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约我搓澡

第43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莲衫 本章:第43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或许是之前没有被老师好好对待,所以,第一次当老师的洛禾,对白宴的作品格外上心,甚至微博只专心致志地宣传《不是故意》,自己的《一叶扁舟》更新了倒忘了宣传……当然,他也根本不需要宣传。

    新章节里叶离被鬼火森林的妖藤缠绕着手脚,捆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密室里,这几页的场景纵使没有任何带有魅惑的暗示,但主角那撩人的身体姿态,被藤蔓勒得发红的手腕,因痛苦而微张的嘴唇和裂开的衣服缝隙下美好的肌肤,都令被粉丝们忍不住大喊:太色气了!此时无车胜有车!

    白宴看到这几页是懵逼的——因为他想到了被当做模特拍摄的那个下午。

    想到了当时游走在自己身上的洛禾的手……

    老师把他的动作都一模一样地还原在了漫画里。

    这令他没由来地脸上发热。

    当时怎么没觉得动作如此不可描述呢?现在看漫画才发觉,这特么简直……简直……就跟□□画没什么区别啊!

    陆弦正在旁边跟往网站编辑打电话,丝毫没有发现白宴表情的变化。

    等他挂掉电话时洛禾刚好走出来泡咖啡,他忙叫住洛禾:“老师!刚网站编辑打电话来说,新一章节的点击量翻了三倍!三倍啊!男主被绑在密室里的那几页评论已经超过两百了,老师你真是太棒了。”

    洛禾很平淡地说:“没什么,都是模特的功劳。”

    白宴听到“模特”这两个字,立马把头埋了下去。

    “对方编辑说,希望以后能多画类似的场景。”

    “这个……就要看我的模特愿不愿意了。”

    洛禾眼神瞟过去,白宴已经快要把头埋到桌子底下了。

    “啊?模特?老师什么时候请了模特?”陆弦一脸疑惑。

    洛禾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拿着咖啡走回画室了。

    陆弦一回头,就看到红到耳根的白宴,顿时心领神会了些什么,“哦,辛苦那位模特了……”

    白宴脑壳疼,想刷微博缓解一下,忽然就看到一个拥有好几百万粉丝的b站知名唱见转发了《一叶扁舟》最新章。

    橙子酱v:这姿势太6了,洛大考虑出本子不?我第一个买!

    白宴揉了揉眼睛,确定真的是那个很出名很出名的b站唱见,不是高仿号,不由得惊讶——原来他也看老师的漫画啊。

    底下评论全是和他同样的心情——

    “卧槽卧槽卧槽,小橙子你也看《一叶扁舟》?”

    “吓得我看了一眼是不是高仿号!”

    “次元壁破裂了!”

    “我想起来《一叶扁舟》在b站有一个同人视频,bgm用的刚好是橙子的歌!”

    “啊啊啊我最喜欢的唱见喜欢我最喜欢的漫画家……我激动得都说绕口令了!”

    “求出本子1,我们愿意众筹出本子!”

    “哈哈哈哈小橙子你居然想看本子!难道是墨神没能满足你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橙子酱!”

    不一会儿,洛禾转发了这条微博:出本子的事可以考虑,不过得问问我的模特有没有空白小怂

    白宴:Σ(°△°|||)︴

    什么鬼!

    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地艾特我啊喂!!!!!!

    粉丝们都疯了,纷纷在评论炸开:

    “什么?!这么色气的姿势是小徒弟摆出来的?”

    “等一下!所以小徒弟也是被捆成这样拍照的吗?洛大不趁机做点什么吗?!”

    “可以,这很洛大,真是抓紧一切机会虐狗!”

    “官逼同死,我们都不需要自己产粮了,官方大大就能撑死我们。”

    “想知道洛大用什么绑小徒弟的?难道也是树藤?”

    白宴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往下翻评论了。

    然而,这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洛禾居然还回复了其中一条:“是用领带绑的哦。”

    “……”

    这次白宴真的要砸手机了!

    天知道他多想朝着画室大吼一句:这种事情不用那么详细地说出来啊!!!!

    但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微博的私信提醒数“刷刷刷”地往上涨,颤抖着点开后,就看到了无数的感叹号——

    “小徒弟!难道那色气满满的姿势是你摆出来的吗?!!!”

    “小徒弟!你就是洛大的模特吗?!!”

    “啊啊啊小徒弟,求爆照啊!我喜欢你啊!”

    “小徒弟你跟我们洛大一定有不可告人的py交易吧诶嘿嘿[奸笑]”

    白宴握着手机生无可恋地呆坐在座位上,几秒后,冲着画室喊:“老师!!!你出来!!!我们认真谈一谈!!”

    洛禾应声走出来,靠在画室门上:“怎么,你要跟我讨论下一次摆什么姿势么?”

    “……”

    陆弦一边百度一边说:“嗯……老汉推车,观音坐莲,双龙出海,老树盘根……给你们参考一下。”

    白宴只觉得太阳穴跳得厉害:“不用了,谢谢……”

    搞事情!搞事情!这是要搞事情吗!

    不知道为什么,洛禾这么高调,他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有谁要搞事情。

    事实证明,确实有人要搞事情……

    但却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一个人。

    本来正在搜一些羞耻姿势的陆弦,忽然表情就僵住了。

    洛禾见他这样,调侃了一句:“怎么,是发现了你跟宋老板没尝试过的新姿势吗?”

