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

第109章 心安便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常书欣 本章:第109章 心安便好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s22222.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五原市委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

    《五原集资诈骗案最新进展:尚有过十亿资金无法追回。》

    《本报讯:司法部门数位官员落马,涉嫌严重违纪,疑于集资案有关》

    《省央行负责人指出:应进一步加强金融系统的监管,防范类似诈骗案件的生》

    《据悉:全省基金、证券、担保业逾五成受集资诈骗案影响》

    轻轻地翻过日的报纸,汪慎修仅仅是在公安系统的新闻上停留了一下,数日之内,又有多位厅局官员落马,市局主管刑事侦查的副局,省总队政委苗奇;市委一位领导,再加上原司法厅的那位,成了当地官场有史以前最大的动荡。从政府到金融业,6续被带往这里的人快踏破门槛了。

    卷起了手里的报纸,动荡之后的余震仍然让人心有余悸,他看看时间,下午十六时,今天是二十五日,而自的韩如珉仍然没有消息,他抬眼看这个普通的装备处,这一次,不知道又会让多少家庭分崩离析。

    他一直就那么痴痴地等着,他看到注意到余罪回来,数次出入;注意到重案队那些兄弟归队了,那风尘仆仆的样子,让他很是妒嫉,曾经身处其中的时候觉得那么难捱,离开了,却又觉得,那是一种多么潇洒的生活。

    警校、警队、警徽、警服,在心里虽被雪藏,可在记忆中却闪着熠熠光彩,离得越远,越觉得它是那么的光彩夺目。

    咣当,铁门声响,要开了,聚集在门外不少家属,无从得知消息我,都涌上来,看看是谁,这样的情形已经生了不知道多少次,次数多得汪慎修已经麻木,每一次奔上来,追到的都是失望,其实他现在甚至有点后悔把韩如珉送去自,他甚至在想,两个人悄悄躲起来,躲得远远,未尝躲不过这次劫难。

    可是最终还是那样做了,否则一辈子没有心安归处,余罪这样说的。

    他抬起头,看到了分开的人群,一下子笑了,腾声站起来,一下子又热泪夺眶。

    韩如珉看到了他,失态了,快步奔着横穿马路,边跑边抹着眼泪,跑得如此狼狈,跑得如此惊慌,像怕失去他一样扑上来,紧紧地搂着,两眼溢满了泪水。

    良久,汪慎修棒着她的脸,帮她拭着泪,她抬头,也帮他擦着眼睛,相顾无语,同是狼狈,汪慎修轻声问着:“没事了”

    韩如珉重重点点头,抽泣着,伏在他肩上。

    “别哭,别哭……人家笑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除了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怕他们毁了你,可我又救不了你对不起…”汪慎修轻声喃呢着,吻着她的额头、吻着她的乱,韩如珉抽泣着喃喃着:“我知道……都怨我,害得你连工作也扔了。”

    “你不连工作也扔了吗?真不行,我回去当大茶壶养活你去。”汪慎修看着哭花脸的韩如珉,突然想起流落的时候,那一次醉洒,韩如珉一下子笑了,拳头捶着他,两人亲蜜的揽着,一无所有了,却拥了彼此。

    咦?汪慎修放开韩如珉了,韩如珉却黏着,靠着他肩膀,回头时,看到了缓缓而来的余罪,很严肃,而且很可惜地看着汪慎修、韩如珉,走到近前才问着:“你确定,真要走?”

    “确定,很快就走。”汪慎修揽着韩如珉,潇洒地道。

    “没有回旋余地?”余罪抱着万一之想问。

    汪慎修看看韩如珉,韩如珉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他点点头:“真不用了,记得在学校说的,你负责拯救地球,我负责拯救美女……那,现在各得其所,再反复又有什么意义?”

    “我才懒得劝你,呵呵,老子巴不得和你换过来呢。警告你一句,别想躲着我啊,老子是警察,现在你不是了,敢躲着不见面,小心收拾你。”余罪恶狠狠地道,没吓住汪慎修,倒把韩如珉吓了一跳。

    “滚,想找我麻烦,没门。”汪慎修捶了他一拳。

    “你躲不过,结婚时候,兄弟们准备把你剥光闹洞房呢,不来点重口味的,对不起你的风骚啊。”余罪指指身后,墙上,窗户里,挤着一圈脑袋,吹口哨的、做鬼脸的,拿手机拍照的,余罪笑笑,如释负重地看看两人,千言万语只留下了一句话:“兄弟,保重”

    一瞬间,汪慎修侧过头,没有忍住夺眶而出的热泪,他拉着韩如珉,快步走着,总也忍不住,一直不争气的眼泪,仿佛要把他对警营的留念,全部渲泻一样。

    主动交待涉案问题,免予刑事处罚。

    余罪心里默念着,这个人情真的不小。他看着逃也似的奔走的两人,还真有点羡慕,劫难之后方知真情,他相信,两人应该是真爱,否则不会如此地坦荡。

    身后的门慢慢合上了,回眸时,还有不知道多少双期待的眼睛在看着里面。警察真不是好营生,在七情六欲的世界里,扮演着绝情的角色,他明显地看到那些家属,敌意的目光。

    走了,走了一个,还剩好多个,进门时,那群追捕马钢炉的从楼里出来,这是归队头回见到余罪,他在京里呆了数日,回五原又被隔离在专案组,今天才见天日,李航、鼠标、熊剑飞、李二冬数人匆匆奔上来,看着余罪,个个不怀好意的目光,余罪突然警觉了,他赶紧道着:“兄弟们,有话好说……”

