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

第十八章 意外的争斗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天启之光 本章:第十八章 意外的争斗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夜幕降下,宁静逐渐回归这个城市。一般市民经过一日的辛劳,往往回到自己温馨的家,远离尘嚣,利用人类的智慧对抗大自然的景象。对他们来说,黑暗就像一只未知的猛兽,能幻化出无数种可能吞噬路上的行人。

    而对于魏嘉雄来说,黑暗是他的护城河,守护着他这几年在黑道摸打滚爬累积起来的王国。他驾驶着平民想都不敢想的跑车,带着他的家人来到他的城堡,一间市内最大型的夜总会。

    “雄哥好”

    “雄哥这套白色西装挺英俊的啊”

    “这不废话么,雄哥哪天不帅气。”

    魏嘉雄刚踏进属于他的夜总会,几个穿着黑色西服,凶神恶煞的男子赶紧上来点头哈腰,咧开嘴笑得像捡到金子一般。

    “辛苦了,这点钱拿去给家人吧。”魏嘉雄从怀里掏出一叠纸币,他也没数具体拿出来多少钱,随意分成几份就塞到几位小弟手上。

    “谢谢雄哥”几个小弟深深一鞠躬,整齐划一。

    “诶今天雄哥怎么这么有兴致,还带上嫂子和小侄子来啦来来来,这边。喂,雄哥来了,快开一瓶拉菲。”

    一名脸圆身胖的男人从夜总会内急步赶到魏嘉雄身边,全身亮眼的高级西装也掩盖不了他的大肚子。这个胖子在魏嘉雄面前少了几分谄媚,打了声招呼便开始在前方为魏嘉雄引路。

    “阿智,这几天场子怎么了,没发生什么事吧”

    “很好,每天都基本坐满的。特别是今天也有几位人物包了包间。按照这个情况,营业额的话这个月必定能超过指标的200。”

    黄永智表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心里早已翻云覆雨,每次汇报他那出色的工作其实都在巩固他自己的地位。一年前,他还是雄哥手下一名不知名的小混混,因为有些商业头脑被魏嘉雄指派到这间夜总会里工作。一年后的今天,他已经在这座城市黑白两道都混出不小的名堂。这座市里最大的夜总会,不单单是一部巨大的产钱机器,也是各路有头有脸的人暗地里肆意玩乐的“不法之地”。

    “哦都有哪些人”

    “副市长徐先生、隔壁义堂的堂主白粉强强哥和他的兄弟、还有”

    “好好好,行了。有点交情的,单全部记在我头上,其余的都交给你去打理吧。半小时后,要是副市长还没走提醒我一下,我去打一声招呼。”

    魏嘉雄丝毫不在意那些所谓的“人物”,他带着老婆孩子,如同帝王般踏入自己的地盘。

    迎面而来的就是各种低音炮的轰炸,劲爆的音乐让人无法呼吸,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宽阔的舞池容纳着数百人,全都在忘情舞动,早已将白昼中自己乖巧的一面抛置于脑后。极其宽阔的场地在黑暗的大背景下仿佛看不到边,总令人感到这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烦恼的世界,唯一能做的只有往肚里灌下一瓶有一瓶的酒精,又或者怀里揽着一名认识甚至不认识的异性。

    在这个世界里,有一处是特别的,那就是魏嘉雄自己的专座。这个“禁区”设立在大厅的二楼,是建设在dj控音台之上,一个横跨出来的小平台,只有通过一条有专人看守的通道才能上去。在那个玻璃幕墙围起的特制包间里,可以俯瞰整个大厅,魏嘉雄以及更有权势者便坐在这里,看着所有来玩乐者蝼蚁一般在舞池扭动着身躯,便能稍稍满足他们“掌控一切”的欲望。

    魏嘉雄刚坐在他那熟悉的真皮沙发上,便有侍者将酒水食物捧到他的面前。以往总会有数个美女前来陪酒,今日却不见其一。因为魏嘉雄身边的妻子,足以让那些一般货色黯然失色。

    周翎欣今日身穿纯白爱马仕礼服,这是全家到法国旅游时的战利品,脖子上还有一串钻石项链耀眼夺目。除此以外,她便无再多的首饰,确切来说,她也不需要任何首饰,清淡的朱唇加上冰肌玉肤足以胜过大多女子。加之体态苗条、默然少语,时刻都保持着亲切的微笑,似是不食人间烟火。

