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

第十二章 隐藏杀机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天启之光 本章:第十二章 隐藏杀机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哎哟,还挺重的。新海,小心拿好。记得,敲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敲到手。一只手固定钉子,另一只手轻轻地敲下去。要是没做好的话,晚上上来五楼叫我,我下去帮你弄。”

    五金店老板将魏新海要的铁锤交付到他手上,还不放心,手把手交了魏新海一遍。

    生铁材质的大锤头,黄色木柄打磨得相当光滑,木纹还清晰可见。木柄最底还贴着写有“新龙”的标签。魏新海压抑不住自己愉悦的心情,将铁锤麻利地收入自己的背包中,他那大书包瞬间坠下几分:“好啦,邝叔,我懂的。我都是初中生了,这么简单的事我会的了。”

    “嘿你这小子,到时候受伤了可别来找叔我。诶我才想起,你上两个月不是才买过一把锤子么怎么这么快又买一把”

    “那把早就被我妈妈弄丢了。不知道她拿回去上班干嘛,最后没带回来就不见了。”

    “这样啊粗重活你回去就多帮你母亲做吧,她一个弱女子也不容易。你自己也小心点,你还小,实在不会弄就上五楼喊我。呐,这把锤子送你了,不收钱。”

    “嘿嘿,谢谢邝叔。我走了,邝叔再见。”魏新海朝五金店老板挥手道别,一路小跑着离去。

    邝老板看着魏新海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感叹道:“真是个乖巧的儿子,真不愧她妈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哎,同样都是一个人拉扯大,我儿子也这么懂事就好了,那兔崽子整天就会玩游戏机,成绩烂得不行。”

    “呸,扯东扯西的。你只是看上了人家老妈了吧。”隔壁粮油店的李老板也从隔壁悄悄溜过来,他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搂住邝老板的肩膀,指着不远处一片居民楼,那里正是邝老板和魏新海的居所。“你自己大概也知道吧整条街的街坊都在传,最近总有个奇奇怪怪的男人骚扰她家。别怪我没提醒你,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就住他们楼上,帮他们赶走那男人,人家对你不就自然有好感了嘛。况且,你老婆也去世了那么久了,孩子没个母亲,则么说也是不好的。”说完,他将烟头随意扔到脚边,用力将它踩熄灭。

    邝老板看罢,从腰包里掏出一盒烟,将一支递给了李老板,顺手帮他点上:“说真的,我也不是没想过。有个漂亮温柔的老婆,还多个孝顺儿子。人生一大美事啊只是啊,我想人家也未必愿意。虽说她三十有余了,可身材样貌都没变,能熬,能持家,性格还那么好,多少男人看中她呢”

    “嘿,可她还有个儿子,都十几岁了,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接受的。”

    “呸那些傻子,新海那么好一个孩子。要是我儿子长成那样,我夜晚睡觉都要偷笑呢”

    “看看瞧你副嘴脸笑得,我是个女人都被你吓跑啦”

    “去你的才发现你一个雄赳赳的男人这么八卦整个女人似的”邝老板假装生气,抄起店里的扳手作势要砸向李老板。

    眼看不妙,李老板乐呵呵地窜回自己粮油店里。没过几秒又传来他捉弄邝老板的声音:“诶,事成了记得赏小的一笔媒人钱。”

    “走走走,再说小心我拆你的店。”邝老板朝隔壁店内吼着,嘴角不经意露出微笑。

    欣喜的不单这两人,魏新海今天也是异常兴奋,想要得到的物品几乎全都拿到手,只差一步,差一步就能从痛苦之中解脱。他一路小跑,回到所居住的街道,那时候还没有所谓的住宅小区、门禁锁之类的防护,所谓的居民区只是建在路边一片密集的居民楼。

    况且魏新海居住的地方也不是什么舒适的地方,住在这里的人都处于社会中下层,拥有一套自己的公寓、一个能回的家已是难得的奢侈。魏新海自然是其中一员,他的家是他父亲在离开前买下的,少了风餐露宿之难,母亲如今才能顺顺利利将他拉扯大。

