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小夫人

第六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雨凭栏 本章:第六十一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文慧大长公主曾在上皇登基之初摄政,不过只两年,上皇大婚之后就还政于帝,且当年上皇登基时已然十六岁,非稚子孩童,因而文慧大长公主无擅权之举,只行辅政而已。但徒元睿如今面对的显然不是当日的情况。

    文慧大长公主唯一能给徒元睿的只一句话”当退则退,不受其乱。“自来权利惑人心,不是所有的人一开始就有这样的野心,有时候野心是需要土壤培育的。王莽初时也不过是想着成为一个权臣,但是汉室的虚弱给了他滋长野心的土壤,品尝过众人之上的地位之后谁又能轻易割舍。

    徒元睿自认为他没有这份野心,虽长于宫廷,但是九五之位对他没有太多的吸引力,不独是因为他只是王爷之子,更因为他看清那权利之下的沉重。但是当有一天这份权利送到他手中时,他却有些怀疑自己。

    同文慧大长公主密谈之后,徒元睿心中已然有了决断。此日就入宫见皇帝,避无可避,那只能迎面而上。权利于他从来就不是不可放弃的。

    寝殿之内,皇帝泛着青灰的面容看着跪在龙床边的徒元睿低声笑了“朕一直在想你何时会入宫,不过看着倒是比朕预料的早些。”

    “扶朕起来吧!”徒元睿起身扶了皇帝坐起来,入手之后才发现手下之人已然是瘦弱的很,只剩一层骨头。

    “打开看看吧!”皇帝将徒元睿还回来的折子复又递给他。徒元睿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才露出诧异之色。

    眉头皱起“陛下!”非是那折子上写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而是那根本就是一封空白的折子。

    “朕唯一能相信的只有你,睿之!”皇帝紧紧握着他的手,眼不错的盯着他。

    “臣明白!”

    “逼父杀弟,史书上估计只会给朕留下这样的名,但是朕不在乎,倘若还有时间,朕不会如此,但上天不愿给朕这个时间,睿之,忠诚也好,父皇也好,朕这般做为得是这天下。”

    徒元睿静静的听着,皇帝的解释与其是说给他听,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倘若皇帝没有重病,他是否会留忠诚一命,徒元睿自然相信他会,毕竟若是可以谁又能不在意身后名。但就如皇帝所言,没有如果。皇帝病重,倘若上皇和忠诚不死,那么大皇子坐不稳皇位。

    “臣明白!”徒元睿还是这一句,皇帝的目光有些晦涩,垂下眼帘“玦儿仁厚,以后就有赖睿之了。”

    徒元睿起身跪下领命“臣必不负陛下所托。”

    皇帝病情越重,连内阁都见不到皇帝的面,朝中之事多是内阁做主,大皇子虽入阁听政,但诸事却只能听听。由此朝中人心动荡,多有不稳。

    皇帝却连下两道圣旨,其一就是立太子之事,这且在众人预料之中,但第二道圣旨却让人大惊。乃是加封永安王世子,禁卫营大统领为明王,特许其入阁辅政。

    此一桩乃是未有之事,以内阁首辅苏逊为首,六部天官求见皇帝,终于见到了病重的皇帝。只是未等开口皇帝却扫视众人道“先父皇登基时,文慧大长公主曾受皇祖父遗命辅佐父皇。如今朕的身体如何,诸位卿家也看到了。早些定下诸事也免得以后再生乱。”

    “陛下!”苏逊跪下痛哭,他是先皇提拔起来的,但是同今上关系亦是和睦,眼见如此自然也是伤心不已。只是他身为首辅有些事情却是不能不提“陛下,太子年幼,宗室辅政,此例一开后患无穷,陛下当三思呀!”

    文慧大长公主辅政乃是天皇后时期留下的问题,至此之后,后宫干政之事已然被禁止。皇帝此时开这个先河,苏逊实在不能不担忧。

    苏逊如此有没有自己的私心,姑且不提,这段时间皇帝不能做主,朝中诸事借由内阁定下。一时之间内阁权利膨胀,虽时日尚短看不住什么,但长此以往就未必了。且皇帝真的不行,必要指定托孤重臣,身为首辅,苏逊虽非皇帝心腹,但论资历却无人能比。

    皇帝自然没有收回旨意,倘若他登基日久,朝中皆是心腹之臣自然不必从此险着,但可惜他登基日短,朝中大臣他活着没什么,以后却未可知,与其之后朝堂党政不断,不若堵上信任,将诸事皆付于一人。

    皇帝不只没有收回旨意,更下旨由明王代他主持立太子的大典。此举将所有的异议压下,圣心已定,众人皆不能劝。

    一时之间,永安王府门庭若市,可惜永安王府谁人都不见。

    苏逊回到府中时,有下人禀报刑部侍郎柳安然早在府中等候。苏逊迟疑了会才见了柳安然。

    “安然见过苏大人!”柳安然拱手行礼。

    苏逊淡淡的道:“柳大人不必客气,坐吧!”待两人坐定,苏逊方道:“柳大人应该已经听到了圣旨,如何还有空到本官府上。”

    “大人是说世子封明王的旨意,还是说陛下许其主持太子大典之事。”

    “柳大人倒是不急!”