    豪华的包间,美丽的妻子,聪明的儿子。魏嘉雄拥有了想拥有的一切,今天心情很是不错,他倚在玻璃幕墙边上,问他的宝贝儿子道:“新海,这里全是爸爸的地方,厉害吧”

    “厉害只是有点太吵了。”魏新海拿起桌面上的食物就往嘴里送,把那小嘴塞得满满的。可他皱起眉头,对包间外震耳欲聋的声音表示不满。

    “但你要记住,你长大以后,这里整个地方都是你的了。白花花的钞票洒在你头上,有点吵那又怎么样呢你可以站起来,大声地让他们都闭嘴”魏嘉雄说着,不知不觉有些飘飘然。“那翎欣你呢,有要些什么吗”

    “钱对我不重要。只要孩子高兴,你们俩都健健康康就好。”周翎欣摸着魏新海的小脑袋,心中的喜悦流于言表。

    “知道啦,你看我,社团里的事和生意我都少管了,每天就陪着你们两到处走走。我这丈夫当得也不赖吧”

    “当然好,不然怎么会跟你生个乖巧伶俐的儿子呢新海,你说爸爸是不是个好爸爸”

    “是爸爸对我和妈妈很好,还很厉害,经常去教训坏人,简直就是超人”

    “新海长大也要当个好人哦”魏嘉雄笑着,揉揉魏新海的头,心里却不是滋味。儿子听到关于自己的任何消息几乎都是谎言。自从生下孩子以后,他开始明白,孩子绝不能走自己曾经走过那条每日以命相拼的道路。

    魏嘉雄也知道夜总会这种烟花之地不适合一个只有九岁的孩子,今日只是想让魏新海对自己的产业有个朦胧的印象。他一挥手,把时刻在门口候命的侍应喊来,吩咐说:“叫下面把音乐换成柔和的,然后关小声一点,还有拿些适合孩子的玩具上来。”

    “可是老板,下面有还有很多客人在舞池跳舞,这样换也太”侍应来到魏新海面前,全程头也不敢抬一下,一直看着地上的鹅毛绒地毯。

    “叫你去就去没听见我儿子说的话么”

    “是。”侍应不敢再多说,匆匆走出包间。

    不一会儿,外面就放起柔和的钢琴曲,那些习惯劲歌热舞的人哪里见过播放班得瑞的夜总会。舞池内一片怨声载道,在几名黑色西服的工作人员“劝说”下,个个无趣地回到位置上。

    魏嘉雄可不管这些,他只要他这个包间内其乐融融便好,三口之家在包间内舒心愉快。偏偏就有人要打破这片幽静,黄永智快步冲入包间,脸上带着少许不悦:“雄哥啊,你这样换歌跟赶客没有两样啊”

    “我儿子说太吵了所以就换啊,你说对吧,新海”

    “嗯,听着是不太舒服。”只有九岁的新海有些迷茫,他根本不懂两位大人之间说的事情有多严重,只好点点头,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便又盯着电视,吃着零食,不再理会大人的世界。

    “阿智,一点小事用得着这么慌张么钱每天都可以赚,这一年你自己也赚了不少了吧。来,坐过来,先喝杯红酒再说。”魏嘉雄亲自为黄永智倒满一杯红酒,招呼他来到自己身边。“手上拿的是什么场子的账本么”

    “嗯嗯,刚想来让雄哥检查检查账本。”黄永志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凑到魏嘉雄耳边细语道:“还有你吩咐绕过隔壁堂主强哥拿粉回场子卖的事也办好了,这几天的收入都写在这里。”他主动将账本最后几页,指着其中一处不太起眼的地方。

    “哦,不错哟,听说最近货很难拿,你居然还真有办法搞回来”

    “啧,雄哥。既然你让小弟我坐上这个位置,我自然也会有些门道。”

    “好以后我的生意就交你全权管了。”魏嘉雄一看那一列数字,喜上眉梢。然而并没有持续很久,忽然又阴沉下去。“那这个月也是只把利润20交给总会,多出来的我们和兄弟自己分了。”

