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

第十七章 线索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天启之光 本章:第十七章 线索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冷静冷静点这种事情我们会去查的,你先告诉我,那位李老师全名是什么最近有去过你家么他今天一直有上班在学校么他现在人在哪里”

    “他他全名叫作李华胜。”魏新海眼里又开始闪烁着泪花。“两天前的确来过我们家做家访,当时我记起来了当时他已经对我母亲毛手毛脚,我和母亲便将他赶走。难不成他再到我家里骚扰我母亲,恼羞成怒将我父母杀掉没错,他就是凶手他今天早上就上了第一节课,中午我们还看着他离开学校的是他肯定就是他他现在还在办公室,就在这走廊的尽头,穿着灰色毛衣那个就是”

    “嗯嗯,好的。我们立刻去将他抓住,你先回教室吧。不,不要跟过来,接下来的事我们做就好。有什么事情我们会第一时间去你奶奶家通知你。”

    “我”魏新海瞩目了几秒,还是听从徐永的话回到课室。

    “走吧。”两名刑警转身就走向办公室,并解开腰间的枪套。徐永已经迫不及待与魏灭道商量对策。“进到办公室先不要表明身份,直接将他压在办公桌上扣上再说。”

    “那是当然,这种危险分子当然第一时间拿下。要是他跑,我堵住门的方向,你堵里面。”

    “成”

    距离老师办公室还有十来步距离,两名刑警已经开始透过门,全神贯注窥探办公室内的环境。办公室内并不大,一半老师都去班里上课,剩下有谁一目了然,李华胜自然不在话下。

    “叔叔警察叔叔”

    清脆的女声打断了两位刑警的计划,徐永和魏灭道才发现一名女学生正跟在他们的身后。

    女生似乎在哪里见过。没错,是疑似魏新海的女朋友。徐永看着这名面容清秀的少女神色凝重。他一面茫然地问道:“小妹妹,找我们有什么事么”

    “我”少女刚开口便泪如泉涌。

    “别哭啊有什么慢慢说,我们是警察,只要在我们职责范围内我们一定帮你。”

    徐永俯下身安慰哭泣的小女生,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女生更怕了,向后退了两步。徐永从她眼里看出,女生并不是害怕自己,而是害怕他身后的东西。

    一旁的魏灭道顿时领悟,看向女生眼神的方向。就是教师办公室门口处一名身穿灰色毛衣,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正要从那里出来。嫌疑人魏灭道两步就堵在他的前面。

    “请问你是李姓的物理老师么”

    “是,我是。你是谁不要挡着我的路,我还有事要办。”李华胜神色慌张,企图要将魏灭道推开。

    “哦装今天那么大动静谁不知道我们两的身份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魏灭道伸手拦住李华胜,另一只手就往李华胜身上抓去。

    “走开我没犯案你们无凭无故抓我做什么”

    李华胜甩开魏灭道的手,迈开腿就跑。可他哪里是刑警的对手,魏灭道三步就追上他,一绊,将李华胜整个人压在身下。他的佩枪已握在手里,顶着李华胜的背部。

    “别动再跑我就要开枪了。”

    “不要不要,别开枪。好好好,我不动就行了吧。”

    “徐永,快问那女生。她说的事到底和这个人还有什么关系”

    “恩,小妹妹。现在可以安心告诉我你想说的话了。”

    “呃你能保证我的安全么他说我要是把事情说出来。他就要杀了我”

    女生的泪无法停下,徐永大致也猜测到她要说的话。这类事件其实很常见,警察必须要彻底保证受害者的安全和名誉。

    徐永想了想,便说道:“你跟着我们先去警察局录一份口供吧。在这里也不太好全部说出来,对吧”

    女生点点头,跟在两名刑警身后,走出这个噩梦一般的校园。久违的光明,似乎将要落在她的头上。

    6

    放学铃照常响起,今日却注定成为不一样的信号。

    “魏新海,警察找你做什么啊是不是找你问李华胜那个色狼的事情啊”

