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第107章 插翅难逃(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常书欣 本章:第107章 插翅难逃(五)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这事谁负责?是你吗?你负得起吗?”

    “我们是西山省刑警侦查总队刑警………”

    “去去,一边去,这是都机场。”

    “你们有义务配合我们办案。”

    “我们更有义务维护国航的信誉,谁解释一下,为什么协查成了强行登机?你们这是警察吗,这是犯罪”

    “你听我解释,确实有一位潜逃的重大嫌疑人……”

    “有通缉令吗?这儿只接受公安部和国际刑警通缉令,你们什么级别……

    “uu4号,uu4号,核对信号。”

    “收到。”

    “分配你处呼入码o13*,重复,分配你处接入码……”

    “收到。”

    “1号登6,开始远程上传。”

    “收到,准备接收……”

    五原的专案组出现了短时的混乱,这个貌似突出奇兵的计划揭开来才现一堆问题,省总队秘密派遣五人小组赴京追捕,为的正是余罪,他们在国际机场和对方公安接洽,出于安全考虑,机场在安检出口加设了一岗,让他们以安检通送协助员的身份盯守,可不料最终找到目标的时候,其时五人分别机场各处,闻讯赶来,嫌疑人已经登机,无奈之下,他们中有两人假冒机组临时增配人员登机,而真正的机组人员,被他们摁在行李车里挟持了。

    起飞后才现问题,机长向塔台汇报,管理局出动应急人员了,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西山来的几位特勤,全部控制了,不过他们这一整,让空管骑虎难下,高度紧张了。

    所以在联系上的第一刻里,听到的不是商讨解决方案,而是两方仍然在吵嘴。

    专案几位,都看着许平秋,那复杂的眼神在说着同一句话:太出格了

    确实太出格了,张勤也头疼了,他征询着几人,寥汉秋道着:“空中客车是一个相当敏感的地方,就国际刑警也不敢在这个上抓捕,影响太坏,而且有可能危及到旅客的安全。”

    “出境人员必须遵守到达地的法律法规,如果在降落地着6,这事协调难度就大了,可能不是我们期待的处理结果。”杨诚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甭指望那些洋鬼子能于出什么好事来。

    “这事……许局,您看……”张勤也进退两难了。

    “安静…听听再下结论,我能告诉你们的是,我启用的是特勤人员,即便被抓住,被关押,也不可能承认自己的身份。”许平秋道,眼里闪过一丝狠色

    这样的处理方式,让在座觉得寒毛倒竖了,凛然中带了几分崇敬。

    远程连接的器里,滋滋的电流声,通过机上唯一一部微波机载线路,在断续传输着一位特勤回来的声音,这时候,在场的诸人又竖起耳朵了………

    航班上,旅客开始昏昏欲睡了,戈战旗不时看余罪一眼,余罪眯着眼,没看他,不过那表情肯定是:飚上了

    过了好久,甚至戈战旗起身上了一趟卫生间,等他回来,余罪还是那么安安生生地坐着,是啊,飞机上就这么大地方,能跑那儿。而且两人可能成了相互掣肘的关系,不论谁,都不想经历被外国警察扣留的事。而且两人不管谁胡来,都有可能导致这种事情的生。

    于是两人出现了短暂的和谐,甚至还相互一笑,缓和一下紧张的的情绪。

    过了好久,戈战旗憋不住了,轻声问着:“我旁边是个英伦老太太,你一句外语也不会讲,怎么换的座位?”

    “哦,我求了空姐,她替我讲了句,我没听懂。”余罪道。

    “我们其实有很相似的地方,都出身卑微,都矢志不移,你说呢?”戈战旗道。

    “我人有点卑鄙,可我出身还真不卑微。”余罪笑着道。

    “也许是吧,我这样讲,咱们之间,有没有和解的可能呢?我又没拿你一分钱,对吧?你不至于拼命拼到这份上吧?真要让那国警察逮着,关上几个月,再把你驱逐出境,那得多难看啊?你肯定没护照,对吧?”戈战旗笑着道着

    “这不走得太急,还没来得及办吗。”余罪道。

    “前面那个问题呢?你还没有想明白?”戈战旗问。

    “肯定能想明白,但你的钱我不敢拿呀?”余罪侧头道。

    “为什么?我可以给你一种安全的方式,你落地肯定过不了海关,你的能力也不足以把我这个大活人带走,我是日本籍公民,我不想惹麻烦,行个方便这么难吗?”戈战旗道,他在慢慢地脱着腕上的手表,递给余罪,余罪剜了一眼:“你一块表就想收买我?”

