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小夫人

第五十九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雨凭栏 本章:第五十九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探春离了永安王府,坐一辆简朴的马车转了几条街来到原荣国府如今的将军府隔了几条街的花枝巷一处宅子前,下了马车,进去就有宝玉并贾琏王熙凤两人从屋里出来,见她一个顿时有些失望。

    还是王熙凤很快回转过来携了探春的手“辛苦三妹妹了,如何?”

    “我倒是没什么,世子妃的意思还要问过四妹妹自个的意思。”探春知道众人有些急忙道。

    宝玉笑着道:“四妹妹在世子妃那里,横竖用不着多担心。我们且先回了老祖宗,叫老祖宗也安心。”

    探春和王熙凤闻言也是脸上露了个笑意,只不曾到眼底。她们这般出力从了确实想帮着惜春外,却也是希望能同林妹妹修好。

    宝玉早就不如从前何尝不知道她们的小心思,却也不点破,既然这头没有接到惜春,却也回了将军府见贾母,将惜春已然被救出之事告知贾母,好安其心。

    却说黛玉这头送走了探春,心中却有些犹豫。惜春执意出家,黛玉怜惜她年幼自然不愿她从此青灯古佛的相伴。好歹一道住了几年,探春的话黛玉还是能分辨的,只是此事只宝玉和探春的主意,若是贾政不许,恐将来惜春没着落罢了。

    紫娟送了人回来听得黛玉所言却只道:“世子妃实在想多,贾二爷如今也是大人了,再比不得从前,既然有他在,又怎么会叫惜春姑娘受委屈。而且这事未必是探春姑娘和贾二爷两人的缘故。”

    黛玉闻言倒是有些不解,问其缘故,紫娟才道:“我刚才同侍书说了几句,她们给惜春姑娘收拾的屋子在花枝巷,世子妃知道我爹娘出来的,如今也在那里安家,我上回听我爹娘提起,贾琏二爷在花枝巷有处宅子,想来应该是了。”

    这却是对了,虽然宝玉有这个心,但是想来他一个小爷,探春一个姑娘手里能有多少的银钱,只是想到才探春的话,黛玉微微叹了口气,却也没说什么。只后来同徒元睿提起,让人查了一番,果然如此。这才又问过惜春的意思,见她仍然执意出家。只能道:“这事我却是不能答应,探春来见我,想接了你回去。以后有外祖母庇护总还是能好的。”

    惜春原以为贾家之人根本放弃了自己,听得黛玉如此说也是一怔,虽然仍是不情愿,却也没有不回的理。

    探春并宝玉得了黛玉传来的消息,亲自去了小庄子接了惜春,先安置在花枝巷的小宅子里。住了几日后就被王熙凤接回了将军府。贾赦初时恐牵连自家不许,后听得惜春乃是黛玉所救这才答应。

    送走了惜春知道她一切都好,黛玉也就不在多过问。徒元睿这些日子仍在休假,从偶尔与好友小聚,多半是在府里陪黛玉。

    他每日悠然自得的很,黛玉弹琴他在一旁听,黛玉写字他看书,晨起画眉,日暮携手散步,或互视一眼,千言万语道不尽的亲密。

    惹得徒元珺和徒元阳两兄弟避之不及,不敢上门。实在觉得大哥太粘着嫂子了。

    徒元阳待还好些,尚能出门,最多不在家里待着。徒元珺这些日子为了避开穆欣,又不能出门,整日在府里,是不是的看到大哥这样秀恩爱的,忍不住嘴角抽动。

    “大哥你整日缠着嫂子这样不好吧!”徒元珺闲着没事,晃悠悠的到了西苑,寻了大哥说话,趁着黛玉不在只道。

    徒元睿放下手中的画笔,看了眼一脸苦恼的二弟“你来就为了说这个?”