    他跑着穿过一条潮湿肮脏的过道,路两旁摆满住户一袋袋的生活垃圾,都是等待垃圾车过来一并收走。对此他早已见怪不怪,也不会觉得多肮脏,正正相反,这样的环境是他生命的全部,他会用尽所有努力保护现在他所拥有的生活。

    拿出钥匙,从楼底的大门到他家的小木门,魏新海开启那些已经开启了上千遍的门,一路畅通无阻地回到自己的家。此时母亲正坐在小木椅上,桌面上摆满绳和珠子,将它们串成手链是魏新海母亲三份兼职的其中之一,这个家里也是仅靠她各式的散工维持正常生活。

    “我回来了。”

    “回来啦,新海。今天怎么特别晚诶”

    “学校校庆,班里准备搞活动,所以讨论得有些晚了。”

    魏新海走到母亲身边,拿起珠子和绳娴熟地帮母亲串上两串。母亲看着他这个孝顺孩子,心里满是欣慰。只要孩子不要重蹈他爸的覆辙,那她便不去干涉魏新海的生活。何况魏新海从小至今在邻居、街坊、甚至老师眼里都是一个完美的孩子,她完全没有理由也没有需要去教训魏新海。母亲总认为自己当好儿子的朋友这一角色,已经足够了。

    “笑得这么开心,今天遇上什么高兴的事了么来,讲给妈妈听听。”

    她想从小椅子上站起来,无奈椅子上的钉子早已松松垮垮,整张椅子摇摇欲坠。她一动,立刻失去掉平衡,往侧面倒下去。

    那一瞬间,魏新海扔下手上的一切,将她接住:“妈,这张椅子你先不要坐了,等等我将它弄牢固了你再做手工活吧。”

    “没事没事,别怕。一转眼你就长大了,力气可不小啊。这么轻易就把我扶起来。”

    “妈还是先不要做了,等我半个小时,不十五分钟我就能将它弄好。”

    “孩子啊,这些就不用你担心了。我还得抓紧时间多做些,赚够钱了周末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吗你啊,先收拾好书包,去洗个热水澡。吃了晚饭有空才过来弄这张椅子,这样总行了吧”

    母亲的亲切、乐观在魏新海眼里变成是一种讽刺。两房一厅的家里现今只有两张木板床、两张木凳、一张小桌子,还有些烹调用具。电器能卖的早已卖走,大厅里的电视机和冰箱也和街坊们谈好价格,过些天便一并送走。唯一一台没打算变卖的是热水器。母亲怕这么冷的天,魏新海会冷着,才坚持没有卖掉。

    其实家里并非一直家徒四壁。早在几年前,尽管他们家中说不上大富大贵,好歹也是不愁吃喝,应有尽有。

    “都是那个人惹的祸要是他没有犯下弥天大错这个家就不会分崩离析母亲也不用遭受这种苦难。”

    魏新海愤愤地想着,他望向母亲那张已被劳累磨灭掉美艳的脸,最终也压抑不了内心的怨恨,对着母亲恶狠狠地说:“那个人今天有没有来你不会又想把钱给他了吧”

    母亲脸上尽是委屈,她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可面对儿子她也不想说谎。只见她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直视儿子,支吾着说道:“他今天还没来,但是他说好晚上会过来。也许也不会来,你也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没准有什么犯难的地方又要转移地点,今晚就不过来了。新海啊,你不要这么抗拒他嘛。”

    “说这么多,反正你也答应给他钱了,对么”

    “恩”母亲很不情愿地点点头。

    “他到底还要多少”魏新海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开,“根本就没有尽头一年来几次,每次都将家里所有能拿的拿走他还算是个人么”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的父亲啊新海你不能这样说你的父亲啊”

