用气馁,你只是遇见了本官才被发现,换成别人定然认不出你。”江沐尘出声安慰,只是这安慰听起来怎么有些怪怪的?

    关欣怡情绪来得快去得快,并没有在这些事上纠结太久,今夜还有重要事做。

    “里面有高手,我这等身手怕是很难进入院子。”关欣怡不甘地望着安家院墙方向。

    “不用担心,这里只有一位高手,其他护卫无须不足为惧。这样,我将此人引开,你进去查看,切记不要停留过久。”江沐尘正色嘱咐完后便纵身奔向安家方向。

    “小心”两个字刚要出口被她及时咽了回去,瞬间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将话喊出来就糟了。

    几乎是立刻,躲在暗处的关欣怡便发现一道身影快速自院内蹿出,以着极快的速度直追江沐尘而去。

    “好快的身形!”关欣怡万分庆幸今日遇到了江沐尘,否则被那个无名高手捉住可没好果子吃了。

    算计着江沐尘将人引得远了,关欣怡不再耽搁时间,立刻拿出钩索爬上安家院墙。

    那名高手追江沐尘而去时应该是用了特殊方法叫醒了院内的人,是以关欣怡爬上院墙时便听到院内传来说话声。

    “哪个不长眼的人夜访安家?不怕小木子弄死他!”

    “嬷嬷怎么也起了?夜里凉您快回去休息,有小木子在什么都不用怕。”

    “你这死丫头别给嬷嬷我挖坑了,都有贼子上门了我还安心睡觉的?让小姐怎么看我?”

    两人拌着嘴进了安大小姐的闺房,房间点了灯,一道略带困意的女声传来:“外面怎么了?”

    “有贼进来了,小木子已经追过去,小姐安心睡吧。”

    “小木子的身手我是信得过的,就怕贼子狡猾并非一个人,叫护卫们加强守卫,以防贼子们玩调虎离山计!”安大小姐嘱咐道。

    夜里很安静,关欣怡所在位置正好挨着安大小姐闺房,是以她们说话声她隐约听到了。

    “真是聪明的女人!”调虎离山的计策她都能想到,这个安家大小姐果然不简单,关欣怡暗道。

    护卫们也打起了精神开始在所有院子里巡逻,丫头婆子也不睡觉了,都去各自主子房里守着。

    这种情形不利于进去查看,关欣怡只得爬下墙退至安全地带继续等待时机。

    她的想法是最多等半个时辰,如若安家还是这般警戒状态她就回家。

    结果三刻钟过去,安家院子灯都还亮着,偶尔院内还传来婆子和护卫的说话声,关欣怡准备要走时江沐尘突然折了回来。

    “抱歉,没想到那护卫那般警觉,临走还制造动静将安家人唤醒。”江沐尘多聪明一人,一看情形便知关欣怡没找到机会进去。

    “这怎么能怪你?安家这般警觉才恰恰说明是心虚的表现!”关欣怡被江沐尘的道歉惊到也暖到了,并非所有这等身份的人都能随意向身份远低于他的人道歉。

    江沐尘看出了关欣怡准备离开,开口道:“今晚怕是查不出什么,可以明晚再来,放心,那名高手已被我制伏暂时关押了起来。”

    最棘手的人已经制住,安家其他人便不足为惧,关欣怡重重松了口气,冲着江沐尘揖了一下诚心道:“多谢县太爷!”

    “县太爷”三个字令江沐尘感觉自己被叫老了,俊脸微微一抽,摆摆手道:“不用这么客气,查案是本官职责所在,应该的。”

    “大人您是个好官,我代表青山县所有百姓衷心感谢您!”关欣怡再次一揖到底,虽有些拍马屁嫌疑,但这话却也是她心中所想。

    因着小木子太久未归,安大小姐不放心了,让护院出去找。

    眼看有人要出来,江沐尘与关欣怡没再停留,各自离开。

    安家表少爷尸体官府已经让安家人带回来安葬,因只是表少爷而非本家少爷,且平时为人差劲,是以丧事办得很简洁,头七刚过安家便恢复正常的生活,这更利于查探。

    第二晚,同样是二更天,关欣怡再次着夜行衣奔往安家。

    这次安家静悄悄的,想必是都睡了,关欣怡先试探着扔进去了一枚小石子,侧耳听了片刻院内没动静,于是用钩索顺利爬上墙趴于墙头向内看。

    院中无人,她小心地跳入院内向安大小姐闺房方向走去。

    昨晚有人闯入且安家最厉害的护卫不见了,这一晚安家定会加强防范,关欣怡没敢进入房间,只在院子周围小心谨慎地查看着。

    经过耳房时,听到里面传来压抑的咳嗽声,咳得时间有些久,一道含糊不清的声音抱怨:“倩倩你都咳嗽七八天了还不好,半夜咳嗽吵得我也睡不着。”

    “抱歉,我……咳咳咳……小声点咳。”

    关欣怡等到房内没了动静后缓慢移动至别处,她一直很奇怪,安家大小姐有预谋地出门,定是不会让很多人知道,是以当日出门必然瞒住了除心腹外的所有人,若从正门出去定然会被更多的人发现,那么她如何出的门是关键。

    安大小姐的院落在最西方,院墙外便是直接通向路面,关欣怡在院内墙角处查看起来。

    其实也只是抱着不太肯定的猜测,如果换成自己大白天想瞒着家人出门,在没有功夫傍身的情况下如何出门最神不知鬼不觉?