    徒元珺脸色一红,端起茶杯掩饰的喝了一口才期期艾艾的说了穆欣这段时间但凡他出府必会出现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当年的事情我真的不记得了。”徒元珺很是苦恼。

    “你既然不想见她直言就是,何必同我说,难不成要我绑了她,关起来。”徒元睿有些和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二弟。

    “当然不是!”徒元珺脱口而出,随即又觉自己反应太过遮掩道“我的意思是这样当然不好,毕竟穆郡主并没有什么失礼之处。”“嗯,就是这样,反正我不出府她也不会上门。”

    徒元珺也说不好自己怎么想的,他不讨厌穆欣,但是每次见到她又觉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穆欣记得的那些事情他没有记忆,总觉得穆欣要找的其实不是他。

    徒元睿深吸一口气,未免自己被这个笨弟弟给气死,有些事情旁观者清,就像他一点也不想让穆欣做他弟媳,但是倘若他的傻弟弟自己愿意往下掉他还能如何。

    黛玉被陈王妃派人叫过去说事情,估摸着时间玉儿应该快回来了,不想留着自家笨弟弟扰了自己同黛玉联络感情。徒元睿索性下了一剂狠药。

    徒元珺整个人愣住了“大哥!!”

    “不必叫,这是你自个求的,现在后悔晚了。”斜睨了二弟一言,徒元睿实在不想说自家二弟那会明明都伤了还一脸正经的哄人,就因为穆欣在那里哭,他就拉着人小姑娘的手,求亲,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徒元珺被大哥这么一看顿时哑了,许久才道:“那大哥我该怎么办?”

    “你若是个男人现在就自己拿了主意,若是愿意就找母妃去下聘,若是不愿意就去找穆欣说清楚。她不会要你的命,现在出门离开这院子。”怎么办?喜欢就娶回家,不喜欢就说不清楚。不过徒元睿没打算说如果自家笨弟弟不想娶穆欣也不会简单算了。最重要的是徒元珺心里只怕是乐意的。

    徒元珺沉默了会,起身离开了院子,整个人有些魂不守舍的。徒元睿看着二弟离开的背影,微蹙眉头。果然弟弟什么的,留来留去留成仇,早知道这样他一早就把人打包送给穆欣,还得了个助力。

    摸摸下巴,徒元睿认真的考虑这个事情的可能性。送给穆欣一个人情让她睁只眼闭只眼的放自己和玉儿离京。

    “睿哥哥想什么?”黛玉进来见徒元睿一脸沉思的模样柔声道。

    徒元睿回神见黛玉回来了笑了笑道“没什么事,玉儿过来,看看这画如何?”将刚才的画给黛玉瞧,将这事岔开。

    黛玉近前两人并排赏画,你一句,我一句的头挨着头的亲密的很,紫娟几个早就偷笑着离开。这些日子但凡世子同世子妃单独处着的时候众人皆是如此,初时雪雁还怕黛玉没人侍候,后来发现何曾要她们。

    赏了画,黛玉和徒元睿在椅子上坐着,黛玉才提起才进来时碰到徒元珺的事情“子谦怎么了?我瞧着他好像满腹心事的。”

    “能有什么,不过是没想明白罢了!府中很快就要办喜事了。”徒元睿淡淡的道。

    黛玉闻言一愣,好好的说子谦怎么转到这个了,喜事,子谦的喜事。难不成是?

    “子谦看中了哪家的姑娘?”黛玉忙问道。

    “你猜猜?”黛玉狐疑的看着徒元睿,既然叫她猜,那就该是她认识的,只是她身边的几个,好似都不可能。若是,子谦之前就该愿意成亲,也不会拖着了。新近的好像只那么一个,黛玉思索了一遍顿时有些神情古怪“子谦,子谦看中的是穆郡主!”

    倒不是黛玉对穆欣有多大的意见,虽然那日穆欣打晕了自己,但是那脉案却最终到了徒元珺的手中,可见穆欣对永安王府没有恶意。只是穆欣这样敢同人动手的女子实在少见的很。黛玉忍不住盘算子谦打得过穆欣吗?

