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小夫人

第68章 弟六十八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雨凭栏 本章:第68章 弟六十八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香炉里升起渺渺烟雾,一室的安宁。紫娟度步至雪雁身边拉拉她的衣袖,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带着立在两边的宫女退了出去,王爷在的时候向来是不需要她们的。

    虽然她们的动作很轻,但黛玉岂会没有感觉,却不作声,身后的青丝被轻柔的擦拭,那力度之间的呵护让人心暖。

    直到发间再擦不出湿意,徒元睿放下手中的棉帕,伸手揽住黛玉的双肩“累了吗?先睡会还是用膳?”

    “不是很累,也不饿?睿哥哥可要用膳?”黛玉起身站在了徒元睿的身前笑盈盈的道。复又伸出手为徒元睿解下披风“外头没人侍候吗?在屋子里怎么还披着这个。”一面说一面将披风放到一旁,她入宫只带了紫娟雪雁两个亲近的,其他的粗使活却是有普通的宫女。如今看来到底不如自家贴心。

    “有两个,不过我没让她们近身罢了。”徒元睿将黛玉拉了回来抱在怀里,头埋在她的秀发间道,却是没怎么在意。

    黛玉身子僵了一下,虽然他们一向亲近的,但是多是一种呵护疼宠,这一年间慢慢的多了些亲昵,但这样的暧昧却是未曾有的。因而黛玉有些不惯,手抬了起来,落在半空中,最后还是放在了徒元睿的肩膀上。

    “先帝葬仪结束,我们还是搬回府中吧!”

    徒元睿抬起头,手把玩着黛玉的秀发眉头微皱“谁说什么了?”

    “并无,只是先帝葬礼结束,宫中局势平稳,我们也该离宫才是,居住宫中到底不和规矩,而且这么久的,我也想母妃了。”黛玉不全是因为陈王妃的话,也是自己的意愿。她不想放任自己又变成那个爱猜疑的人,但是局势反转的太快,好像顷刻之间所有的威胁都不在,柳安然下狱生死不知,张绫被囚禁,连着先帝的葬礼都不能出席。这一切本该让人开心的,但是权利的背后隐藏的阴暗却让她心惊。

    这不是贾家那个小小的后院,就算再如何都不过是姐妹们的拌嘴,从王府到皇宫,地位越高总有一日会摔得越惨。

    “先帝才去,诸事繁琐,此事不急,你若是觉得闷了,就同长泰说话,要不然去陪陪皇祖母。”徒元睿没有应下,但也没有拒绝,黛玉没有抬起头,只是嘴角溢出叹息之声。

    徒元睿轻抚她的背靠得近自然听见了却没有问而是道:“明日别去哭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这合适吗?”黛玉犹豫道。

    “不碍的,让人告假就是了。”

    黛玉见他心意已决,想来自有主张也就不再多问,次日一早就遣人去告假,只道是病了,实在起不来身。

    因着还在葬礼,新帝未登基,后宫的册封尚未下来,黛玉告假,沈皇后不止不怪,还要传唤太医前去为其诊病,紫娟忙道:“回娘娘话,王爷已经传过太医了!”

    “明王一向是稳妥的,有他在,玉儿想来也不怕,既然这样本宫也就不多问,如今实在抽不开身,若是抽得开身必要去看看玉儿。你只告诉玉儿,就说是本宫的话,让她安心养病。”皇后不止让紫娟传话,还开了自己的私库取了不少珍贵的药材让紫娟带回去补身子。只字不问昨日个还好好的,怎么今日就病得起不来身。倒真像黛玉病得多重一般。

    皇后的懿旨自然无人敢驳,紫娟叩谢之后领着人带着东西回了景福宫,好不容易在宫门口打发了随同送东西的宫女,已然是汗流浃背,幸好雪雁出来相迎堪堪扶住了她。

    “紫娟姐姐!”雪雁见她如此大惊。

    紫娟轻轻摇头“我没事,先进去!”

    打发紫娟给皇后告假后,黛玉就被徒元睿带出了皇宫,虽然景福宫在前殿,但是见徒元睿旁若无人带着她在宫中穿梭,无人相问,黛玉忍不住蹙眉,却没有开口。

    从最西的温阳门出宫,这是秀女入宫之路,往日里少有人走,这会儿更是无人。守门的侍卫显然早就得了命令,任由他们出宫,待出了宫门,就有马车候在门口。

    徐谨跳下马车给王爷王妃请安,黛玉借着徒元睿的手上了马车,听得徐谨的话亦有些疑惑,盖因她为掩人耳目易了内侍的衣裳,这人如何知道?