    “上。”熊剑飞一挥手。

    鼠标拽人,李二冬拧鼻子,不就太熟的李航他端他下巴了。

    “狗日的,小头扔我们,你抓大头去。”鼠标骂着。

    “这贱人居然出国犯贱去了,也不叫上我。”李二冬奸笑道。

    “我路过啊,不动手不算兄弟对吧。”李航不好意思地道。

    “耶耶,听我说,真不是什么好事,我们回来就被关着审了两天,出的是个屁国,黑咕隆冬的天上晃了一圈就回来了,一个外国妞都没见着。”余罪吃疼解释着。

    “哦,这么说,我心里倒平衡了。”鼠标笑道。

    众人放手了,余罪刚放松,却不料几人一使眼色,哦一声,抬腿拽胳膊的,又把他架起来了,一漾二漾,一二三,一起放,余罪紧张地大喊,扑通一声,来了个屁蹲,等有人喝斥声起,回头一看肖梦琪陪着国办来人出来了,几人掉头就溜。

    “哟,这么亲热啊。”张勤愣了下。

    肖梦琪尴尬笑笑,寥汉秋却是无所谓地道着:“很有朝气嘛,这说明同志情深啊。”

    “这样的团队才有凝聚力。”杨诚道。

    几人直趋余罪身边,余罪起身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讪讪笑笑,张勤伸过手了,他慌乱地握着,看着人家肩上的星星,层次老高了。

    “谢谢啊。”张勤道。

    “真别客气,这不份内事么?”余罪道。

    “份内事也应该谢谢,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啊,专案组研究决定,为你们请功。”寥汉秋握着手,好奇地看着余罪。

    “真别客气,多点奖金倒是可以啊。”余罪讨好地笑着,境界这么低,倒把寥汉秋听愣了。

    “谢谢,还有比奖金更好的事,想听听吗。”杨诚道,余罪稍怔,就听这位道着:“有兴趣当国际刑警吗?我可以给你一个深造学习机会。”

    咦?余罪吓了一跳,肖梦琪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在都学习时候,我们的国际事务老师,他们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嗯不不不不,余罪头摇得像拔郎鼓,态度相当坚决,张勤好奇地问:“有什么困难吗?”

    “不去不去,我都多大了,还回炉学习去,再学习得耽误多少功夫……对不起,不好意思,我都两周没回家了……我,我走了哈……”余罪摆着手,如拒蛇蝎,逃也似的溜了。

    “什么情况?”杨诚不解了。

    “您说了他们最忌讳的一个字眼。”肖梦琪道。

    “怎么,被国际刑警的来头吓住了?胆子不至于这么小吧?”寥汉秋不信了。

    “不是这个寥老师。是……学习,您让他学习去,还不如关起来审查呢。”肖梦琪笑了。

    那几位也笑了,这个心血来潮的想法冷下去了,很多人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比如这位就是,抢着上航班敢打昏不通融的机组人员,上了航班又威胁机长配合,落地后民航安全部门就介入调查了,关了两天才回五原。这么出格的人啊,只能让众人抱之以呵呵两声了。

    事情走到这里就该画上句号了,三位国办来人去餐厅了,肖梦琪借故回返,两个抓捕组做了必要的汇报,今天就正式解散了,每每到这个时候总让她很留恋,惊心动魄的追捕之后,任何生活都会显得乏而无味,有人说刑警也是上瘾,还真是如此,她现在都能理解,为什么这些刑警有些不愿意离开一线了,其实很简单,刑警和罪犯在某种心态上是相通,都渴望刺激的生活。

    她踱步上了二楼,组里早乱了,李二冬在嚷着谁请客,没人请,鼠标吹嘘要回家和老婆大战三百回合,余罪在吹嘘不和老婆才算有本事,至于没老婆的,齐齐攻击二人,吹牛逼了吧,征服老婆可比制服罪犯难多了。他们相携准备去看看解冰去。

    肖梦琪轻轻地走过楼梯拐角,躲起来了,等着都走,等着余罪出来,她咳了一声,匆匆下楼的余罪一愣,又转回来了,好奇地,像是久别重逢地看看她,一副重涎相问着:“想我了?”

    “哎呀妈呀,我回头告诉你老婆去。”鼠标正好撞到,夸张一句,掉头就跑,给余罪做着鬼脸。

    肖梦琪慢慢踱下来,凑近了点道:“那你想我吗?”