    “这不光是一块表。后盖可以拧开。”戈战旗笑着道。

    余罪可是个荤素不忌的,他接到手里,看了看,镶钻的,他分不清真假,不过这表似乎又普通的表要厚一点,依言拧了下,咦?后盖真开了,然后差点亮瞎余罪的眼睛,一盖子亮晶晶的钻石。

    “天然钻石,我箱子里还有点,正常出境的啊,有购买票。”戈战旗道

    余罪直接拧好,戴到自己腕上,又不确定地告诉戈战旗:“那我再想想,说好了啊,你要走了这个归我,你要走不了,我还给你。”

    吡,气得戈战旗直梗脖子,他忿忿道着:“余罪,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耻?

    “我现在心里都没谱,拍着胸脯答应你,你信吗?只能跟着奈何走呗。”余罪道。

    “很简单嘛,现在都不在中国境内,你一中国警察,还用得着守什么规矩吗?”戈战旗道。好像也是,提醒得余罪直眨巴眼,越来越认清当下的形势了,戈战旗趁隙而入劝着道:“还可以给你很多……”

    “你到底捞了多少?这尼马也太牛逼了。”余罪凛然道。

    “不多,不到十个亿……换算成美金,就更少了。”戈战旗道。

    像在故意显摆一般,刺激得余罪直吧唧嘴,恶狠狠对着讲:“你捞这么多,才给我这么点?哄小孩呢?”

    “给你多了,你拿得走吗?”戈战旗反问。

    也是,余罪受刺激了,仰着头,手抱着,一副无奈状。

    这种情况戈战旗可以理解,当你目睹财富就在眼前,而自己却无法据为己有时,都是这副得性。不过还好,他试探到了,不管是真是假,余罪似乎都出现了点松动,他判断着,匆匆追上航班,能力所及能做到的事能有多大?

    不过看来似乎不大,余罪越来越显得缺乏自信就说明了这一点,空中客车上,肯定不会有被抓之虞,降落地,他们更不敢在众目睽睽下抓人,所以……他欠欠身子,感觉到了希望很大,感觉到了威胁正在逐步减小。

    “哎你是怎么现我的破绽的?”戈战旗开始问余罪了,他眼光无意地看看机舱的方向,那儿有唯一一部通往地面的通信线路,余罪没有使用,这是好事。

    “你自信,你的破绽不多?”余罪斜着眼问。

    “应该不多,如果很多,我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戈战旗道。

    “可我毕竟比你提前一步,等在这儿了,怎么解释?”余罪问。

    戈战旗难堪了,这正是他想不通的地方,他疑惑地看着余罪,似乎在求教

    “第一个破绽是卞双林,他和星海搭上线,纯粹是通过电话,一直骚扰星海,要见宋星月,而且有她的什么东西,对吧?”

    “对”

    “破绽就在这儿,随随便便一个电话就骚扰到市值几十亿的公司老总,你不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当然,宋星月不觉得,因为这是他的宿仇。但我作为局外人就怀疑了,这种接线员接到的骚扰电话,如果没有人推波助澜,肯定会被忽略的……如果没被忽略,那是谁在推波助澜?是不是把情况汇报给宋总裁的那位呢?”

    “你这是事后想通的吧?”

    “不,绝对不是。”

    两人针尖对麦芒,互视着,似乎各不服气,慢慢地警匪对决似乎成了义气之争,戈战旗兀自不服地道:“就凭这个,你就怀疑上我了?”

    “当然不止这个,我怕说出来,会打击你的自信啊。”

    “切,无稽之谈,真正没有自信的是你吧?”

    “你确定要听?”