    “那还用说,司灵和李华胜都被警察带走了。我看李华胜这个色狼是被举报了吧。”

    “那怎么魏新海会哭啊。新海,你倒是说句话啊。”

    “该不会是你这小子喜欢司灵了吧她被带走了不高兴。”

    “诶你居然喜欢她司灵不就是好看一点嘛,性格阴暗得不行,不句话都不说。还被李华胜那家伙咦”

    “啧啧,跟我们魏新海同学还不是挺般配的。新海,别一句话不说,再不说我们都当你默认了啊。”

    几乎整个班的人都围在魏新海身边,七嘴八舌甚是热闹。而作为事件中心人物的魏新海始终黑着脸,一言不发,与面对警察时的软弱,简直就是两个人。他慢慢收拾好自己的物品,推开重重围困,保持他一向慢悠悠的速度,走出课室。

    漫漫长路,魏新海觉得今日的风尤其喧嚣。如今最敬爱的母亲带着最令他厌恶的父亲走了,这世界上只剩下他孤单一个人。不,或许他还有的奶奶,那个虽然住得近,但是一年才见数次的奶奶、一直讨厌母亲的奶奶。

    “结果,还是剩下自己一人。”

    他沿路缓缓地走着,偶尔看见别人的父母接自己的小孩放学便停下。看着他们平静的生活,百感交集。他很想像平常人一样哭泣,像在两名刑警前那样嚎啕,结果却一滴眼泪也流不下来。

    “为什么我会出生在那样的家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然而这些都无法改变,对生存的渴望促使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偏离数日前还是温馨的家,迈向另一个方向。同样是一片住宅区之中,魏新海站在不太愿意踏入的住处前,敲响那扇贴着“福”字的门。

    “星海,你来了啊。今晚你就住在这间房,你父亲小时候也住在这里。来,先把书包放下吧。”

    白发苍苍的奶奶打开门,眼角还带有泪花,她晃晃悠悠地将魏新海引入屋内。长期的独居生活让这个地方充满一股老人的味道。屋内的家具有些老旧,不过一应俱全,摆放得相当整齐。电视、暖炉、冰箱、沙发等等高档货都是魏嘉雄得意之年所购入,至今仍一动未动。

    “恩。”魏新海用冰冷的双眸将这个“家”来来回回扫过一遍,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便没有动弹。

    “你父母的情况你应该知道了吧哎也对,要是你不知道怎么会来我这啊。我啊,本想着安安心心地过完下半辈子,现在白头人送黑头人。真的”奶奶忍不住再次落泪。“最坏的都是你母亲没有她,嘉雄根本不可能学坏,也不会到处被通缉。现在还杀了我的儿子,真是个狐狸精”

    “我父亲死是他活该。”

    “你说什么滚,你滚出去。找你死去的母亲,不要来我这。”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将奶奶彻底惹怒,她用力推着魏新海,想把他赶出家门。

    “奶奶,不要骗你自己了。你儿子做什么事难道你不知道没他以前做的好事,你能安安稳稳住在这里安享晚年其实,我母亲被父亲杀死也可以说是她的报应吧。她一直忍耐着,从来没想过反抗。要迎合那么暴躁的一个人,享福倒好,共患难嘛,就像这样,是迟早的事。”

    “滚滚”痛哭让奶奶失去力量,她只能无止境地重复着这句话。

    “恩,我正好还有些事要做。等下我回来煮饭给你吃。”

    似乎什么事都不能影响魏新海的情绪,他踏出奶奶的家,关好门。转身便走向屋顶。

    奶奶的家住在六楼,距离天台只有一步之遥。正如魏新海所料,平常那里不会有任何人。天台上很是荒凉,这里都是整栋楼住户拜访杂物的地方。

    从这里还能远远地望见自己原本的家,魏新海稍稍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将角落里一个破旧的煤炉拉出。这种便宜却麻烦的生火工具,已经慢慢开始被一些富有家庭用煤气所取代。自从父亲开始逃亡,魏新海几乎干遍家里的活,生火自然不在话下,不一会儿,炉内便升起了熊熊火焰。