    “下官有什么必要着急的,此是陛下的决定。苏大人忠心为陛下,您担忧的,陛下岂会想不到。”柳安然淡笑道。

    苏逊不语,沉默许久方道:“柳大人果然简在帝心。”柳安然不是第一回找他,但是苏逊却拿不定主意,柳安然虽然看着是皇帝的心腹,但皇帝若是信他,又怎么回将摄政之权交给明王。

    不管朝中上下各有思量,徒元睿顶着明王的身份入阁,每日里带着尚未举行册封典礼的太子在文渊阁听政,更是用心教导太子。有中立之臣见此,心下稍安。

    “你倒是做得住,万事不管的,人当了明王把你送这儿来,指不定是嫌弃你了。”长泰公主侧着身子看着黛玉做针线,忽而道。

    她们这会儿正在文慧大长公主府里,圣旨之后永安王府就不得清静,徒元睿考虑了一番后索性将黛玉送到了长公主府邸,正好长泰这些日子也在这里小住,两人正好作伴。

    黛玉放下手中的针线看向长泰“你这是又想什么?”

    长泰嗤笑一声就转回头不出声,她没告诉黛玉,她原本求了皇兄,自愿和亲北蛮,但这事被徒元睿搅和了,顺道把她送到文慧姑祖母这里关着。因而长泰公主对徒元睿自然不爽的很,尤其徒元睿阻止她的理由竟然是认为她不能胜任此事。

    黛玉不知这其中之事,但是长泰与睿哥哥一向关系不算多好,因而她也没觉得奇怪。放下手中的针线,起身坐在长泰的身边笑着道:“好好的,又怎么了?你若是无聊,咱们找些事情做。”

    长泰懒懒的抬起眼“能有什么事?这会儿你家那个可不许你出府,他如今位高权重的,我不过是一个过气的公主可不敢得罪。”

    “好了,睿哥哥怎么得罪你了。我给他赔个不是还不行。快起来吧!”黛玉无奈道。

    “又不是你得罪的我,你陪什么不是。”长泰只道。这般胡搅蛮缠的让黛玉苦笑不得“你这样,以后也不知让谁生受了去。”

    若是从前长泰必要说和亲去,但是如今却是张了张嘴没说出口。从前儿说黛玉只当她气话,但如今北蛮尚在。宫中有意更换和亲人选,这话再说黛玉必要担心。因而却是住了嘴。

    黛玉见她不做声,心中反倒是疑心,一双明眸打量着长泰“曦儿!”

    “怎么了?”长泰挑眉。黛玉笑着摇摇头没再问。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俏丽的声音响起,只见孙玥并着陈筱,蓝茜一道款款而来。

    蓝茜还故意对着黛玉福身一礼笑道:“见过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可要赏什么?”

    “好哇,茜儿姐姐也坏了,还打趣人。”黛玉嗔道。

    长泰依着黛玉笑着接口“她原也没说错,既然这样,咱们蓝大姑娘出阁那日,王妃就重重的送上一份大礼。”蓝茜定了亲,原本要成婚的,偏不巧赶上了国孝,如今也只能往后推,待出了国孝再定日子。

    蓝茜这下可不依了,羞红脸只道:“公主只缠着玉儿妹妹,改明儿个看驸马依不依。”

    “我就喜欢玉儿怎么了。”驸马什么的,她才不要。长泰懒懒的笑了笑,手搭在玉儿的身上,一副我就这样如何的模样惹得众人笑个不停。蓝茜初时也有些无语之后也跟着笑了。

    陈筱推了推长泰“我说你也差不多的好,这会儿是明王没得空,待他空出了手还能叫你这么缠着玉儿。”她是徒元睿的表姐,却是没少听自家姑母和三表弟说明王吃醋的话。虽做不得准,但也*不离十的。

    最后还是黛玉笑着岔开了话题,众人坐下说话,黛玉少不得问起如何今日个来得这般齐。孙玥这才笑道:“你们躲懒不知道,外头都有些闹疯了。”

    “这是为着什么?”黛玉急问缘故。

    陈筱道:“还能为着什么,那北蛮的使者上表要离京,自然少不得提起和亲之事。他们原就为这个来,这也没什么,不想朝中还没说话,外头却风言风语的传着,说是要换了和亲的人选,另从各府中择出一人。如今京中有女儿的人家都有些慌了,尤其是那些没定亲的,偏又碰上国孝不得行动,只能到处寻门路,万莫叫自家姑娘选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之小夫人》,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小夫人第六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之小夫人第六十一章并对红楼之小夫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