    “当然。”

    “好,别以为你很聪明,你做的所有的事,我都清清楚楚,我告诉你这个完整的骗局怎么样?”

    余罪笑着道,貌似开个国际玩笑,但要说把骗局回溯清楚,戈战旗可一点也不相信了,他盯着余罪,似乎受到了侮辱一般,就见余罪又凑近了点开始了

    “你是今年二月份到的五原,在此之前,一直是个北漂的角色,那种比流浪汉不强多少的生活状态我能了解,那穷得恐惧到骨子里了,期待着有朝一日腰包鼓起来……其实咱们一样,我也有过那种时候,对钱的欲望会让人忽略任何东西。”

    余罪幽幽地说着,那种状态他绝对感同身受,除了钱不会在乎其他的东西,他看了看戈战旗,戈战旗嗤笑了声,不置可否,余罪继续道着:

    “但是你不同,你比我强,你学的商业、懂金融,那个投机盛行的领域,一夜暴富不是梦想……你来是抱着一个巨大的野心的,这个野心促使你,寻回了你的初恋情人,已经沦落成走江湖耍魔术卖艺的殷沐晨,还有已经当了妈桑的韩如珉,两个风尘女人,你准备于的事,其实只要不傻,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无非对于那些投资商投其所好,对吗?”

    “男人谁又堪得破财色呢?”戈战旗如是笑道,很得意。

    “对,几乎没有能堪破,所以你顺风顺水,在五原用星海的名头笼络了大批名流,公检法的、行政机关的、银监会的,要钱的,你就想办法给他找钱,要女人的,你就想办法给他们送女人,甚至连韩如珉也被你送出去?”余罪问

    “那是她的专业,她就靠这个挣钱啊。”戈战旗道,知道韩如珉的出身,其他就不奇怪了,他只是奇怪于,难道是因为另一位警察的原因,他问着:“因为,那位警察是你兄弟?你才对我穷追不舍?”

    “和他无关,不过你并没有收服了她,恰恰是那位警察兄弟征服了她。”余罪道。

    “贱货,都这样。”戈战旗无所谓地道。

    “是啊,生活不就是犯贱吗,我们都是贱货……其实你很早就捞得不少了,但来得越容易的钱,越能膨胀你的野心,于是玩得得越来越大,可能根本不满足于搞点钱跑路,而且图谋了一个更大的骗局,对吗?”余罪问。

    “你问我?不是你猜吗?”戈战旗逗着余罪。

    “太简单了,你可能知道宋星月的旧事,挖空心思接近薛荣华,不但拉她投资,而且从她那里得到了卞双林一案的详细信息,这个消息可能是孙迎庆告诉你的,他们曾经是狱友,孙迎庆知道老卞的本事……于是他们就在他身上想方设法,因为宋星月最忌惮这个人,你知道只要让他出来,宋家就没宁日了。”余罪道。

    “你猜的?”戈战旗微微色变。

    “不用猜,他减刑出狱,有你们的功劳,或者说,是我们和宋星月三方共同的功劳,他协助办案,让你们找到了最好的机会,通过监狱管理局捞人,最终却是宋星月出了一招臭棋,她利用落马的那位大老虎,把人捞出来了……这对你来讲,简直是天助人也,对吧?”余罪问。

    “呵呵,所以嘛,我们还是有合作基础的?”戈战旗道。

    “谈不上合作,所有的人在你眼里,都是工具,包括我……你攀上了马钢炉、孙迎庆这一伙,黑白两道都走通了,于是就开始了你的最终表演,目的,就是为了在最后一刻金蝉脱壳。”余罪道,他捋着这些纷乱的思路,若有所思地道:“……先是让星海投资象征性的出事,然后很快压下去,造成一个卞双林在活动的假像,而且让宋星月觉得,她的影响还在。第二步把矛头指向星海房地产,陈瑞详在马钢炉的逼迫下不敢不从,而且他对星海也有积怨,于是就爆了维权、打砸警车事件,这件事闹大了,这时候,肯定是卞双林出的馊主意,知道宋军惯用黑手段,于是把脏水泼到毕福生身上,引诱宋军雇凶伤害…