    “父亲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已经变了,他变得毫无担待,变得害怕一切。要是他还是个男人,是个男子汉,会逃跑这么多年他根本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魏新海母亲无言以对,眼泪在儿子的威逼下终于忍不住落下。丈夫确实给了她太多太多不愉快,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一年又一年,她也只能默默将所有苦处吞进肚子,家电卖光、墙壁石灰开始剥落,“破败”潜移默化地进驻到这个家。五年,就这样过去了,而她,除了傻傻的相信,还能选择什么呢

    魏新海看着,也不忍将对那个人的怒火继续投射在自己母亲身上。他带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将母亲紧紧抱在怀里,此时无声胜有声。

    砰砰砰突然传来一阵急促敲门声打破此刻宁静,魏新海母亲用衣袖擦去眼泪,轻轻揉揉魏新海的头发,强作欢颜地说道:“应该是他来了,你实在不想看见他就到房间里去吧。”

    “恩。”魏新海心里那扇流淌着柔情的大门嘎然闭合,冷漠重新窜回他的脸颊。他几步跨入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并将门锁扭上。

    “与那个人离得越远越好。”

    魏新海甚至感觉要与那个人呼吸同一个空间内的空气都是一种折磨。他将书包随手扔到书桌上,爬上自己的木板床,窜入被窝内。黑暗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空气变得潮湿闷热,他用这种方法极力回避那个人的声音。

    可惜家里的隔音效果远比魏新海所想的差,从进门到与母亲交谈,魏新海父亲那把粗犷的声线始终能穿过墙壁,穿过单薄的被铺,传到魏新海耳内。他不由得全身颤抖,冷汗带着他的恐惧不停从身体深处涌出皮肤。他并不怕父亲,他怕的是他自己心中无法压抑的愤怒。

    还没准备好一切,我不能我不能

    他死死咬住下唇,将杀气隐藏在心里,父亲的声音却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他。

    “不,外套我先穿着吧。你去把门关上,顺带看看有没有人跟在我身后。”

    “各塔”,那是门锁关闭特有的声音,魏新海知道他的母亲又心软,轻易将那个混蛋放入家中。父亲那把令人厌恶的声音始终在这个空间内回响,相比之下,母亲的柔弱就被挡于墙外,朦朦胧胧无法听清。

    “翎欣啊,今天身体好点没平常早点休息,这些赚那么几分钱的活接来做什么呢,浪费时间和精力。”

    “嗯嗯,没事,哪里有事。五年了,那群该死的警察一直找啊找,也不知道消停一会儿。他妈的又蠢,又不懂得放弃,真是”

    “哎,不说了。来,拿好,今晚给你和儿子加点菜吧。恩”一顿短暂的沉默,“那,我要你准备好的,你”

    “五千很多当初我买这些买那些给你的时候怎么不说多你买一件衣服都要上千我有说你半句现在好了,叫你给我五千都不愿意。”

    “卖卖掉都卖掉不是还有电视和冰箱么对,还有热水器。”

    “这些都是我给你钱买回来的卖不卖我还不能做主你怕天冷我他妈每天还风餐露宿呢谁来管我”

    “我不管实在没有就把儿子叫出来,我带他去我朋友那。只要他听话,钱要多少有多少。”

    魏新海的母亲终于忍不住咆哮道:“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你把儿子带到那种地方你自己堕落已经够了你还想害死你的儿子么当初嫁给你我真是傻了眼了”

    父亲回来,争吵是必不可少的。魏新海母亲从来都逆来顺受,相信父亲会有所改变,相信他最终会带给这个家安宁。“咆哮”意味着母亲对那个混蛋彻底失望,套在魏新海身上的枷锁似乎瞬间解放,无论他做什么母亲也不会觉得悲伤了吧他从床上坐起,抓起自己的书包就将里面的东西往外翻。

    “你个贱人当初嫁给我还不是为了钱滚别拉着我”

    “我要你什么钱你的钱还不是全部花在这个家上面你有给予过我什么”

    “那些首饰呢呵当初不是到处炫耀么”


如果您喜欢,请把《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方便以后阅读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第十二章 隐藏杀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第十二章 隐藏杀机并对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