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春

第13章 他调戏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第13章 他调戏我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关欣桐屈辱得差点去死,想开口反击,结果人家关欣怡直接回房将门撞上,到嘴边的话又只能咽回去。

    捂着被打疼的脸在几个下人别样的目光注视下哭着去了正房,关欣怡的话正戳中她的痛点,世人眼中,他们长房确实是依赖着二房而活,他们能过得如此潇洒主要是因着老太太还在世。

    说是自欺欺人也好,人性自私也罢,总之在关欣桐眼中她是长房的人,自古以来长房都是继承家产的一方,如今关家没分家,以后所有财产都应该是长房的!

    就是抱着这点侥幸心理,她和她娘从来不像父亲和哥哥那般对二房的人低声下气,她们娘俩从来不将自己当成依赖二房而活的人,是以在找关欣怡麻烦时从来都是理直气壮。

    “太过分了,居然这么说我!”关欣桐直接去了老太太房里告状,都顾不上去看她正晕迷中的娘了。

    关欣桐爱怎么闹腾怎么闹腾,关欣怡懒得理,回房待了会就跑去她爹书房了。

    关二河每打一个官司都会将心得体会整理在册,还会经常备注哪一点上如果用另一种方法可能效果更好,关欣怡有事没事的就爱过来翻翻这些东西,对女子来讲,这些官司上的事根本就是毫无意义,但对她来说却是很有意思。

    上次与程家打官司那次是她第一次上公堂,她一点都不怕,相反还有些跃跃欲试,当时只是口角官司难度小,又因县太爷明智,是以没怎么费力便胜了。

    这一次可是杀人的官司,情况复杂多了,难度也很大,原本为了关家的名誉她是想再次上公堂帮关欣桐代诉与安家打这场官司,可是刚刚关欣桐的表现令她突然觉得多日来的奔波没什么意义。

    论名声的话,关家因为父亲打过几场帮着富人的官司名声早就不怎么样了,至于嫁娶,最先影响的会是关欣桐的胞兄关佑杰,有人更着急!

    而自己,原本就是无人敢娶的,关欣桐被当成杀人犯关入大牢于自己的姻缘也没什么更坏影响。

    还有小弟关佑恒,说起来弟弟与他先生梁夫子出门也近一个月了,不知何时回来。

    关佑恒已经十三,学问人品都很出挑,原本是可以下场科考,但不知为何父亲与梁夫子却并不想他科举入仕,但又对他的学识见解眼界非常看重,近两年每年梁夫子都要带他出远门三四个月增长见识,他们这般自相矛盾的行为很令人费解。

    就在关欣怡凝神想事时门外传来如意的声音:“小姐,老太太唤人来叫您过去。”

    肯定是关欣桐那死丫头告状了!关欣怡没好气地道:“就说我有事正忙着,去不了!”

    如意听了别提多解气了,扬着下巴对传话的婆子道:“我家小姐忙着呢,暂时过不去。”

    传话婆子神情讪讪,硬着头皮去回话,结果光荣地被迁怒挨骂了。

    关欣怡骂关欣桐的话不出一日,关家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了。

    关大夫人醒来没多会就再次被气晕了过去。

    关老太太想教训口无遮拦的大孙女,结果愣是唤不来人,自己亲自过去骂人吧又有点失、身份,气得饭都少吃了半碗。

    关大河两父子听说后臊得都去说关欣桐,结果关欣桐撒起泼来又哭又闹,惊动了老太太后反把他们两人骂了顿。

    与别家富户比,关家人口并不多,但是拜这些个聒噪的女人所赐,关家隔三差五便来场鸡飞狗跳,关欣怡根本懒得跟这些人吵闹,左就她已经名声在外,不在乎多个不敬重体贴长辈的不孝之名。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要开堂了,临近上堂,关欣桐终于怂了,作为被告上公堂,她这辈子想都没想过,过了今晚就要受审,她坐如针毡、茶饭不思的样子连如意都瞧不上。

    “二河回不来,花钱请状师,别的状师都恨死二河平日抢尽风头根本不接咱家的委托,这可怎么办哟!我可怜的欣桐到了公堂上得吃多大苦头啊!”关老太太哭天抹泪的。

    关大夫人为母则强,很快就将病给抵抗过去了,她气得直磨牙:“那些杀千刀的状师以后别有事求到关家来,求上门给多少银子也不帮他们!”

    自从被关欣桐指责后,关欣怡没出过门找线索,也没提代上公堂的事,每日看看书睡睡觉偶尔院子里耍会鞭子,长房这些人鸡飞狗跳的模样她都当笑话看。

    “欣怡丫头,你上过公堂,既然你爹回不来,干脆你代你妹妹辩诉吧!”关老太太说道。

    关欣怡抬了抬眼皮:“祖母您太抬举我了。”

    关大夫想到前日她说让长房滚蛋的话,恨得嘴唇都快咬破了,但知此时是有求于她的时候,强迫自己笑起来:“那个,欣怡啊,你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你既然有这个本事就帮帮她吧?”

    “我有何本事?当打手的本事?”