    到这种水火不容地步,肯定要不死不休了,宋军急于除掉卞双林这个后患,而你也看清楚了,这时候他在五原能依仗的,也只有陈瑞详了,正如你料,陈瑞详把查到的卞双林妻女的消息告诉了他,而且按他的要求提供帮助……宋军确实有点蠢,还真雇凶来了,结果一来,正钻进了你们为他设计的圈套。“

    余罪凛然道着,理清的头绪,反而背后有点凉嗖嗖的感觉,戈战旗阴阴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竖了个大拇指。

    “这时候就该马钢炉表演了,他枪手袭击来五原的雇凶,造成一死两伤,目的也许并不是伤人,只是为了让警察把视线转向这些枪手,进而牵扯到宋军……做的真漂亮啊,当晚抓到陈瑞详,他很快交待,第二天驱使警察赴京调查,成功地撬动了你们需要的警力。”余罪道。

    戈战旗微微笑着,笑而不语。

    “这还不是全部,在枪案生的同时,你们已经盯上了一直查孙迎庆融投公司事件的重案队员,也是马钢炉蓄意制造车祸,造成了重案队两名警员一死一伤……这个车祸也很巧妙,我们警察的思维肯定根据案子先找动机,顺着太行融投的这条线往下查,结果也正如你们愿意看到的,这把火同样烧到了宋军身上,太行融投和星海有不正当交易,而且是玩两手托一家的游戏……所有的设计都是要把星海往坑里推,银行追债、警察追查、住户闹事,直闹得他们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你主持的那个投资公司,对吗?而且他们其时已经把大批财产转移到海外,全靠集资撑着生意,你……在星海不知不觉反而成为举足轻重的角色了。”余罪道。

    “很精彩,那你为什么当时不抓我呢?”戈战旗反问道。

    “我猜到你了,你永远猜不到我。”余罪道,神神秘秘一笑。

    “你猜得很肤浅啊。”戈战旗评价道。

    “这是明里生的事,暗里的事,应该是这样:你在五原经营的大量的人脉,有口皆碑,不管是星海还是它的对立面都不会把矛头对准你,而你也清楚,贸物携款出逃,其实出路并不宽,还有可能被捉回来,所以你一开始,就设计这个金蝉脱壳的局。”余罪道。

    “谢谢夸奖,你是现在才想明白的?”戈战旗不屑地道。

    “比你慢一步,但现在赶上来了,你故意使用韩如珉处理账务,方向指向沿海的深港市,金额五个亿左右,这正是你最毒的地方,这些钱是准备给马钢炉的,火烧向宋家之前,你们已经完成了分赃,马钢炉灭口货车司机出逃,而你,布置了一个被人袭击的假像,生死不明……这点高明之处在于,我们警察会根据整体的作案手法判断嫌疑人的行为特征,伤害、枪击、灭口……这种事谁也不会怀疑上你,会下意识地认为你被灭口了你并没有走,你要完成最后的‘变脸,游戏,而马钢炉就惨了,你给的留的钱,都是下了药的。你知道经侦会很快现集资案中的诈骗,追踪消失的资金,而马钢炉那个蠢货,正好为此事负责,加上他先前于的事,差不多就交待了。对吗?”余罪道。

    戈战旗面容收紧了,似乎有点不适,似乎有点震惊,他这时候,开始重新审视余罪。

    “这个案子是三层,第一层是宋家姐妹,查清这一层,才会知道集资里有诈骗这一层;第二层是马钢炉,于坏事的小角色都出自他的门下,手里又掌握着几个亿的资金,陈瑞详、韩如珉、毕福生都能指向他,只要他露头,肯定会成为警察的目标最后一层才是你,但等查清前两层,你肯定已经完成设计,逍遥法外,这时候就即便马钢炉想交待,也有口说不清了,对吗?”余罪又道。

    戈战旗两眼肃穆地看着余罪,已知的说出来不稀罕,可要把设计的精妙之处说出来,就让他有点惊讶了,他不相信地问:“你这么清楚,怎么现在才来

    “那是因为我更清楚,来得早了,只能逮人,不会有钱……我敢保证,在此之前任何一天抓到你,都不会有钱,因为骗子的人格卑劣注定了,他们只相信自己,不会相信任何人,只有在准备出逃的时候,钱才会在身上,对吗?”余罪笑着问。