    “想。”余罪坚定地道。

    “用你的思维方式讲,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肖梦琪很科学地问。

    “你这么一问,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余罪凛然道。

    “要的就是这效果……走吧,我送你。”肖梦琪得意地道。

    有时候坦然,反而缺少暧昧,有时候直接,反而产生距离,余罪明显地感到了那种相近却远的感觉,他似乎从肖梦琪眼睛中能看到什么,可他清楚,两人之间不会有什么,这个女人很科学,永远不会头脑热。

    默默地坐到车上,驶出大院,刚走不远,余罪猛地喊了一声停车,肖梦琪不知道他又生什么神经,泊到路边,余罪却在倒视镜里看着路边一位戴着墨镜,拿着报纸,正向他笑的人。

    “谁呀?”肖梦琪问。

    “你就当没看见。”余罪嗒声拉开门,跳下车。

    远远地他笑了,一块上航班的兄弟,他们像幽灵一样,总是无处不在,余罪信步走上前来,那人卸了眼镜,斜斜看看余罪,余罪问着:“就不问你叫啥了,反正你也用的是假名。”

    “不过我可知道你的大名。”那人笑着道,看看余罪,好奇地问:“传说中你很贱,传言不实啊。”

    “那当然,传说嘛能当真。”余罪道。

    “不不,我是说,你比传说中更贱,居然用亲嘴的方式,堵住嫌疑人的嘴了……嘎嘎……厉害,你没进特勤队伍,真可惜了。”那人笑道。

    余罪脸一糗,咬牙切齿道着:“我说,不是看在一块办案兄弟份上,跟你翻脸啊。”

    “我可不惧你,过了今天,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那人笑了,一捶余罪的胸前,两人紧紧握着手,余罪却是有点可惜,警中兄弟,以他们和缉毒警为甚,很多人即便牺牲也留不下名字,他小声问着:“你……不小了吧?为什么不申请归队啊。”

    “我们这样不黑不白的人,归队只会让队伍蒙羞。”那人有点无奈地道。

    “放他娘的屁,不是你们这些兄弟出生入死,天天坐办公室,能于了逑,谁特么作案还到办公室汇报一句?”余罪不屑了,他握着那人的手道着:“哥,我认识老任,想回来我替你打申请……谁也不可能运气好到一辈子顺当,该收手就收吧。”

    “就是老任让我来的。”那人答非所问,抽回了手,揽揽余罪的肩膀,他郑重地道着:“我和马鹏是同期,他死后我才知道是同期。”

    这个名字是余罪心里永远的痛,他蓦地变得有点戚然,喃喃地道着:“我对不起马哥,我……”

    “不,这正是我来的目的,别人也许理解不了,可像我们这样的人能理解,其实我很期待有像你一样这样的兄弟并肩,在生无可望的时候,送我上路。”那人笑着道,余罪一下子觉得心里不知道那儿难受,堵得厉害,那人抱抱他,轻声道着:“不要有心理负担,你做得很对,让他穿着警服、覆着国旗、清清白白地归队,他会感谢你的……那是我们所有特勤期待的归队方式,我们都把你当兄弟。”

    轻声的劝慰着,余罪觉得有点难堪,他抹着眼睛的时候,那人轻轻拍拍他,慢慢的走了,不时地回头,冲他笑笑,视线中,人影已杳,他,就像根本不存在,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嘀…嘀的嗽叭作响,肖梦琪把车倒回来,泊到余罪的身侧,惊省的余罪擦擦眼睛,默默地坐到车上,一言未,肖梦琪知道是谁,她也没问,沉闷的车里走了好久,似乎是漫无目标地在走,不是回家的方向,余罪却一点也没有

    “你在想什么?”肖梦琪问。

    “想马哥。”余罪道。

    “想去看看他吗?”肖梦琪问。

    “算了,不要打扰他了。”余罪懒懒地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挂上了一丝苍桑。

    “那知道我在想什么?”肖梦琪问。

    “想什么?”余罪问。

    “我想……吃顿饭怎么样?调整一下心情,否则这个样子回去见老婆,多不好,不要把悲伤的情绪带回家里,你说是吗?”肖梦琪道,她有点感叹地说着:“早想和你一块坐坐了,帮了我这么多……我一直在追求着事业上的成就,可最近才现,成就也许没有那么重要……王少峰算计了一辈子,苗副局也风光了半辈子,最后都是晚节不保,人需要认认真真,坦坦荡荡活着。”

    “对,没错。我曾经最大的理想是当个片警,吃拿卡要过舒坦日子,后来又想财,撑好多好多钱,可当跨过这些理想的时候,回头会现,自己曾经孜孜以求的,真特么可笑啊。生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余罪感慨地道。

    “确实是,不是生活缺少满足,而是人的欲求不满……我现在就想好好吃一顿,美美睡一觉,睁开眼重头开始。”肖梦琪笑着道。

    “那你请客啊,我又不准备勾搭你,别指望我买单。”余罪瞥了眼,纵是悲伤,贱性依旧。

    肖梦琪气着了,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伸给余罪一指中指,然后踩着油门,加,汇进了车海…………


如果您喜欢,请把《余罪》,方便以后阅读余罪第109章 心安便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余罪第109章 心安便好并对余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