    目光转向徒元睿,露出询问之意。徒元睿上了马车坐在黛玉的身旁见她如此笑着点点她的头“那是徐谨,自己人。”

    黛玉虽未见过,却也是听过的“青竹的未婚夫?”徒元睿点点头,当初徒元睿应下徐谨的请婚,但可惜他运气不好,偏赶上国孝期间,这婚事却是要拖上许久。

    黛玉回忆刚才那一见,虽然不曾看真切,但形容不坏,且举止有礼,既然得睿哥哥看中想来应该能力不错,倒也堪配青竹。黛玉这般想着自然说与徒元睿听,惹得徒元睿笑取笑她瞎操心,青竹和徐谨相识多年,岂会不知其人,不过是机缘错过,方蹉跎多年。

    “就算是自幼相识,但这么多年未见,怎知人心不变,青竹姐姐这么多年辛苦,就为着这个我们也该上心些。”黛玉笑着道,她可不觉得自己是多事,凭他如何,青竹也不必人差,睿哥哥倒是大男子的主意,却未曾想着女儿心事,想当初训自己的那些话,倒是都忘了。黛玉忽而想到当年自己被他吓得那些话,这会儿倒是有些不乐,只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就撇过头不理会。

    这忽来的性子叫徒元睿讶然,说了两句不得其解,只能无奈的将人抱过来“好妹妹,我做错什么了?你且说出来,睿哥哥给你陪不是。”故作可怜的模样惹得黛玉“噗呲”笑出了声。

    忍了笑轻轻推了徒元睿一把,“何曾做错,睿哥哥这会儿倒不像从前的性子了。”黛玉微板着脸道。

    从前的性子?徒元睿挑眉,黛玉复道:“睿哥哥大抵都忘了,那些教训我的话,不过是满嘴的道理,谁让我不懂,现在还要请睿哥哥教我才是。”黛玉慧黠一笑,满满都是揶揄。

    徒元睿微愣之后却是失笑,轻轻的捏了下黛玉柔嫩的脸,“玉儿越发的大胆,竟是取笑我。”说是捏更似轻抚,黛玉侧头避过嗔道:“这不是睿哥哥自己说的,当以身作则才是,不然若是叫阳哥儿知道了,只怕该不服气了。”

    不知何时马车停了下来,徐谨听着车内的隐隐的声音,有些犹豫该不该提醒王爷,到了。幸而没得他想多久,车门被打开,徒元睿跳下来马车,而后身后接了黛玉下来。

    黛玉落地之后打量了翻,不是普通的宅邸,倒似衙门口。但又不大像,徒元睿拉起她的手道“这是禁卫营官署?”

    “禁卫营不在宫里?”黛玉纳闷。

    徒元睿笑了笑“禁卫营有五万精兵,宫里哪里有那么大的地方,不过是有一处办公之处,这里才是禁卫营的衙门。”

    禁卫营乃是徒元睿的心腹,在此处莫说这些人知不知道黛玉的身份,就算真的看出来了,也无人敢说,更不要说,这会儿禁卫营身份不低的都入宫忙活去了,留守的本就没有高位。再者禁卫营谁人不知道大统领的脾气,压根不敢往前凑。

    他们一路经过,遇到的都退避的远远的,有不小心瞧见自家冷面统领拉着一个小内侍淡笑的,只当自己眼花了,只是狠狠揉了下眼睛,没错,顿时呆住了,没得多想,就被敲了下头。徐谨瞪了下不识相的属下,警告了几句,才忙跟上前面王爷的步子。

    黛玉满心疑惑的跟着徒元睿进了禁卫营,来到一处小院子前面“睿哥哥这会儿可以说,要见谁了吗?”却是不打算一直糊涂着。

    “我知道玉儿有很多事情要问,有些事情我说了不算,要玉儿你自己看了听了才作准。待会儿不要出声,只静静的听着。”徒元睿道,拉起黛玉的手进了院子,将她留在一间屋子里,自己却是转身出去了。

    黛玉微蹙眉,屋内简陋,只窗户下有一椅子,黛玉压下心中的疑惑,在窗户下的椅子处坐下,窗户半开,从这里看正好能瞧见院里的情况,只见徒元睿坐在院子里看向她的方向,对她含笑点头。

    不过随即收敛了笑容,黛玉只听得徐谨的声音响起,而后是徐瑾押解着一人来到睿哥哥的面前。只是两人皆是背对着,黛玉不知被押解的是何人。但联系前因却也有些猜测,需要睿哥哥亲自审问,或者能解开一些疑惑的又是阶下囚的,只有那一个才是。

    院子里,一个悠然而坐,一个却跪伏在地,徐谨早就推开了些许。比之当日柳安然强邀,却是云泥之差。

    柳安然一身的狼狈,被囚禁好几日,虽然开头几日没有用大刑,但绝不好过,更何况昨日个为了逼问秘令的下落,徒元睿派的人可没有客气。他身上没有完好,只是对着徒元睿他不愿低头。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之小夫人》,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小夫人第68章 弟六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之小夫人第68章 弟六十八章并对红楼之小夫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