    戈战旗一闭眼,黯然拍了拍额头,这一击,可能正中他的最脆弱要害了,也是他最忌惮的地方。

    “要是身上没有让你紧张的东西,你特么还买我的账,早喊劫机了是吧?我被外国警察逮着不好过,你也够呛啊,这么钱出了闪失那可白忙乎了……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你这些钱是什么形式的?就买一箱钻石也装不下呀?”余罪问。

    “你明明很蠢,怎么于了这么一件聪明得吓人的事?”戈战旗牙疼地道,对方可能根本不懂金融。

    “你明明很聪明,为什么老于蠢事?是不是开始后悔,在五原没有收买我?”余罪反问道。

    “你怎么可能现殷蓉有问题的?她并不清楚全盘?”戈战旗突然换着话题,似乎对于被看穿心有不甘。

    “那个小魔术,记得吗?那是纯江湖卖艺的手法,如果一个女人能玩到这种水平,就不需要卖身求财,跟着你肯定有原因的……我们监视了她不短时间,越看越不对劲,不像有奸情,倒像有隐情……她给你买药,给你买吃的、给你洗衣服,不止一次看到她在你家啊……”余罪说着,忍不住笑了,笑着道:“她走那天晚上,我们还有人看到你打炮了……呵呵……第二天都看到你布置现场,哈哈……”

    余罪笑了,笑得浑身直抖,这本来是追踪殷蓉的,在殷蓉走时已经布置了对戈战旗的监控,监控里无意中拍下了他搬倒桌椅,布置被劫现场,只是等到晚上,才刻意地把画面留给了监控,于是就有了后来警方排查作出“被劫持”的定论。

    如果连那个也看到了,戈战旗明白,自己就一直掉在网里都浑然不觉,这么长时间守候着,只不过是等着他带着钱现身,人赃俱获。

    “你们上来几个人?”戈战旗突然侧身问,他警惕的看看邻座,还好,那些旅客都在昏昏欲睡,昏暗的机舱里,头等舱人本就不多。没人注意到两个操汉语交流的男子。

    “两个。”余罪笑了,那笑在告诉戈战旗,摁倒你没问题。

    “开价吧。”戈战旗坦然道:“一个人的聪明才智应该得到应有的回报,你赢了,我来支付你的报酬怎么样?肯定比政府给你的奖金多。”

    “你觉得,我会被你收买。”余罪不屑道。

    “如果你足够聪明,应该能。”戈战旗道,余罪不解,他微微地笑着倾身问着:“虽然你足够聪明,但还没有聪明绝顶,你判断出了所有的过程,没错,很准确,甚至比我交待都要清楚……可你犯一个致命的错误。”

    “有吗?”余罪不信了。

    “我可没本事把卞双林捞出来,宋星月也不行,你肯定认为是花钱卖通了,可你想过没有,谁能通过监狱的层层险阻传递消息?就花钱,也不可能一下子免掉他近九个月的刑期啊,这不单是钱的事啊。”戈战旗道。

    这是余罪的一个心结,讫今为止尚未解开,他狐疑地看着戈战旗,神情肃穆了。

    “还有,你不至于认为我控制得了马钢炉吧?跟他做生意的人,基本都下场很惨,你觉得他会服气我这么一个文弱书生?如果是我们两人合作的话,以他的风格啊,应该早用枪顶着我脑袋让我转账了。”戈战旗道。

    他是个骗子,但这句话绝对没假,余罪反驳道:“你在故弄玄虚,他不会听你的,但会听钱的指挥。”

    “好,勉强可以解释。那位神奇的枪手呢?一个对五个,办完事从容离开,这种事我肯定于不了,马钢炉也许敢于,可他没那么大能力,而且他怕死啊……这也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要不给你钱,你去找几个这样的人?你不怕他们反噬?”戈战旗笑着道,笑得余罪后背怵然,紧张了。