    好像她从来没听说过子谦身手有多好,徒元睿听得黛玉的小担心顿时笑出了声,直把黛玉笑道脸色发红,小手成拳轻捶了他一遭,这才强忍了笑意。将穆欣同子谦的事情告知了黛玉,这翻传奇之事,听得黛玉愣住了。

    “再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这么看来倒是一桩良缘,只是穆郡主何不早些进京。却是错过了这么多年。”黛玉有些可惜的道。

    徒元睿笑了笑,没有告知黛玉若是可能他并不想子谦娶穆欣。

    黛玉此刻坐在徒元睿的身上,两人挨得很近,这般私语让前来的香雪微红了脸不敢近前,不过想到正事到底没敢耽搁,只隔得有些远开口道:“世子,世子妃,大皇子和五皇子来了。”

    皇子上门自然不能慢待,不过永安王府到底是王爵却也不至于慌手脚,知道两位皇子是来找长子的,陈王妃派了人先过来说了一声。谁知道大皇子直接道要去寻徒元睿。陈王妃想到两位皇子都年幼,倒也不碍索性让人带了去。

    徒元睿听得这话只眉头微挑,皇帝放他一个月的假,这才半个月,两位皇子跑来是什么意思。不过再如何来了也不能不见,旁人不知,他却是清楚,立大皇子为太子的旨意估摸着不会太远,皇帝的身子在那里,无论如何都会先封太子。

    他正要同黛玉说,自己去去就回,就见两位皇子自个来了。大皇子还好,已经八岁了,行事有度,但五皇子不过三岁多些,黛玉抬头只见一个小少年牵着一个小团子一样的娃娃,玉雪可爱的紧。

    黛玉给两位皇子见礼,大皇子倒是在宫中见过,五皇子年幼倒是第一遭见。那五皇子一双微黑的眼见了黛玉立时就笑眯了。松开哥哥的手一下子抱住了黛玉,抬头露出一个笑容。黛玉瞧了十分喜欢,低下头扶住小皇子柔声道:“五皇子好!”

    “婶娘好!”五皇子笑嘻嘻的道。

    大皇子见弟弟缠着黛玉,反倒是送了口气,天知道他根本没打算带五弟出宫,可谁让他打算出宫的时候被五弟缠上了,五弟虽然小,精明的很,知道他要出宫就缠着一起,若是不带他就抱着自己哭,恨得大皇子没法子,只能带了出来。

    不过大皇子开心了,徒元睿却面色不算多好,不过到底是个小娃娃,他也不好说什么。

    “五弟就麻烦王婶照看一下,王叔,侄儿有些事情要请教。”大皇子道。

    徒元睿闻言将大皇子带到了书房内,留黛玉在院子里照看五皇子。

    白玉的小人露出甜甜的笑容,奶声奶气的说话,谁看了都会喜欢。黛玉自然也是爱得很,抱着五皇子坐在椅子上说话。让紫娟寻了不少的小玩具并着吃食过来,哄着五皇子说话。

    五皇子排行第五,乃是皇后所出,与大皇子一母同胞,这也是大皇子不敢随意丢开的原因,谁让是自己亲弟弟呢!皇室的兄弟关系向来不同民间,但幸而他们兄弟都还年幼,这份情意还很真。

    大皇子这回来倒真的是有事情,皇帝这些日子病得越发厉害,已经到了藏不住的时候,宫外只以为是因为上皇驾崩之后诸多事情忙碌累的。但内阁重臣却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眼见皇帝将大皇子推了出来,内阁的心已经开始不稳。只是面上还是稳着的。昨日内阁到底忍不住试探了一回,请立太子,皇帝留中不发,没有应允却也没有拒绝。

    内阁怎么想的,徒元睿没兴趣,内阁的权利说到底还是来自君王。君王意决的情况下,内阁又能如何。

    只是皇帝病重,朝中之事大皇子如何能懂,多有不解之处,尤其为难的是还在京中的北蛮人。忠诚谋逆之事少不了北蛮在其中,但是两国本就是敌人,北蛮如此行事却也不奇怪,若是皇帝安好,借此发兵未必不肯。但眼下,内阁知道的都明白实在不宜动手。对于怎么处置北蛮,内阁却是各有争论。皇帝今日问大皇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这才被皇帝打发了过永安王府。