    “你……”

    “这几日在家憋得身体不舒服,我出去散散心。”关欣怡说完起身就走,连老太太身后喊她都装听不见。

    “反了!反了!二河不在家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简直无法无天了!”关老太太气得直捶胸口。

    关欣桐脸色苍白地问:“祖母,孙女该怎么办?”

    爱怎么办怎么办吧!这是关欣怡目前的心中所想,对于关欣桐她真仁至义尽,明日究竟上不上公堂全看自己明天心情。

    “小姐,你太厉害了!以后也该这样,省得让她们蹬鼻子上脸!”如意很高兴,主子不忍气吞声,下人腰板都挺得直!

    “这是我爹不在家,他要回来的话我这样可是要被说的。”

    这到是,二老爷还是很孝顺的,不过好在更宠女儿,再孝顺也不会让小姐吃亏,如意这么一想心情又好了。

    两人目前是去慕容莲那里,几日没见到母亲了,关欣怡有点想念。

    慕容莲铺子开在热闹的地段,人流很多,主仆二人过去时意外地发现外面很多人对着铺子指指点点,关欣怡心头一凛,直觉出了事,忙上前拉住一个人问。

    “呀,你是慕容夫人的闺女吧?你有所不知,昨日开始,不时有人拿着自你娘那里买的胭脂上门理论是胭脂有毒,抹了后脸上手上起痘破皮,让你娘赔钱呢。”

    “居然还有这等事?”关欣怡谢过对方后一刻也等不得快步进了铺子。

    “娘,听说有人捣乱?您没事吧?”关欣怡暗怪自己这几日没过来看看。

    慕容莲正收拾柜台,掌柜的和吴大婶不在,见女儿过来忙道:“你怎么过来了?”

    关欣怡见慕容莲气色还不错,不像是受了欺负的模样,心头松了口气,忙问怎么回事。

    “不是什么大事,有几个人上门来说我卖的胭脂水粉害她们破了相,要告我,我就说身正不怕影子邪,想告就告去吧。”慕容莲无所谓地道,生意是受了影响,但她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查清真相后生意继续会好起来。

    “他们告官了吗?”

    “我等着他们告呢。”

    关欣怡想这肯定是有预谋的陷害,究竟是谁要这么做?

    慕容莲不想女儿为这件事劳神,道:“听说明日你那个不消停的堂妹要受审了?请到状师没有?”

    如意闻言立刻接话了:“没请到,老太太想让小姐上公堂代诉呢!”

    “什么?”慕容莲闻言怒了,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上杏眼一瞪,“我闺女已经为了死老太婆那个孙女上过一次堂了,居然还要让她上第二次,这是打定主意想让我闺女嫁不出去呢!”

    关欣怡揽住娘亲胳膊,感受着来自母亲的关怀,心情大好:“您别担心,我不怕上公堂,说实话其实还挺喜欢上去跟不喜欢的人理论的,但这次我不会主动帮忙,想让我代诉,他们长房得拿出点诚意来才行!”

    慕容莲一听就乐了:“这下娘放心了,我的闺女不用再抛头露面上公堂了。”

    感情这是认定长房的人不会示弱了?关欣怡无奈地与如意对视一眼,长房这是什么人品啊?连她娘都这种反应!

    在这里吃了饭关欣怡动身离开,出了铺子没多远有个好心的妇人拉住关欣怡道:“大侄女,你娘这两日惹上的麻烦八成是那个安大老爷干的,多的我不敢多说,你本事大可以查查。”

    安大老爷?关欣怡感觉是他做的手脚可能性很大!这老厮一直骚扰娘亲,苦追无果到是可能玩阴的,安家是典型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临到家门口时,居然遇上了江沐尘,看他的样子像是一直等在关家附近?

    “县太爷您这是……”关欣怡上前疑惑地看着正负手看天的美男子。

    江沐尘闻言转过身,对着她微微一笑:“明日就要开堂了,不知关姑娘准备得如何了?”

    这是想让她上公堂呢?关欣怡脑子有些懞:“我不一定会上堂啊。”

    “是吗?那太可惜了,你若不上堂那前几日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江沐尘俊脸上露出一丝可惜来,见关欣怡无动于衷,又道了句,“本官可是对当日你对程家那场官司的精彩表现记忆深刻啊!”

    关欣怡像是被雷霹了,瞪大眼睛直直盯着今日有些反常的男人:“大人很想民女上堂?”

    “难道不应该吗?”江沐尘慢条斯理地说完就走了,走了……

    莫名其妙地看着走远的江沐尘,关欣怡皱了皱眉纳闷儿地问:“他这是何意?”

    如意全程瞪大眼睛睁着嘴,像只青蛙一样,神魂还未归位,回答不了。

    他是特地站在这等她的?只为了让她上公堂?关欣怡想来想去,最后道了句差点将自己都吓着的话:“他不会是在调戏我吧?”

    一直魂游天外的如意“嘎嘣”回神了,大声道:“奴婢觉得是这样!小姐您不觉得今日的大人更俊俏了吗?奴婢家以前养的公鸡勾搭心仪小母鸡时就是这么一副风骚透顶的样子……哎呀!”

    “不会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

    如意:“……”说个实话都不行!当丫环真苦。


如果您喜欢,请把《堂上春》,方便以后阅读堂上春第13章 他调戏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堂上春第13章 他调戏我并对堂上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