    “你背后是谁?”余罪愕然问。

    “我一直在躲的人,我还真不怕警察,你们讫今为止没有掌握什么证据,但我怕这个人,他会毫不留情地灭口,我和马钢炉的身份一样,都是棋子,如果我不变这张脸,不提前抽身,早就成弃子了。”戈战旗道。

    “会是……谁?”余罪头疼了,戈战旗的话很平静,不像有假,因为案情余罪已经了然于胸,很多纠结并没有准确的证据支持,只是推测。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能摄服马钢炉的人、能威胁我从命的人、能把卞双林从监狱捞出来的人、能控制了像何占山那样的人,还有,对星海知根知底,能把他们玩弄于股掌的人……好像,还是你们阵营里的人。”戈战旗笑了,看余罪惊悚了,他一欠身道着:“所以,开价吧。我们的命运只有这个时候,才掌据在自己手里。”

    “我信不过你啊。”余罪道。

    “所以说你还不够聪明绝顶啊,不管落地还是中途经停,你都没有机会把我带回去,或者就有,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问题是,你回去会怎么样?还有一个细节你没有注意到吧?钱呢?马钢炉拿是尾款,五个亿左右;我撤走的不到十亿,而总共消失的钱,还有我们两人加起来这么多。你知道这么多,这些钱会不会成为你的催命符呢?”戈战旗道。

    “我可能知道是谁了。”余罪概然道,声音听上去好不狼狈。

    这时候,远在南国的抓捕组也陷入了僵局,被送往医院治疗枪伤和眼伤的何占山,刚出手术室,看到警察时,他悍然侧头,用牙咬断了自己腕动脉,乱蹬乱吼拒绝医生近身,不得已,只能一群人摁住强行麻醉。

    一直守在闷罐车,对马钢炉的审讯也停滞不前了。他说不清何占山的来历,所有的事一古脑往何占山头上推,可要这样推,那他就成唯一的主谋了,一省悟到此处,他又开始耍无赖了,边交待、边翻供、再挤着交待,隔一会儿,又翻供。

    他像在恐惧什么。

    同样在五原的专案组,也觉得不经意间升起了一种恐惧的情绪,这股情绪来自于戈战旗对余罪的劝逃,而且,与座甚至担心,戈战旗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许局……这可能么?”张勤紧张地问。

    “不排除了他在五原寻求保护伞的可能。”寥汉秋道,无数事实证明了。祸起萧墙之内这句话的正确性,他现在甚至都怀疑许平秋了,种种迹像,似乎太像了。

    “许局,除恶务尽啊,在这个上面,难道还需要隐瞒?都什么时候了。”杨诚劝道。

    许平秋像是石化了一般,他默默地抽着,眼神空洞,喃喃地说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针对星海一直查不下去的原因,也是我们刚对陈瑞详审讯就整出丑闻来的原因,同样也是放着大队警力不敢用,只敢启用那些没根没叶的孩子们的原因……我动不了他。”许平秋道。

    “是谁,我们动得了,我直接可能联系到中纪委。来之前王部长交待过了,涉案人员,无论党政那级领导于部,一查到底。”张勤道。

    “多行不义必自毙,但我不想他毙命在我手下。”许平秋道,他像难堪一样,不愿意讲出这个名字,只是轻声道着:“其实我们离他已经很近了,戈战旗确实就是终极标靶,他是这个骗局的棋眼,要抓住他,所有的谜题就迎刃而解;而要放走他,我会就当追错人了,他就是小野矢二”

    张勤看着,他知道许平秋的态度了,他的态度取决于专案组的行动,他舒了口气,又一次咬咬牙,坐到了技侦的位置呼叫着:

    “呼叫都机场,我是国办经侦局二级警监张勤,表明你的身份,让现场警员听命:……现在正式通知你们,全力配合nh航班上的警员办案……不得置疑,马上会给你红色通缉令,任何试图阻挠办案的行为,严惩不怠……

    扔了通话器,张勤火急火燎的就一句话:寥处,申请红色通缉令不管多大代价,一定把他抓回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余罪》,方便以后阅读余罪第107章 插翅难逃(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余罪第107章 插翅难逃(五)并对余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