    徒元睿知道是皇帝的意思,眼中闪了闪到底没说什么,只将北蛮如今的局势同大皇子分说,北蛮王年纪不算轻,但是也还没到身子不行的地步,若是没病没灾的再活个十年都不成问题。这个时候留下莫北,实在没什么必要,“莫北是北蛮王跟前最得宠的皇子,但是他母妃身份不算多高,不过是个小部落头领的女儿,北蛮王次子才是大妃所出,母族是北蛮仅此于王庭的第二部落。未来,北蛮王位必有一争,我们自然不能什么都不做,此番和亲,可选合适的人入北蛮,若是可以他日北蛮王劝之争才是我们的机会。”

    大皇子自然不是愚笨之人,身在皇族自然明白权利之争的残酷,莫北不是安分之人,不然不会随同使团前来大庆。既然这样,那么也就不会安心让兄长掌权。只是大皇子眉头微蹙“王叔的意思,和亲人选?”

    一开始选定的和亲人选是张绫,但是若依着现在的情况,张绫很明显不适合这个位置。但若是要换,大皇子偷觑徒元睿的神色,他也知道的,张家之女会被选为和亲公主,是王叔的意思。

    徒元睿淡淡的道:“这只是臣的一点看法,究竟如何还要看陛下的意思。”却是不提到底换不换人。其实张绫并不合适去北蛮,若是没有她算计黛玉去送死,徒元睿不介意换下她后饶她一命,但是现在,他没打算留下这个祸害。

    “王婶,这个花好漂亮明宇给王婶戴上好不好?”奶声奶气的音调柔柔的听得人心软。黛玉笑着道:“那王婶谢谢明宇!”说着低下头让五皇子徒明宇将一朵话簪到她的头上。

    戴好之后黛玉摸摸徒明宇的小脸柔声道:“明宇送王婶花,王婶也送明宇礼物可好?”说着让紫娟进屋取了一个小匣子出来。

    明宇道:“谢谢王婶,王婶真好看,等明宇长大了,王婶给明宇做王妃吧!”

    黛玉伸出的手停住了,众人皆是愣住了。只有刚领着大皇子出来的徒元睿脸色黑了。黛玉才要告诉徒明宇这是不可能的,却见徒明宇突然被人拎起来。

    “睿哥哥,快放下!”黛玉惊呼。

    “王叔!”大皇子也有些急了。

    幸而徒元睿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娃娃怎么样,只是把小团子拎到面前“你叫她王婶,乃是我的妻子,现在是,以后也是,你要娶王妃,去找别人!”

    徒明宇在半空中倒也不怕,眨巴着眼睛,理解徒元睿的意思之后看看徒元睿再转过去看看黛玉,“哇!”得一声哭了起来。

    这一下吓坏了众人,黛玉忙从徒元睿手中接过徒明宇抱在怀里小心的哄着,徒明宇被哄了会才不哭了,眼泪汪汪的看着黛玉”美人姐姐,你不能嫁给我吗?“

    这一下众人都气笑了,这什么人是。黛玉也无奈的放开徒明宇,笑也不是,气也不是。“殿下,我嫁人了,现在是殿下的长辈。”

    最后徒明宇还是被大皇子带走了,临走之前还同黛玉挥手,明儿个还要来。至于王叔的冷气,小团子愣是没觉得。只有大皇子走得飞快,打定主意绝对不能再待五弟来永安王府,不然哪天被打了,他都不知道说什么。话说五弟从前没这毛病,宫里头这么多的美人也没见五弟缠着。大皇子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问徒明宇也问不出来,小团子认定黛玉就是好看。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之小夫人》,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小夫人第五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之小夫人第五十九章并对红楼之小夫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