    魏新海打开他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袋子,看也没看就仍往火焰之中。袋子里隐隐约约看到黄色的木柄,木柄的一端贴着“新龙”的标签,一丝丝鲜红还沾染在上,随着火光消失殆尽。

    漫天星辰,太阳渐渐沉下山。魏新海梦里想过无数次他被警方识破的那一刻,结果这个梦还是如同他计划那样没有被实现。他坐在火边,热浪带着他的秘密融入他的身体。他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一条别样的道路。

    7

    徐永的笔记本上记满线索,可他总理不出个头绪。法医部门给回他们的报告称,当日温度很低,但现场莲蓬头不断将热水洒落在尸体上,也不知道喷洒了多久,影响尸体的腐化,他们只能将死亡时间大致锁定在凌晨三点以后。

    这样一来,法医的报告便没有任何价值,案件发生的时间还是发生在魏新海上学后与邝世沧发现尸体这段时间之内。邝世沧和李华胜都有一上午的不在场证据,他们两人都是在中午离开各自的地点。更何况李华胜正午还和女学生司灵在一起,根本没理由和心思去杀死周翎欣二人。

    案件又回到了原点。徐永喝上一口咖啡,继续全神贯注地看着他的笔记本,他甚至在笔记本上画出一幅现场的布置图。图上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案件有不寻常之处,虚掩着的门,打开并调到英文台的电视机,敞开的冰箱门,掉落一地的食物还有持续开着的热水器。一般人打架会打成全家家电开启的状态不会吧

    这案件一切都像雾里看花,朦胧不准确却又能解释得那么自然。

    “两名死者互相殴打并将对方杀害。”

    假定不是这样,是有其他真凶,那么将电视调到中午才开始有节目有声音的外文台,这必定是想让别人报警的手段。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十二点到底是什么特定的时间其他线索真的毫无意义凶手作案的凶器至今还没找到,到底在哪里

    咯咯咯司徒远故意叩了几下徐永的办公桌打断他的思绪。“还在想那案子么”

    “恩,我还是放不下,我不能用那么简单的结论安慰自己。”

    “有时候凶案就是这么简单,不要和自己过不去。况且我们也没有时间去慢慢推论每一个可能。”司徒远将一份文件交给徐永,“看工作又来了,又找到一名受害者,这李华胜到底是有多禽兽啊徐永,你去跑一趟这名受害者家里吧,录一份口供。上头等得不耐烦呢,硬要我在几天内结案。”

    “怎么案子才发现没几天啊。”

    “你没看新闻么全国都在播这名禽兽教授呢,都不知道谁泄露出去的消息。局里每天都接一大堆电话,据说育英中学也每天被媒体围堵,李华胜教过的每一名在校学生都被骚扰不止一遍。再不结案啊,估计市长得亲自下来骂我们一顿。不说了,你快去吧。”

    “嗯嗯,好的。”

    徐永已经习惯这样的节奏,其实他才刚坐下没多久,便又要收拾好物品再次出发。自从接到李华胜侵犯学生一案,受害者的人数一直在上升。家长、局里,直接传来的压力都让他们喘不过气,经常加班干得焦头烂额。魏家那种可以下结论的案件不得不被抛在一旁,只有徐永一人一直坚持着毫无意义的推理。

    “一切皆有缘,不是缘分的缘,是缘由的缘。”

    徐永默默念着自己的口头禅走出科室,手里拿着自己记满线索的笔记本、录口供用的表格和李华胜的照片等资料。他每天都觉得他自己和真相十分靠近,同时又在遗失掉什么联系,始终到达不了对岸。


如果您喜欢,请把《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方便以后阅读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第十七章 线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第十七章 线索并对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