    一是院子内有狗洞,这样最方便,直接钻出去就好了!

    二是会易容,打扮成下人的模样大摇大摆出门便好。

    三是家中完全没人或是所有人都是瞎子……

    第三点完全不可能,第二点的话身为普通出身的安家小姐,应该是不会具备此等能力,那么最可能的是第一点!

    按着此点猜测,关欣怡专找土质较松软的地方看,老天都帮忙,很快便被她发现了异于寻常的地方,将垂下来的枝枝叶叶拨开,真的看到土质松软的地方!

    随手抛了几下土,一个洞就隐约漏了出来,关欣怡没再继续,将土掩回去,树枝树叶也都恢复成原先的模样,检查了番,觉得自己没有流下痕迹,于是不再流连快速出了安家。

    看着一身黑衣的女子跳出安家院墙,一直隐在暗中的江沐尘松了口气,隔着一段距离尾随其离开。

    等黑衣女子平安回到关家,一路护送的江沐尘凝神观察了番,确定无人尾随后便放心地回了衙门。

    他是深夜料到关欣怡可能会去安家,于是也赶了过去,对于自己的行为,江沐尘自我解释为重视自己管辖区域内任何一位百姓的人身安全是身为父母官的职责所在!

    连续两日深夜探访安家,身心俱疲,关欣怡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关欣桐近来身体恢复得很快,她主要是被饿了几日身体虚,脖子上被掐的伤势并不严重,是以在房里歇息两日后已经能下床走动。

    今早刚收到消息,送信之人并没有见到关二河,也不知他去了哪里,是以三日后的官司关二河赶不回来。

    这下关大夫人一急一忧直接晕倒了,关欣怡醒来时正好见到大夫进门。

    “二叔不知去了哪里,他赶不回来为我打官司,我娘被这个消息气晕了。”关欣桐不想惹着关欣怡,但语气里的抱怨却无论如何都掩不住。

    伯母病了,身为晚辈的关欣怡自然要去看一看,当着外人面,她不介意做个懂礼术的好孩子。

    关大夫人躺在床上还晕迷着,伺候着的婆子在一旁抹泪,见到大夫来忙起身将床幔放下,将关大夫人的胳膊放置床沿。

    大夫上前将手置于病人手腕处,静心诊起脉来。

    关欣怡见状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眼中闪过了悟。

    关大夫人没什么大碍,就是这阵子所受惊吓过度,大夫开了几副安神药便走了。

    大夫被下人送出去后,关欣怡抬脚也出了房门,刚走回自己院里就被叫住。

    “大姐,家中出了事你怎么还事不关己的样子?我们都愁得吃不好睡不香,偏你连续两日睡到日上三竿!你、你究竟有没有将我当成你妹妹!”关欣怡对晕倒的关大夫人一句关心的话都没说,这冷漠态度刺激到了关欣桐,一时没忍住便追出来理论。

    “你眼睛瞎了?我这阵子忙里忙外究竟是为了哪个白眼狼你会不知道?”关欣怡转过身怒斥。

    关欣怡一瞪眼,关欣桐立刻怂,吓得缩了缩脖子,换成平时她就不敢再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可是此时想到二叔不知去了哪里回不来帮她打官司,心慌害怕之下说出的话就有些不经大脑:“谁知你出去干什么了?出去玩了或是出去勾引男人了都有可能,别总一副为了我……”

    “啪”的一声,关欣桐的话被关欣怡的巴掌打断。

    “你、你敢打我?呜呜,我要去告诉祖母!”关欣桐捂着被打疼的脸不可置信地瞪着关欣怡。

    关欣怡甩了甩巴掌,冷道:“这一巴掌我只用了五分力,如果你再胡言乱语我就使十分力,一巴掌抽死你!”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关欣怡逼近一步,眯起眼对吓得连连后退的人道,“我还没嫌弃你卷进杀人案害我整个关家受到连累,你到是先埋怨起我来了?别忘了,你们一家可是依附我们二房生活的!别以为自己是大房就将这里看成你们家的所有物!我警告你,惹毛了我,你们长房一家子都给我滚蛋,有多远滚多远!”


如果您喜欢,请把《堂上春》,方便以后阅读堂上春第12章 你敢打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堂上春第12章 你敢打我并对堂上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