    “不是……”陆弦愣愣的抬起手机,“你们……去看一下天鸣的微博……”

    天鸣?

    白宴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太阳穴跳得那么厉害了……

    许久未发微博的天鸣破天荒发了一条微博:

    天鸣v:明明是我先遇见你的啊。

    附上一张照片,是一张铅笔草稿,上面画了一个小人,写着“加油”两个字,落款是一个日文名字。

    这张稿纸已经泛黄,显然有一定年头了,作为洛禾资深粉的白宴,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名字,是洛禾当年在日本参赛时所使用的日文名。

    白宴意识过来的时候,其他资深粉也早已意识到了,他们都熟悉洛禾的笔迹,更熟悉当初洛禾使用过的日文名。

    这么一来,粉丝们纷纷柯南附身,直接在评论里开扒了起来——

    “划重点!天鸣的暗示很明显了——他的意思是,明明是他先遇见洛禾的。”

    “同意楼上,而且洛禾显然跟他交集不浅,还专门画了一幅画送他,还写了“加油”两个字。”

    “洛禾用这个日文名的时候,是在加藤健一门下学画的时候!难道那个时候两人就认识?”

    “我一口气翻到天鸣2001年的微博了,上面有写他在加藤工作室当学徒!快夸本仙女!”

    “word妈呀,所以说天鸣和洛禾是同一个师傅?”

    “不是同一个师傅,天鸣只是学徒,洛禾却是加藤的关门弟子,两人地位还是不一样的。”

    “看来天鸣对于洛禾真的执念很深啊。”

    “卧槽,感觉是一场大戏啊!求大佬详扒!”

    “天涯有人扒!直播贴!大家速度去!!!”

    白宴目瞪口呆,抬起头,看向洛禾:“老师……”

    陆弦也同时抬起头看着他。

    两人的眼神明显写着一句话:你的风流债为什么不事先解决一下啊?!

    洛禾迎着两道幽怨的目光,不由得扶额:“我说……你们是不是脑补过度了?”

    陆弦拉过旁边的一把凳子,面无表情地抬了抬下巴:“坐。”

    洛禾无奈,走过去,坐在了两人中间。

    陆弦拿着桌上的台灯照向他的脸,审犯人一样:“你和天鸣到底发生过什么不可描述的事?一五一十地给我们小白解释清楚!”

    白宴连连摆手:“我不在意的。”

    我……我一点不都不在意……

    白宴很努力地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好奇。

    洛禾挑眉:“真没什么,以前我拜加藤为师的时候,天鸣是学徒,同在一家工作室,会认识不是很正常么。”

    “可你给他画了画,还写了加油……”白宴小声嘀咕道。

    洛禾握住白宴的双手,趁机摸了两把:“我确实给他画了画,也写了“加油”,但那只是很普通的鼓励,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白宴把手抽出来,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这样,也太奇怪了。

    洛禾不管以前给谁画过画,对谁说过加油,不都是很正常的么?他有什么资格问这些啊……

    果然是最近洛禾对自己太好了,得寸进尺了么?

    可是,心里有一股很奇怪的情绪在翻涌……

    他弄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天鸣这条微博的影响还在持续扩大,不管是原博底下的评论,还是洛禾微博底下的评论,都增长得非常快,白宴的私信提示音更是一直“叮咚叮咚”响个不停。

    吵得他心烦意乱。

    洛禾的目光还直勾勾地望着他,这目光太过直接和炽热,仿佛能一眼看穿他的心思一般,这令白宴有些窘迫,也有些无所适从,只好低下头去不说话。

    然后,过了一会儿,洛禾忽然扯出一个笑,问:“小白,你是不是在吃醋啊?”

    白宴猛地一怔——吃醋么……

    “我没有。”

    本能地否认。

    一如既往地逃避。

    白宴说完这句话就坐回了自己位置上,闷头看手机。

    天鸣微博的评论大多都是他的粉丝,在为他说话——

    “从01年到16年,大大也真是执着,心疼。”

    “路人表示,我都要被感动了,洛禾多收一个徒弟会死啊?”

    “我至今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收那个白小怂?他是谁啊?”

    “我天鸣的画功哪里比白小怂差了?”

    “白小怂到底凭什么啊?没有作品没有人气,只知道抱洛禾大腿蹭热度,拜托好好画画ok?”

    在一片骂声中,也难得有一两条为白宴说话的——

    “小徒弟真是躺着也中枪,他做错什么了?”

    “小徒弟从来没有蹭热度好吗!每次都是洛禾大大发微博艾特小徒弟的!你们瞎了?”

    “这么久以来小徒弟一直默默在更新《不是故意》,相信也是想做出点成绩来,他一直在努力啊,别人为什么总要把他扯进来?戏这么多烦死了!抱走我小徒弟,不约!”

    私信提醒叫个没完,白宴终于还是点开了,他以为会是天鸣的粉丝来骂他,可没想到首先跳入眼帘的是这么一句话——

    “小徒弟别怕,洛禾大大说过了,你是他的徒弟,只有你是他唯一公开过的徒弟啊!”

    往下滑,第二条是:“小徒弟,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洛大收天鸣为徒吗?我要是你,我就怼回去了!”

    白宴瞳孔颤了颤——如果,洛禾收了别人为徒……

    一想到这个情景,心里就难受得紧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明白,之前在心里翻涌的那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原来是“占有欲”。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约我搓澡》,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约我搓澡第43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约我搓澡第43章并对听说你约我搓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