    “雄哥,这样干不太好吧原本规定要交40,我们这样等于少交一半啊。之前是场子财政紧张才那样做,现在什么都上轨道了,利润还不错。我们还这样克扣钱,要是被会长知道了不太好吧”

    “呵,你不说、我不说,老赵那傻子怎么可能知道白花花的银子交给他一个什么都不干的大哥放屁”

    “但这场子毕竟是他”

    “你听他的还是听我的你想想一年前你只是个什么东西有今天又是谁的缘故”

    “是是是,那肯定是承蒙雄哥你看得上我啊。没有你,哪有我今天。”

    “这不就对了嘛这里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来,别说烦心事了干一杯”

    两人举起酒杯,正想一饮而尽,身后一声闷响打断了两人的兴致。声音不小,还正正处于两人后脑勺附近。两人心中一惊,赶紧放下酒杯,远离玻璃幕墙数米。没想到大片裂痕已在玻璃幕墙上如同蜘蛛网一样蔓延,干净透明的玻璃上还沾染着少量黄色透明液体。

    “酒杯谁他妈的扔酒杯上来”要是那玻璃不够坚固,魏嘉雄现在已经头破血流。一阵后怕过后,怒火开始占据他的心智。“他妈的,看老子不下去砍死他”

    魏嘉雄一脚就踹在面前的桌子上,酒杯、食物等落在鹅毛毯上发出一阵闷响,红酒沾染在洁白毛毯上,像血一般不停往外散开。魏嘉雄跨过这一滩血红,头也不回往楼下走去。

    舞池里面只剩下三人,为首一名一米八高,全身酒气,看到魏嘉雄下来就是一顿谩骂:“去你的,有钱就了不起啊换这种狗屁音乐谁稀罕我呸,等着倒闭吧,垃圾”

    魏嘉雄没有第一时间爆发,他上下打量着这几个人。眼前几个黄毛小子穿的是平民装束,眼神里总带着一股邪气,总有见谁都要干一架的架势。从小混上来的魏嘉雄对于这种人自然不能再了解,他嘴角的微笑越发显得轻蔑:“几个小混混,长成个人模狗样就敢来我面前吠说吧,跟哪个大哥混的,我他妈明天将他的场子全掀掉。”

    “嘿你这小子以为自己算老几,坐在上面大包间有点小钱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老子的大哥可是制霸整个衡山区的白毛东,东哥。换回原本的音乐以后出门看着点,让我再见到你保证打死你。”为首的指着魏嘉雄,唾沫满天飞,他一点也不害怕眼前这个这个比自己矮半个头,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

    魏嘉雄被眼前这人的幼稚乐得合不拢嘴,他挥挥手指头,十几个巡场的黑衣大汉立马围上来。魏嘉雄得意地说:“我以后出门安全点也要你今天出得到这门才对吧给我打,打到走不动路为止。”

    正所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巡场的黑衣大汉一个个掏出黑色胶棍,这种专门订造和警棍一样规格的武器暴雨般砸在那几个黄毛小子身上,他们根本无法还手,没几秒就躺在地上抱着头哀嚎。

    魏嘉雄绕在黑衣大汉形成的圈子外头肆意地狂笑,时不时走进圈内往黄毛小子们身上踩上几脚。痛苦的叫声和乞求声早已盖过店内的音乐,顾客们纷纷离开店内,谁不会对这种情况避之则吉呢没几分钟,大厅里就变得空荡荡,黄永智慌张地拉着还在践踏的魏嘉雄,劝道:“雄哥,别打了。场子里新安装了监控,要是他们报警让条子来查的话我们也得忙活好一阵呢。”

    “条子他们副市长就坐在这里,哪个条子敢来查我们”

    “话虽这么说但是你和副市长也不是经常来嘛”

    “阿智,你他妈出来混这样了还怕条子你要记得你现在的地位,怕条子能成什么事来你挡也好,删监控也好,会出什么事动点脑子好么,蠢得跟猪似的。”

    两位大哥在争执,黑衣大汉们都停下了手。为首的黄毛小子趁机撑起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地说着。


如果您喜欢,请把《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方便以后阅读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第十八章 意外的争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第十八章 意外的争斗并对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